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中心

金融中心

2018/9/18 - 18:40

無懼洗倉潮 藥企湧港上市抽水

【金融中心】投資中資股注定不能與政策風險切割。內地上周一聲令下逼藥品減價,即時把藥股打殘,連晉身藍籌的中國生物製藥(1177),罕有洗倉式暴跌。在不明朗政策風險下,內地藥企依然排隊來港上市,除了一批已公佈初步招股文件的藥企外,至少三間藥企,包括瘋狗症疫苗的國企、兩家獲國家扶持但無盈利的生物製藥公司,估計正進行上市前準備。

醫藥新股難免要接受現實,放棄上半年高定價上市策略。鍾情醫藥股的基金經理林少陽提醒,投資者面對這批藥企切忌輕易心動,在無盈利藥企中尋寶,有如「跑馬射蚊鬚」,想趁政策博長線,倒不如把眼光放在遭洗倉的行業領先者。

多間內地藥企近月先後在香港提交公司註冊文件,部份如亞盛醫藥已提交上市申請,另至少3家藥企雖未見上載初步招股書,相信正蠢蠢欲動部署。

廣告

成大生物賺近3億 擁國企背景

當中包括今年5月通過赴港上市的議案、在內地新三板上市的成大生物。與其他新三板同業比較,成大生物業績算是相當不俗,今年上半年錄得超過6億元(人民幣.下同)收入,半年賺近3億元,按年增長有13%。

成大生物主要產品為瘋狗症疫苗,與7月爆出疫苗紀錄造假的長春長生,屬競爭對手。隨着長生出事,外界預期成大生物可受惠其中。按成大生物披露,今年上半年毛利率高達85%,公司業績中承認,公司毛利率屬於行內較高水平,日後會否步其他藥股後塵,受官方壓價是未知之數。成大生物目前六成股權由遼寧成大股份持有,遼寧成大控股股東是遼寧省國資委。

另外兩家則是無盈利生物製藥公司,分別為前沿生物及蘇州開拓藥業。前沿生物成立於2002年,研發對抗愛滋病藥物已長達16年,但產品仍處於評審、臨床試驗階段,未有推出市場,至今未獲盈利。

前沿生物曾在2016年於內地提交新三板申請,後未有推進,在去年初獲風險投資基金(VC)入股,完成約3億元C輪融資。

兩間無盈利藥企 獲國家工業園扶持

前沿當年的新三板申請顯示,官方江寧科創園一直擔任主導角色,是公司主要出資單位,後來隨住研究團隊謝東向公司轉讓專利、以及其他股東增資,至2016年攤薄至一成股權。江寧科創園主要股東包括江寧區人民政府、央企中國核工業屬下華興建設等。

蘇洲開拓主要研究抗腫瘤藥,今年初退出內地新三板。2017年業績顯示,由於未有藥品推出市場,公司只有50萬元技術轉移收入,年度虧損超過5,000萬元。

開拓負債相當高,截至2017年底資產負債比率超過九成,負債達4,500多萬元,資產有4,900萬元,當中有近千萬元都是屬於無形資產。未知是否因資金困難,年初完成集資2億元,引入其他新股東。

蘇洲開拓藥業則在蘇洲工業園區起家,截至2017年底,有官方背景的蘇洲工業區新建元生物創業投資,以及聯想旗下創投公司均有份參股。

一直研究藥股的基金經理林少陽,對於最近新上市藥企無太大興趣。他認為,不少藥股上半年以超高估值上市,「好多是搵笨」。即使醫藥新股估值預料要下調,林少陽覺得風險仍高,因為了解無盈利藥企,需要相當高門檻,「一般散戶最好唔好掂,我們跟這一行廿年,也未必有能力判斷。」

難在無賺錢藥企中尋寶

林少陽強調,他個人並非不認同香港在無盈利藥企上市的改革,在美國納斯達克找到不少同類型公司,但投資者需要明白,這應該是行業相當熟識的VC或機構性基金參與的遊戲,「即使納斯達克,死亡率也好高……公眾投資者是在資訊不平等的情況下,睇下有無機會,在垃圾堆找到一兩粒鑽石。」

