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著樓價升跌的教訓

2015/6/29 — 17:01

圖:Baycrest @ wikipedia

圖:Baycrest @ wikipedia

人人都在喊樓價太高,勢將大跌,但市場依舊拾級而上;人人都說股票超值,將迎接大升浪,可是卻越跌越有。我相信在四月股市連環破頂時,有人以樓套現換股,意欲乘風破浪,結果轉瞬間就破財一兩百萬,也是不足為奇。看著這些教訓,只能再次告訴自己:別太相信自己的智慧,就算你算無遺策,認定這項決定是基於價值投資,也別過度自信。

青衣灝景灣三房破頂,1155萬成交,令人膽寒。看著這些天價,不免令人不安,覺得一場暴跌難免。但我們是很難預測樓市升跌,因為沒有人能掌握全幅圖畫。樓市每一個因素究竟有多大影響(雙非、內地生、留港發展內地畢業生)以及香港到底有多少人在等著上車,沒有人統計,總需求根本不明朗,本地大學也不去做這項重要的研究。

廣告

姚松炎教授認為內地人快將不再湧港,所以推斷樓市不會續升。但我們對這個似乎都只有靠估。相反也有很多人認為內地人仍渴求來港,畢竟這裡的食品較安全、資訊較自由。而14億人中的富人,大概有能力把香港所有物業買下來,尤其如果他們繼續富起來。當中誰對誰錯?只有靠個人判斷。事實上五年前在元朗上車時,一來是不想交租交到99歲,二來主要只是看到內地人不斷來買,那風潮就像他們今日買水貨一樣,而長遠我不夠他們有錢,那我還是趁仍有機會時先行買下。說實話,香港青年買不到樓不是他們「廢」,是他們的錢不夠內地人多而已。

另外,有些人即使有能力也一直不欲上車,因為他們覺得三年前、四年前、五年前買更化算。今天才用這個價錢買,豈不是大笨蛋?他們不想做這個笨蛋,討厭這種感覺,所以一直在等,等那個五年前的價,甚至在等沙士價。結果他們越等,樓價越升,入市就越覺得笨,於是越不會買。那種心情,不難明白。

廣告

我們在四月初為了省點車程,決定買入大窩口新物業,又有沒有這種心理障礙?沒錯,在五年前買,可以省回200萬元,那當然是心痛的,但由二人分擔,未來就每人想辦法多賺100萬,沉痛好像就減輕了一半。

五年前我在元朗上車,那選擇豈不一樣?我仍是可以計較一年前買可以省回30萬啊,但我仍是決斷不再回首,一往無前。因為實際上就如我所說,我根本難以預視未來會否跌回一年前的價錢,這向來是我的信念之一。

我們往往未必能在最理想的價錢買入以至賣出,沙士時的新鴻基地產38元你沒有買(我買了一手,但45元賣了,如果說我那趟買應該加分,這趟賣則應扣分更多),海嘯時的匯控也是38元你亦沒有買,也有各自因由。五年前未買大窩口,原因太明確,就是因為未認識Ellen,無力在荃灣區上車,只能選擇元朗。我們都無可避免受人生際遇以至眼界所限,完美未能強求,每一天甚至每一刻,我們每一個人都只是憑藉有限的自身,盡力而為,做好自己,並適時也貢獻社會罷了。

我寫很多文章,做很多事,看似有些能力;但要承認能力有限,我絕對願意做第一個。我的心態是,我願意用我有限的知識,與大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那像我在投資市場,只力求用我有限的眼界,作每一個決定,背後想法如出一轍。人生匆匆數十載,往往就是如此過。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