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中心

金融中心

2018/12/17 - 13:10

【專訪】被禁出境內地經濟學者盛洪:縱無貿戰中國經濟也下滑

「沒有貿易戰,中國經濟也要迅速下滑,搞不好還要崩潰掉。」中美貿易戰風起雲湧,外界關注後續發展和對兩國經濟的影響,但早前懷疑因為有關貿易戰的文章,而被官方禁止出境的中國民間經濟智庫「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盛洪認為,就算沒有貿易戰,中國經濟本身已經百病叢生,美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只是起了推動作用,中國經濟的未來視乎北京是否有決心解決問題,「國內國外是同一個問題,不公平貿易的問題。」

盛洪認為,國內經濟存在的種種問題,同時透過中國企業帶到外國,雖然中國政府強調要保護自由貿易,但實際上恰恰相反,這亦成為美國向中國開戰的「口實」,「就是說中國政府介入到競爭當中,美國當然有道理去說你了。」

盛洪與天則經濟研究所

盛洪

  • 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
  • 山東大學經濟研究中心教授

天則經濟研究所

  • 北京經濟智庫,1993 年 7 月由經濟學者茅于軾、盛洪、張曙光和樊綱等創立
  • 名譽理事長茅于軾,盛洪為所長

由於盛洪和天則經濟研究所支持國有企業改革、推動市場化多次被打壓,2005 年天則被有關部門通知不接受其年檢;2012 年天則被吊銷營業執照,改以子公司「北京天則所諮詢有限公司」的名義繼續運作;2017 年初天則的網站因「未取得許可證」一度關閉。

今年 11 月,天則經濟研究所的子公司營業執照亦被吊銷,盛洪原定到美國哈佛大學出席中國改革開放 40 年研討會,亦因危害國家安全被禁止出境。

廣告

國企壟斷與國進民退

「國進民退當然是有的,2008 年以後四萬億投資,主要通過國有企業來投資,就是由越來越強大的國有企業壟斷。」雖然官方強力否認國進民退,國家主席習近平亦要開腔「闢謠」,指「支持民營企業發展,是黨中央的一貫方針」、「任何否定、弱化民營經濟的言論和做法都是錯誤的」,但盛洪認為國有企業壟斷,擠壓民企的生存空間,正是中國經濟當前的病因之一。

根據天則研究所的報告,由 1994 年到 2013 年,國有企業及國有控股企業獲得的財政補貼達 6,394 億元(人民幣,下同);2001 年到 2013 年,國企應交未交的地租 64,260 億元、低息優惠 57,124 億元,「不是一個領導人說可以不可以,這個制度有內在種種動力在裏頭,應該說總的趨勢是國進民退。」

盛洪認為,中國的民營企業非常有效率,不需要補貼保護,亦不懼怕競爭,民營企業的成功帶來了過去數十年中國的經濟奇蹟,「只是中國有一大塊國有企業,他們效率不高,用的不是市場競爭手段,而是政府手段」,國進民退是「走回頭路」,拖累中國經濟,亦令外國不滿,「美國說你不公平,說的是國有企業。」

令問題更惡化的,是政府的手伸向民營企業,中共近年要求民企「加強黨的領導」,「股王」騰訊(700)、匯控(005)最大股東平保(2318)都建有黨委,另一科網巨頭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亦是共產黨員,「經濟組織是按經濟邏輯去決策,政治組織是按政治邏輯決策,就完全衝突了,這是一個很糟的狀況。」

除了角色矛盾,盛洪認為黨的手伸向民企,亦令民企在國外的經營出問題,例如一直被質疑和北京以至軍方關係密切的華為就是好例子,「像華為這樣的企業,在國外背的是中國政府的旗,或是中共的旗,因為你確實有個黨委呀,你有個黨委,你就是中國政府。」

重稅壓民企生存空間

盛洪指出,除了國有企業壟斷,稅率過高亦令民企生存空間進一步萎縮,有學者計算,中國的廣義宏觀稅負,即政府一般收入佔 GDP 比重,已經高達 27.6%,但盛洪就認為,若將國有企業佔用國家資源而損失的潛在利潤計算在內,中國的宏觀稅負實際上高達 45.6%,近 20 年上升了 12 個百分點,「我們說稅已經很重,到了『死亡稅』的地步,到了崩潰的邊緣,再高企業就不生產了,因為沒有利潤。」

司法不彰 財權欠保護

中國官方亦意識到問題,例如推動營改增稅制改革,將營業稅改為增值稅,希望減少重複徵稅,總理李克強 9 月底亦表明,要大力度減稅,但盛洪認為這些措施無太大意義,「做甚麼營改增等等,都是小打小鬧,大打大鬧就是你給我降 5 到 6 個百分點,這才叫『大幅度減稅』,但沒看到迹象。」

盛洪認為,中國經濟還有一個根本的問題,就是司法不是真正獨立,令私有產權得不到真正的保障,「政府動不動就可以沒收他們的財產,你去投訴政府,沒有法院受理,就算可能把你的財產要點來,但犯錯犯罪的政府官員,沒有人懲罰他們,頂多就說搞錯了就完了。」

