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股票作手回憶錄》精粹之二

2015/12/24 — 6:30

《股票作手回憶錄》中另一個故事,是關於著名賭徒Patrick L. “Pat” Hearne。他身處的1830年代,比李佛摩更早,全因一位老經紀,將Pat的故事,告於李佛摩,才得以流傳。

“Pat” 買股票的方法,是先找出最活躍的股份,就像現今看五十二周新高也好,成交爆發也好,只用這個方法,尋找入市對象。然後便買一百股,因為美股一整手是一百股(按:當然現今大可逐股買賣)。每當股價上升1%(或股價一大點),便加注一百股,再升再加。有利便加,如此類推。

廣告

如何止蝕、止賺?當股價從最後一次買入時的價格,下跌1%,便立即離場。或問:1%似乎太少?但別忘記,近兩百年前的股票,一般交投淡靜,不像現今成千上萬人參與,波動1%閒過立秋。所以1%在當時而言,算是合理。

這個1%不太重要,重點是贏便加注,一自高位回落,便即平倉。上升才加注,然後推升止蝕(或止賺)。很多人認為,這樣操作,彷彿賭輪盤似的,看來不甚嚴謹,但實戰中,卻證明了,能成功長期獲利。

廣告

故事的主角,卻非“Pat”。話說時光飛逝,“Pat”已駕鶴西歸。他的一位朋友,學懂了這個戰法。 這位友人,憑此法大賺十萬美元。跟隨系統,果然成功。接下來,便進入「我是天才」的心理狀態:「我最強!」當持倉回調,他變得不肯止賺,結果由豐厚利潤,落得由賺變蝕的慘敗。

文初的老經紀,同情這位仁兄,釋出一百股額度,讓他東山再起。他用同一方法,再次得手,利潤滾存到十五萬美元。方法並沒問題,按書中所述,多能成功。但那人又重蹈覆轍,不肯止賺。

一個月後,老經紀最後一次見到這位仁兄,後者已輸乾輸淨,淪落到要問老經紀借十塊美元,去買一架嬰兒車。

這個故事,是否很誇張?明明大賺特賺,卻轉眼成空,一敗塗地。不妨看看經常接受本地財經雜誌訪問的常客。一位今年特大贏,時為四、五月,威震「缸」湖...十一月初,已倒輸,抬了出場。另一位最高位賺兩成多… 也把利潤都吐出來。

無意、也無資格取笑別人,起碼他倆旗下有基金,小弟卻沒有。但教訓是不論能力多強,兼有幸碰上十年一閏的大時代,利潤滾滾⋯⋯港交所(388)由$200升至$300,夠猛了吧!小弟一位戰友,買了港交所call(認購期權),由$1漲到$100多。應該叫戰友列印交易紀錄,給小弟貼在牆上,當成自己的戰績,不就可以開辦期權課程了?(眾笑)他買期權時,港交所只是$190多,還有很多人沽在價call,任其買入。豈料轉眼已見$300,$100價內。

但自己與戰友六月底、七月初,早已急急逃生,大家當時如有留意「美股隊長」專頁,也應知曉,七月初自己已一股不留。

反觀縱有無限強的選股能力,現在不也是倒輸。正是與”Pat”友人的故事,同出一轍。為何不肯止賺?因為人有心魔,贏了錢後,彷彿感覺變了另一個人。

選股容易,只要碰到牛市,豬也會飛,垃圾也能鍊金。但大勝後能保存勝果,要克服的心魔,可多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