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神級交易員故事】塔雷伯沽爆房利美(下)

2016/1/29 — 6:45

《黑天鵝》作者塔雷伯(N. N. Taleb)。

《黑天鵝》作者塔雷伯(N. N. Taleb)。

作者按:上集連結

繼續交代《黑天鵝》作者塔雷伯(N. N. Taleb),在金融海嘯時,造淡房利美(Fannie Mae),及一眾投資銀行,賺取八、九位數字(美元)的故事

塔雷伯發現房利美是超級大槓桿、「贏粒糖輸爆廠」的「Short Put之王」後,順藤摸瓜,也去檢視一眾投資銀行,發現險情也是大同小異。當時投行的槓桿水平,動輒達二、三十倍,因為海嘯前除了經紀業務,投行自己也有坐盤交易(跟現在強國的券商一樣),每家都是拼命借貸,借的還要是隨時消失的「短錢」(短期借貸)。當經濟和股市逆轉,損失被槓桿放大,投行帳上的資本,很輕易地便一掃而空(wipe out),也無法在信貸市場,重籌資金。

廣告

最終投行殞落的直接死因,就是因為當日流行次級按揭債券,其實內裏都是不良貸款,打包而成,只是用了不切實際地樂觀的風險模型(risk model),令評級機構為其背書,給予AAA的最高投資信貸評級,再四出兜售。由於買家收息需求強勁,又誤以為AAA級質素有保證,次按債券熱賣全球。投行為滿足需求,四處收購有毒貸款,明知有問題也不相干,因為可以隨即打包轉手。相當於大陸的黑心棉被,製造商在廠房堆滿黑心棉,也不怕中毒,只要匆匆造好棉被,「手快腳快」,送進市場,便事不關己。豈料樓市在2007年崩圍,投行手持的不良貸款來不及脫手,又難以在OTC市場出售變現,結果出現很大的問題。

兩房、投行相繼出事,塔雷伯很是感慨,謂一條橋即使結構受損,也不會即時倒塌。就算金融體系內部不合理、內傷處處,也未必即時毒發,要天時、地行、人和,才會出現,讓他苦等了幾年。

廣告

塔雷伯當日的打法,並非直接沽空房地美等金融機構的股票。因為他在2003年已發現有異,2004-07年股市卻大升,如果直接沽空早已被軋空橫死。他的做法,是買入數年後到期的極遠期、極價外期權。當年是太平盛世,這類黑天鵝保險價賤如泥。塔雷伯的看家本領,是沽空風險有限的期權組合,用期權金買入黑天鵝保險。經過多年累積,買賣雙抵,付出的代價不算很大;到2007年中開始毒發,2008年暴瀉,便大勝而回,賺取八、九位數字(美元)。

麥克路易士(Michael Lewis)所著《大賣空》(The Big Shorts),其實是漏寫了這一章。當然書中其它高手,也非常值得景仰。塔雷伯為人不算高調,只是後來在《反脆弱》一書中,講過這個有趣的故事,自己姑且轉述一遍,以資大家參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