他提到,不少藥企新股動輒以數百億元估值上升,但部份行業龍頭的市值已回調至1,000億元以下,倒不如把眼光放在這些龍頭股。

林少陽:可留意龍頭藥股

林少陽目前管理的基金有兩成多投資於藥企及相關股份,這一浪經歷政策壞消息,他說只能以「硬食」應對,「我哋已經好overweight(醫藥行業),無得再overweight。」他認為,既投資中資股,難以避開政策風險,「今日是藥企,明日可以是銀行、保險,每個行業都有政策風險。」

他分析,今次傳出打擊藥股,要求降價幅度最大是仿製藥(generic drugs),並非專利藥,反映當局明白具備研發能力的藥企,需要將盈利投放在研發開支,這一波減價,短期無可避免削弱整個行業的盈利水平,最終有機會導致行業整合,淘汰細規模的藥廠,相信仍有利具研發能力的大藥廠。

林少陽認為,中國當局加快藥物審批流程的方向不會改變,未來5至10年,中國藥業公司增長仍會比國際同業高。

而藥企這浪跌勢恰恰以龍頭企業跌勢最勁,林相信這因機構投資者持貨佔多有關,他們需考慮短期表現,再加上技術性調整,「如果(投資者)無藥股倉位,或者從來無接觸呢個行業,我覺得係一個機會。」 

藥企寧願新三板退市轉港掛牌

港交所今年4月正式落實傳聞已久「新三板+H股」,換言之讓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新三版)的合資格企業,可以毋須退市下來港上市。藥企蘇洲開拓卻寧願在新三板退市,重組成在開曼群島註冊的公司,似鋪路在香港市場直接上市。

新三板交易萎縮

「新三板」是內地非上市股份的交易平台,讓機構性投資者交易,主要針對中小微型企業。但新三板規管不嚴格,企業質素相當參差,近期新三板交易明顯下滑,截至7月30日,新三板市場合計成交金額不足600億元人民幣,僅為2017年全年交易四成。交易萎縮,觸發新三板公司退市不斷,單單今年首6個月,已經超過700家公司退市。

「新三板+H股」實行之後,新三板上市的上海君實生物,上載初步招股文件,擬透過發行H股在香港主板上市。本身未有盈利的上海君實,成為港交所放寬生物製藥公司新指引、以及「新三板+H股」的受益者。與其說「新三板+H股」有利香港市場吸納新三板的創新企業,倒不如說是借香港資本市場的優勢,留住內地企業在新三板。

相較於保留中國境內公司身份,來港上市發行H股,直接來港上市沒有再分為內資股、H股。對於藥企本身投資者、創投基金而言,能夠換取流通平台,使投資變現方便得多,這也許是藥企選擇放棄新三板、直接來港上市的原因之一。 

✽ ✽ ✽

無盈利藥企上市港較內地寬鬆

港交所修例准無收入、無盈利的生物科技企業來港上市,頭炮歌禮醫藥(1672)股價表現未如人意,但陸續有無盈利藥企排隊上市。連中證監近日也表露持開放態度,表示會創造條件引進未有盈利的生物醫藥公司在A股上市。

雖然中證監未有表明具體開放的條款,中證監在4月另公佈一份針對「創新企業」,包括未錄盈利的生物製藥公司等試點企業上市的意見,豁免盈利要求,要求「創新企業」最近一年的營業收入不低於30億元人民幣,估值不低於於200億元人民幣;又要求未有盈利公司的股東、董事、高級管理人在企業未錄得盈利前不得減持股票等等。

相比起香港容許生物製藥公司毋須錄收入,市值不少於15億港元,最少有一隻核心產品通過概念階段等,香港新規明顯寬鬆得多,是香港進取,還是內地太過保守? 

 

 原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