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經濟學家看 40 萬求婚

2015/9/2 — 10:48

如果求婚的消費是位置商品,大家就要「軍備競賽」。(資料圖片)

如果求婚的消費是位置商品,大家就要「軍備競賽」。(資料圖片)

城中有人用40萬求婚,引起全城討論,更有人抗議頂爛市。經濟學家點睇?用40萬求婚是否戇居?

今日神仙,明日乞衣

廣告

經濟學家一般信奉消費平整(consumption smoothing)原則。意思是,你不只活在今天,也活在明天,若錢得一舊,你不會今天全花光,也不會今天一個仙都不花,而是將錢分開兩舊,今天花一點,明天花一點。

這是基於我們相信邊際得益遞減(diminishing marginal utility): 假如你有一個好吃的蛋糕,四日內任何時間進食一樣好吃,四日後就變壞,你會一次過吃完,還是分開四次吃呢?一個蛋糕四件,如果一次過吃完,第四件一定沒有第一件好吃,而且以後三日要捱餓。如果分開四次吃,每一件都是第一件。因此,分開吃的得益較一次過吃大。

廣告

回到40萬求婚的題目上,我今日做神仙,明日做乞衣;與今日做中產,明日也是中產,選擇後者較理性,煙花一日燒盡,不如明月普照長年啊。

不過,以上想法是基於經濟學家假設我們每天的消費偏好(preference)一樣,所以分開幾天快樂,好過得一天狂喜。但偏好呢家嘢,人人不同,經濟學家又憑甚麼論斷人?除了因為不理性才會狂花40萬這個解釋外,另一個解釋就是他本身的偏好根本如此。

你點駛錢你事,但唔好做水魚

例如,個案中的 Victor 及其未婚妻都認為此事非常重要,重要到就算以後捱窮也不要緊,重要到買不到樓也不要緊,如果不做今世後悔到寧願去死,如果不做以後每年結婚紀念日都要後悔,被三姑六婆唱,被暗黑姊妹團嘲笑,那麼做就很值得。這樣說來,用40萬求婚是將金錢的效益(utility) 最大化,所以他們未必是非理性的。

經濟學家最尊重自由意志,總之你覺得值就無問題了,旁人毋須指指點點,正所謂,錢我大把,你理得我。土豪喜歡20萬競投一支紅酒回來倒落廁所,又關你鬼事。

不過,要分析以上個案,我們還欠缺很多資料,包括 40萬對於這對新人來說是多是少。可能人家身家豐厚,40萬只是九牛一毛,40萬等於你幾百蚊;又或者女方肯下嫁的話,給男方帶來的得益將遠遠多於40萬,那40萬就是投資不是開支了。

可是,有網友指出新郎購買的服務遠高於市價:逾20萬元的1.5卡鑽戒及以15萬元租一小時直升機。鑽石嘅嘢我識條鐵,有說級別高切割好色水靚的2卡鑽戒可以賣到幾十萬一隻,所以新郎有無做水魚我不知道。至於直升機,15分鐘去澳門只是幾千蚊,一小時15萬似乎太貴了。不過兩者是不同服務,不知是否能直接比較。

總之,連同搜尋成本用高於市價的錢落搭就是蠢,經濟學家萬萬不會這樣做。當然背後可能是銀碼比實質服務重要,一個一定要你使40萬娶的女人,你就無論如何都要花掉40萬。政府部門的做法是,買幾萬蚊一張椅,將電腦換到最新,然後一百幾十萬整個無叉用雕塑或者「不能避雨亭」再用十萬拆走。唔等駛唔緊要,總之錢一定要花,要的只是銀碼。

不過即使一定要使,經濟學家也希望拿回等值市價40萬的貨品和服務,搞得鋪張點,誇點,而不是「使了40萬以為好威但原來只係咁」。水魚,經濟學家不願意做。

40萬求婚展開軍備競賽

有人做水魚,很多港女好像很不滿,要求男友求婚加碼,已婚的又抱怨怎麼自己男人求婚那麼寒酸。如果每人的偏好不同,別人做甚麼與你無關,那又有甚麼好葡萄[1]呢?

那就要看港女本身的效益公式怎樣寫了。有些女心無旁騖,別人怎樣求婚對她無影響;有些女喜歡坐這山,望那山,將自己的效益計算與別人的選擇掛勾,那麼別人的交易價提高,她的偏好也隨著改了。

經濟學裡有樣東西叫位置商品(positional good) 。這種商品的價值並不只來自商品本身帶來的享受,也來自與其他消費或擁有這種商品的人的相對位置,因為人會眼紅別人。

我聽說過一個來自出名富貴的南加州某大學的爭女故事。裡面的學生非富則貴,全部揸靚車上學。阿Jack揸Audi,本來追到一位漂亮的同學做女友,但有同學仔與之相爭,那位同學揸的是 Porsche。於是乎為了爭女,一氣之下,Jack換了部McLaren[2]。

如果是出自消費需求,阿Jack根本無必要換車,但有了Porsche的出現,他那部Audi的相對位置(relative position) 低了,換言之部分效益不只來自車本身的配備,而是來自車的相對位置。

如果一件商品的價值來自相對位置,我的消費跟別人的消費掛鉤,這就是一個零和遊戲,你高了,我相對就低了,雖然商品的本質無變。早幾年,陸客還搶著買 LV 和Gucci,現在連LV和 Gucci都不夠名貴了,大家要買 Hermes,或者一些我根本不認識的牌子, LV和 Gucci的銷售額也回落了。

好了,回到別人40萬求婚關我鬼事的問題上。如果求婚的消費是位置商品,大家就要「軍備競賽」:你出2卡鑽石,我就要3卡。你有直升機?我有太空船。大家齊齊壓縮生活其他開支去進行這場競賽,結果嘛就是生活質素下降。如果世界上只有一對情侶要結婚,求婚時絕對不會買鑽石,沒有第一對買鑽石的戀人,鑽石的最大用途是用來做鑽咀,而不是鏈咀。

經濟學家看穿了這個事實,應對方法,就是從不買第一顆鑽石,選擇對位置商品無感的女生。沒有第一串 Pandora,就沒有以後的 Tiffany,也沒有之後的 Agnes B 和 Chanel,連玫瑰和朱古力都欠奉。鑽石,說穿了就是一堆碳原子。不紀念第一個拍拖紀念日,也不需要紀念第二個、第三個,拍拖第幾年不知道,就嚟連自己邊日結婚都倆忘煙水裡。

所以,同經濟學家談戀愛是很沒趣的,莫講話鑽石,朱古力都無一粒,得粒鼻屎咋,港女死心吧。

 

[1] 妒忌,所謂「吃不到的葡萄……」

[2] 車呢家嘢其實我都係識條鐵,好似話同Lamborghini、Ferrari差不多價錢,但會給你不同的駕駛體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