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股要打抗A戰爭!

2015/6/15 — 10:17

最近財經媒體日講夜講最多的Keyword,除了「大時代」,便是「港股A股化」,不論打開那一份陣營的報章財經版,推介股票總要祭出「港股A股化」五字,仿似比念咒更靈。當然「港股A股化」定義人人不同。依我自己的見解,大概不外兩點:一、洞觸股市先機的「春江鴨」,由昔日的本地大莊、炒家,變嗮國內知悉「政策」的「insider」。二、港股價格大上大落,似足A股,與基本因素毫無關係,全靠內地神秘「資金流」發功。例如高銀地產,某日插水式暴跌五成,回升四天,後又再七連跌,波幅尤如過山車!但箇中原因霧裡看花、看得人一頭霧水。

這一波牛市很多基金分析界老行家都搖頭歎息,說自從滬港通及兩地基金互認推出後,現在港股都被內地政策主導,「新常態」下,除了他們的傳統分析武功變相被廢,老行尊們擔心,長此演變下去的話,只會劣幣驅逐良幣——昔日習慣透明市場秩序的國際基金,漸覺無癮,陸續退場,繼而國內莊家取而代之,港股屆時名存實亡,淪為國內老散眼中、遍地盡皆莊股的「港A股」是也!

所以為了保衛香港未來,繼打擊內地搶港貨的水貨客、搶床位的內地孕婦、搶居港權的三非童後,下一步,香港股民、港交所、監管當局應該來個大團結,打場「港股抗A化戰爭」、人人高喊「光復我市」,而不是瞓身炒埋一份、為「港股A股化」三呼萬歲!

廣告

只不過今時今日在香港,估計筆者講的這番話接近大不諱——港人炒股是常識,俗語有話「阻人發達,猶如殺人父母!」,很多讀者肯定笑我不識好歹,現在國策要牛市,試問誰敢做空軍?

廣告

Well,其實想深一層國策又怎會像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想像般膚淺呢。從中央的角度出發:國策難道不是要借助香港,作開放中國資本賬、引外資進入內地證券市場的跳板嗎?北京真正需要的,是做大做闊香港這個金魚缸,繼而引外國資金在「可控」渠道下,入去投資A股,推動「可控」的資本帳開放。股市怎樣做大做廣?道理和經營賭場一樣,全在「公平」兩個字。若果遊戲規則不公平,每張賭檯都任由玩家打龍通、大殺四方,還有誰咁傻會落場賭high stake poker,豈非倒錢落海?只能繼續全人類清一色玩百家樂,50:50純粹博彩、打發時間算吧。故此,內地股市要做到國際化,關鍵是讓人家相信你玩得「公平」。

然而,在大時代的「新常態」下,港交所明顯巳經無法再用傳統那套方法來維持市場秩序了。漢能事件,非要李河君由籍籍無名飛躍到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中國首富,然後短短20分鐘,來一個股價蒸發近千億,港交所先話調查。請問港交證監?誰還會相信市場公平?還有誰去相信監管當局爭在保護香港小投資者的權益?

要對抗A股化,首先我們要看清楚在大時代「新常態」下,港股面臨的挑戰是什麼? 一句話,資金跨境,莊家跨境!

內地莊家連同私募基金,大規模地以跨境流動資金進行炒股,先透過不受監管的多種社交平台來組織操盤,和引導輿論,繼而透過內地經紀聯盟放料,哄抬股價後快閃散水。像近期在港爆紅的「格隆匯」,推介的港股幾乎翌日都爆升。據傳媒披露,「格隆匯」創辦人陳守紅是香港持牌人,曾任職多間基金公司,卻匿名在內地社交平台推介港股,並與多間內地私募合作大茶飯,繞過本地監管條例,明顯遊走監管條例的灰色地帶。以為這是少數嗎?據筆者了解,其實類似「格隆匯」的微信平台,炒股團伙的微信群多如恆河沙數!內地基金利用社交平台發放資料,在港股興風作浪,輕鬆從中牟利。無他,皆因在A股市場早就玩到駕輕就熟。然而北水南漸下,香港散戶是最遲才能拿到消息的一群,主場變作客。

單靠本地證券持牌人操守準則,又或利益衝突措施等傳統思維去執法,恐怕無濟於事,因為整個利益鏈遊戲規則不一樣了。譬如有關處理分析員利益衝突的監管指引,巳經發佈十年了,現時港股環境對比十年前簡直有天淵之別。在「新常態」下,真要有效地維持市場秩序,除了對症下藥修改法例,嚴控股票貨源歸邊外,短期引入超級電腦對實時交易做patten scanning,預測貓膩股票,然後透過內地監管當局與維穩網警溝通,要他們用關鍵詞庫天天幫忙監控社交媒體上的keyword。分分鐘監控對象號碼、股名、花名,然後把撈到的資料做成red flag全部公諸財經媒體。雖說跨境平台等讓執法鞭長莫及,但只要實時極速披露,讓財經傳媒提早曝光,足以打亂莊家佈局,大幅增加他們的遠隔操盤機會成本。中央不是也為內地散戶A股思維頭疼嗎,港交所何不帶頭做個抗A股化示範,最起碼也要補償一下香港散戶的信息不對稱成本吧?否則怎麼對得住把它的股價捧到上三百的香港股民啊。

無謂君FB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