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殺式槓桿、正路槓桿、再槓桿

2018/12/11 — 18:28

今日分享一下運用槓桿的經歷,錯的對的都有。

第一次錯了,是自殺式槓桿:那些年,一位同學暑期工做期貨經紀,我懵到上心口,問阿媽借兩萬蚊幫襯同學。當時我連股票都未玩過,只知恆指期貨每點五十蚊。第一日玩了一注,輸二十點,咁就一千,嚇到青都面埋。第二日,驚到完全無feel,當時有位大叔,撻住人字拖,賭神咁嘅樣,我見佢買升就即跟,撞彩贏四十幾點,即刻埋單計數,兩注合計贏千幾蚊,安心還錢畀阿媽。那晚越想越不對勁,第三日馬上取消戶口,攞返晒啲錢。

事後先知自己堅好彩,那年是87年,如果我唔知驚,10月股災肯定會令我好有成就:二十歲大學生學人破產!我零資本,以為頂多輸三幾千,根本唔知自己賭緊接近二十萬嘅投資(當年高位接近四千點,每點50蚊)!我嘅行為兩個字講晒:低能!這次經驗教識我三件事:(一)唔好問親戚朋友借錢投資(首期係畀嘅就唔同講法),輸了感情,有錢都補救唔到、(二)不要以輸贏論成敗(我87年贏錢!)、(三)未夠班唔好玩衍生工具。

廣告

第二次做槓桿,有波折但正路好多。1991年儲夠首期(我好彩,當年一成首期便可),決定買樓,第一次週末睇樓,心儀單位125萬,當日下大雨,無心情所以決定等等(投資睇心情,錯!);一週後再睇132萬,條氣唔順又走了(投資鬥氣,錯!);再一週後,有兩個差不多樓層坐向的單位,都係139萬,一間落訂有得睇樓,另一間落訂都無得睇,所以買第一間(香港買樓從來都係痴線)。更樣衰的是我連支票交收安排都唔識,搞到臨時訂金張支票被彈(只要夠無知,乜產品都會令你便乞兒),賣家要加到143萬,我含淚答應。不過收樓時個單位已升到180萬,我仲記得賣家個黑面樣!到1994年樓價升了一倍,因為槓桿,我的資本由十幾萬變成百幾萬。套了現,去澳洲讀我所愛(應用金融,講衍生工具和風險管理),並因所學得以入行。基於自己經歷,我深信很多事情都講運氣,以一世人幾十年整體量度,多數人的運氣相去不遠,希望年輕人能夠相信 Law of Serendipity, Lady Luck favours the one who tries。

第三次錯了,沒「再槓桿」:96-97年間買了兩個單位,都是自用,到2003年沙士低潮時,計過真係負資產:兩個單位加埋負資產百幾萬,儲蓄百零萬。當時家庭收入OK穩定,理論上可以透過按保借九成買多間,應供得起,但當時唔敢咁做。如果當時能客觀一點,把未來數十年的儲蓄能力視為資本,加上處於下行週期後段,我其實有能力再槓桿。

廣告

同一錯誤,到2009年沒有再犯:畢竟人工加了,認為可把握時機再槓桿;而且當時判斷宏觀形勢,認為零利率政策會持續很久,租金遠高於按揭利息成本,是難得一見的正收益,值博率甚高。

有必要再提醒上篇貼文所講嘅「唔怕負資產,最怕無子彈」,意指槓桿牽涉流動性風險。而買樓之所以可愛,是因為本地住房按揭貸款所牽涉的流動性風險較低,銀行主要看你的收入,就算樓價跌到負資產,只要準時供樓,銀行免得過都唔會搞你,讓你可以睇長線,坐到尾。但其他具槓桿的合約,好多時有補倉要求,補唔到就斬倉,無得留低就當然無長線投資可言。

對槓桿這個詞特別有 feel,因為十幾年前以普通話講學,提到如何「去槓桿」,覺得自己講得唔錯,點知午飯時同學紛紛走過來請教:「鄭高經,你講課時為什麼老是提到要『去公幹』呢?」我尷尬發現自己的普通話錯得離譜,還要同學們忍着淚 (因笑到標眼淚)教我如何發音,好讓我向其他同學更正。自此,我用普通話談槓桿總覺得很尷尬,寫就無問題。

貼地風管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