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祝福

2015/3/30 — 6:30

資料圖片:SocREC 社會記錄頻道

資料圖片:SocREC 社會記錄頻道

單親媽媽帶著一對八歲和十一歲子女,於百貨公司內連環偷竊,還將部份賊贓藏在女兒的背包內。上星期,她在裁判法院認罪,被判入獄兩個月。裁判官說:「唔識做阿媽唔好生。」偷嘢,然後坐監,罪有應得,本來已經是句號。

但我相信,隨便揀個有普通想像力的人,也可為這個單親家庭想出一個賺人熱淚的故事。罪有應得還罪有應得,識唔識做人阿媽,旁人又是否有資格這樣評價?我唔係話呢個阿媽應該偷嘢,絕對認為偷嘢係一萬個唔應該。只是想說兩句話: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做人父母甚艱難。跟大家分享一段故事,是三至四年前的片段。

吃完一家很好吃的泰國菜,埋單後,我跟幾個朋友步出餐館。飲飽食醉,很舒服的,我伸一個懶腰。就在這時候,我在不遠處看見一位白髮斑斑的婆婆。說她白髮斑斑,不是要增加戲劇感,而的確是她一頭白得發光的頭髮首先吸引了我的視線。

廣告

九龍城,依稀記得是賈炳達道附近,依稀記得是凌晨時份,依稀記得婆婆身後有家便利店,因為便利店的光線把整個畫面照得亮亮的。婆婆獨個兒在深宵的街上,彎著腰,拾著東西。至於她拾的是紙皮還是汽水罐,確實連依稀的記憶也沒有。

也不知道是因為喝得太多喜力,或是想在其他朋友面前裝個好人,又還是自己真的有一顆微弱的同情心,我看清楚沒有車,就走過對面街,走向便利店的方向,走到婆婆附近。我從錢包掏出五百元,說:「婆婆,收咗佢啦,今晚唞吓啦。」如果你覺得我老作,又或者覺得我在表揚自己的善良,隨便,could not care less,因為故事重點是婆婆之後的反應。「多謝你多謝你!」唔多謝,今晚唞吓啦。「遲啲先唞啦,個仔就嚟生日呀,想買個結他畀佢。」婆婆談起自己的兒子,現出更多皺紋,因為面上立刻綻起一個充滿愛的笑容。

廣告

我定過神來問:「個結他好貴㗎?」都唔知幾錢喎,畀多少少錢佢,等佢揀個鍾意囉。淚線發熱,我忍著。我再拿出銀包看看,還有兩張五百蚊,幾張一百蚊。(典型香港人,其他嘢就依稀記得,一講到錢,記得清清楚楚。)本來打算只給她兩張五百蚊,但電光火石間,還是連那些一百元也全部給她了。

「單親賊」唔識做人阿媽,咁婆婆其實又識唔識做人阿媽?你都可以話佢唔識,個仔想買結他,自己就將辛辛苦苦搵嚟嘅錢成全個仔,呢啲唔係叫做錫,呢啲叫做寵壞。但係世界上邊有咁多識做阿媽嘅阿媽,又要身教,又要家教,尤其是那些單親的,又要搵錢,又要畀錢,又要幫個仔煮飯洗衫,又要幫個女溫默書執書包,顧得邊樣

如果你阿媽是樣樣皆能,十全十美的話,恭喜你,請你好好珍惜。但如果你的媽媽有甚麼方面做得不好,例如長氣呀、乜都唔識呀、甚至乎喺你朋友面前影衰過你呀,請你也要好好珍惜。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做人父母甚艱難,歸納兩句話的重點,就是每個人都有仗要打。有學識的人要為自己的前途打仗,冇學識的人要為自己的生活打仗,旁觀者實在看不透幾多。但身為子女的,爸爸媽媽為你每天也在打一場什麼樣的仗,你最清楚不過。記得,珍惜他們,不要像葉朗程一樣,做個不孝子。

六歲的時候,媽媽給我一個獎勵制度,連續三次默書一百分,可以有禮物。要連續三次,話易唔易,但好歹也攞過幾份獎品。有一次,又做到了,我要求兩副 joysticks。如果你唔係打機人,應該唔會知 joysticks 係乜,總之就是兩個控制器。媽媽說不行,呢啲大禮,要考試好先有。

我堅持要,去到灣仔的榮華玩具,依然嚷著要買。媽媽不讓步,爸爸大慨覺得我太煩,說「買畀佢算啦」。媽媽斬釘截鐵,一句到尾,只可以買一百五十元以下的玩具。我搬出大條道理說:「之前都冇講過限住錢。」媽媽也不遑多讓,「咁唔通你要買哂成間榮華我都要買?」我空手而回,最後不歡而散,但好戲還在後頭。

晚飯的時候,我還在鬧情緒,媽媽叫我吃飯,我不吃。爸爸勸我吃,我就說:「爸爸叫我食我就食,我錫爸爸多啲。」解釋一下,爸爸間唔中就會問我,錫佢多啲定媽媽多啲。每次我諗都唔諗,都說「媽媽多啲」。每次聽到,媽媽都笑。當晚那句「錫爸爸多啲」,旁人想像不到那份殺傷力。說完之後,我望一望媽媽,雖然媽媽若無其事,但我知道媽媽的心應該很痛。不知何故,我就這樣哭起來了。那一刻,實在不知道自己在哭什麼,今天回想起來,大慨是為媽媽的心痛而哭,為自己的不孝而哭。

人生要走的路很長,難免會有不智、不義、不忠、不孝的時候。當錯已經鑄成,唯有希望自己吸取教訓,盡量不要再犯。小時候還好,什麼不智不義不忠不孝,對自己或對人的殺傷力也有限。長大後,這些錯的影響,可以是大得不能承受的。我慶幸自己不孝在兒時,自此之後,也沒有做過比那次更不孝的事,至少我認為沒有吧。不過,有時候孝順是迫出來的。

好朋友 Benson 早前遠赴美國學整甜品,終於學成歸來。上星期是他的生日,他邀請了我跟他的媽媽和親戚一起慶祝。每年我們一班朋友為他慶祝生日,也不是正日,因為正日他都是跟媽媽過的。這一年,我終於有幸見識到他們一個很特別的傳統。

Benson 為自己精心泡製了一個生日蛋糕,但蛋糕上不是寫著 Happy Birthday。「由細到大佢同我講,呢一日係要多謝佢,因為係佢受難日。所以我未收過佢嘅生日禮物,仲要由大學開始,老屈我每年買個蛋糕畀佢,蛋糕上面要寫 Thank you Mom。」Benson 悄悄跟我說。佢把口就話老屈,但絕對 feel 到佢係買得心甘命抵。

霞姨姨,快啲許願然後吹蠟燭啦,我跟 Benson 的媽媽說。霞姨姨大笑兩聲:「又唔係我生日,做乜要我許願吹蠟燭?」係喎,咁你畀句祝福說話 Benson,然後等佢吹蠟燭啦。霞姨姨完全沒有準備什麼,但最後竟然說了一句很簡單,但很有意思的話,搞到平時鬼鬼馬馬的 Benson 也眼濕濕。「我畀佢嘅祝福,同佢出世嗰陣一樣。只要佢永遠快樂,永遠健康就足夠啦。」

做一個稱職的兒女其實十分簡單,因為父母對我們的要求,就只有健康快樂,即是根本沒有要求。所以話,孝順的意義,從來都不是滿足父母的要求,而是為了他們,你會給自己什麼樣的要求。

刊於蘋果日報,金融中心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