馬雲被指是「被退休」,可能就是說明問題的好例子,「財產並不能真正受法律保護,因為還有比法律更高的東西,那就是權力,權大於法實際上使你的財產受不到保護。」

盛洪認為歸根究底,中國要保護私有產權,關鍵是要約束公權力,否則無論領導人口頭怎樣強調保護私有產權,都只是空話。

貿易戰屬維護壟斷之戰

盛洪多次強調,中國經濟國內國外面對的,其實是同一個問題:不公平市場。他早前撰文〈誰和誰的貿易戰?為甚麼而戰?〉,就直指貿易戰是因為中國要維護壟斷利益集團,和美國無法達成共識造成,實際上不是中國和美國之戰,而是中國「壟斷利益集團」,和美中兩國人民之間的貿易戰,實際要解決的,始終都是中國不公平競爭的問題,「別看中國發展了 40 年,還有很大的潛力高速發展,只要我們改革,一就是大幅減稅,第二是立竿見影的司法改革,第三就是改革國企,打破壟斷。」

貿戰衝擊中國 料達協議

中美貿易戰隨着「習特會」結束而暫時休戰,外界關注 90 日停戰後,雙方能否達成協議,若談判破裂,貿易戰全面開打,對中國和美國誰傷害更大?

美或棄要求互聯網開放

「應該還是中國啦」,盛洪的判斷首先是建基於在中美貿易中,中國出口到美國的貨品更多,美國對華去年貿易逆差高達 3,752 億美元,若貿易戰全面開打,中國的影響當然較大,但除此以外,雙方的經濟狀況和結構才是關鍵,「美國並不是靠商品或服務出口,來支撐經濟體系運轉,它主要靠的是金融,中國更多還是靠商品出口,中國國內的經濟結構、經濟形勢也不太好。」

但盛洪認為,貿易戰再開打的機會不高,相信 90 日內兩國很大機會能達成協議,他分析中美雙方在「習特會」已經達成了一個「妥協的框架」,集中在幾個議題上尋求達成協議:保護知識產權、解決強制技術轉移和進一步開放中國市場,但沒有提及兩個根本問題,中國國企政府補貼和互聯網開放問題,「實際上雙方都妥協了,放棄了這兩條並沒有說,實際上已經達成了(協議)大框架。」

他形容美國的決定非常明智,因為美國亦明白,僅僅想用關稅手段令中國作出全面讓步是「不可能」,「關稅手段如果真正實施起來,對美國也是有很大負面結果,就是說殺敵一萬,自損八千。」所以在和中國「叫價」後作出妥協,放棄中國肯定不會答應的兩個要求:國企補貼和互聯網開放。

「但並不是意味它(美國)不要處理這兩個問題,只是不把這兩項放在貿易戰這個盤子去談。」

盛洪預期即使 90 日後中美達成協議,雙方糾紛仍會持續,但未必是用關稅手段,「例如華為孟晚舟這個案子就是其他手段,像是法律手段,這件事搞定以後還會有其他事情,要由雙方來談判。」 

✽ ✽ ✽

中國經濟無獨特模式

中國在改革開放 40 年來創造經濟奇蹟,「從一窮二白,到經濟總量位居世界第二」(習近平語),所謂「中國模式」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

批評一帶一路乏經濟效益

「中國沒有獨特的模式,中國的成功就是因為市場化。」當西方國家開始憂慮,中國模式透過一帶一路輸出到其他國家的同時,盛洪認為外界以至中國政府,都誤解了中國經濟起飛的原因,「關鍵是甚麼是中國模式,一種解釋為中國模式是中國政府干預更多,中國國企更多,這種解釋是不對的。」

盛洪解釋,中國崛起不是因為政府干預增加,相反是自 1978 年改革開放,由「百分之百政府干預,變成可能 20%、30% 的干預」,這變化才是中國崛起創造經濟奇蹟的原因,若將中國成功歸因於政府干預和國有企業,「完全是歪理」;而要以此支持政府加強干預市場,明顯就是走回頭路。

至於一帶一路,盛洪認為本來是個好構想,打通貿易通道促進貿易本來是好事,「但中國現在這種一帶一路,最主要是政府推動,這就有很大問題。」

盛洪又認為,中國的一帶一路最重要的問題,是投資項目不考慮經濟效應,「中國國內我們看了很多像高鐵這樣的項目,不賺錢也要投資,在國際上是不行的,不能持續的。」

馬來西亞、斯里蘭卡、緬甸以至一帶一路重點巴基斯坦,近日都陸續表明要重新審視國內的一帶一路項目,正好印證的盛洪的說法,但一帶一路的問題不止於此,「中國國內很多弊端,例如項目投標不公正,很多『貓膩』,還有很多行賄受賄,這些弊端透過一帶一路,就推廣到全世界了。」

 

原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