金融中心

金融中心

2019/6/24 - 12:08

港人想出走 中佬回流做「移民KOL」教你點走

「移民」二字向來沉重,一家大小離鄉別井到海外過新生活,不少人想了又想都難以作出抉擇,但《逃犯條例》修訂引起巨大爭議,再次衝擊香港人信心,移民又再次成為大家熱心探討的課題。移民市場興旺,大家積極尋找相關資訊,有一名因為2012年國民教育事件而移民加拿大的港人看中市場,今年初辭去正職,全力經營YouTube channel和facebook專頁,提供移民訊息、搞「傾偈會」,以移民KOL為主業,賺錢養家。

「較受歡迎的社交平台,如facebook page、YouTube channel、Instagram,我們也有,不過Instagram就較少人」。創辦人陳裕榮(Wingo) 介紹道,專頁以「住加男人─CanMen」命名, 用短片和文章等形式提供加拿大移民和落地資訊,頻道今年3月開始正式營運,3至6月上客緩慢,僅得1,000訂戶。6月9日第一次反修例大遊行當日訂戶急增,短短一周翻了一番,最新訂戶超過2,000人,可謂「食正條水」。

廣告

須面對移民後難處

專頁由Wingo和龍華琛(肥Sam)合作創立。肥Sam在港原是傳媒人,當過編劇和電視節目主持,2012年因為國教事件對政府失望而籌備移民,2017年正式移居,在當地中文報章當地產編輯。而Wingo則早於1995年已入籍加拿大,2000年回流香港,開設製作公司,2016年中一家大小再回流加拿大。

兩人在加拿大認識,均發現香港人很難接觸當地訊息,Wingo說 :「如果你想移民去加拿大,可以點呢?因為加拿大那邊的傳媒,無論中文或英文,都不會以香港人為目標。」肥Sam補充:「移民公司就一定是(將加拿大形容為)藍天白雲,一家四口跳起yeah,很開心,但其實不是這樣的,很多難處要面對。」

找到市場缺口,就以老本行「傳媒」入手。兩人開始積極拍片和寫文章提供資訊,初時以玩票性質經營,訂戶人數不算多,直至年初回港辦了一次「傾偈會」,現場跟參與者交流移民心得和資訊,片段錄得過萬人次瀏覽,肥Sam 3月辭去了當地中文報章的全職工作,專心經營專頁。

「我們很老實地說,是絕對盈利機構,我們不是很有錢,然後想成名做YouTuber」。肥Sam說,「我們不是為興趣,作為一個中佬,我也要很理性地跟讀者交代,我們有家人,後面有生活負擔,你喜歡看的話我們當然高興,不喜歡的話,也不要說我們是搵錢」。

針對「唔上唔落」一群

「追蹤」他們專頁的主要是35至44歲人士,肥Sam形容為「唔上唔落,有上有下」的一群,「後生仔的話,可能在外面衝緊,或者覺得自己唔能夠移民,但其實肥Sam很想接觸多些年輕人,跟他們說,如果你們覺得移民也是另一道門、另一條路可以行,那你們也可以留意一下我們。」Wingo說。

除了不定時發佈文章和短片,二人每周都會有兩次YouTube直播,直接跟網友交流,有時會談談當地提高最低工資、又或是怎樣選擇航空公司。二人主要收入來源則是由網上走回現實的座談會,單計今月已舉辦了四場,出席人數每次逾百人,同步會有facebook直播,事後可網上重溫,務求接觸到更多有興趣移民人士,贊助商包括電訊商和地產商等,銀行亦表示有興趣,「我們不是只做華人生意,因為其他種族的經營者也很看重華人市場」Wingo稱,「很老實說,現在基本上是客戶找我們」。

至於未來路向,二人均稱未有具體方向,只笑說想舉辦「全球巡迴傾偈會」,將於下半年在較多港人聚居的溫哥華和多倫多舉行,亦計劃定期回港講解不同主題。

「想下一代多個選擇」

「有沒有逃兵的感覺?走那時,有的」。一家四口、前年移民加拿大溫哥華的肥Sam說,「雨傘時我都在街睡了50多天,基本上所有大型遊行,我也是幾多萬分之一的參與者」。 他坦言有朋友因為他移民的決定罵他,他說「各人考慮不同啦」。

「我們希望有選擇權,要不然,為甚麽2014年要求要真普選呢?」今年40歲的肥Sam說,父母因為文革逃難來港,自己選擇再出走,也是因為逃避同一個政權, 「我想我下一代多一個選擇,他可以是加拿大人,也可以選擇回來擁護建制,但我想他有選擇」。他說,「選擇權,是香港人沒有的東西。我沒有,我希望下一代有」。

先租樓適應生活  初到埗勿急置業

肥Sam回想,2016、2017年時在友儕間談到移民,不少人以為他很有錢,不過他以過來人分享移民生活,說道海外生活開支並不太高,他當年賣樓賣舖,償還按揭後,帶了七位數字資產移民,在當地很快找到全職工作,收入開支基本上能平衡,對積蓄不用「挖得很深」。

移民海外有不同計劃,各人看自身需要申請,投資金額亦不同。至於落地後的生活費則比香港低,「舉例我 2017年移民前在香港租了半年樓,屯門碼頭附近,兩房單位、500呎,租金11,000港元;移民後到溫哥華,租一個三房、兩層、1,300呎的單位,還連花園和車位,只需要13,000港元」。肥Sam分享,「第一年,不要說去加拿大,我身邊的朋友,有去新加坡、台灣、瑞典或德國的,在網上聊天時,都說『嘩,嗰邊好抵呀!』,才發現原來香港租金真的很貴」。

出租受共管條例影響

不過他補充,雖然當地租金比香港低,但由於收入不及香港,所以也要時間調節,「我開始時未有加拿大經驗,一個人工作收入大約18,000港元,還未扣稅,結果發現租樓開支已近全部收入。第二年就搬到一個較平的單位,是要一步步慢慢適應」。

港人愛「磚頭」,溫哥華樓市也節節上升,曾任地產版編輯的肥Sam選擇落戶後先不置業,主要考慮是生活因素,「在不同地區的生活會很不同,我移民後搬過一次家,感受到很大分別,如買樓就少了一些彈性。建議初移民人士也可以先租樓,感受一下氣氛,再決定是否購買」。

一旦買了樓,想搬到其他區域而出租所購置的單位,就有實際問題要注意,「譬如你買了一個高樓大廈式住宅,因為受到共管條例影響,舉例150伙中只可以出租20伙,你就要看看當中是否已有20伙租出,甚至有2個單位在排隊,如果你仍要還按揭,而你又未能即時將單位放租,就會『坐艇』」。

另一個港人常用的資金運用方式是將香港的物業加按,再用資金購入加拿大物業,香港物業則出租,以租金收入供款。兩人都提醒指香港的物業租金需要申報及交稅,「如果兩邊(經濟)一齊塌,就很視乎你在加拿大的物業是否要還按揭。如你是在加拿大事業剛起步,突然大市硬着陸,銀行要求你還款,你可否同時應付兩邊按揭還款呢?你要在加拿大撲錢還款,是頗有難度的」。

 

原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