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朗程

葉朗程

一個自稱「IFC 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www.facebook.com/marcusyiphk

2018/3/19 - 12:34

誠情難卻

李嘉誠(彭博片段截圖)

李嘉誠(彭博片段截圖)

誠哥退休,百感交集,千言萬語湧上心頭的同時,也明白到,跟很多中環打工仔一樣,李生是偶像,而要為偶像在一個歷史性時刻定調,我怕力不從心,不該說的衝口而出,該說的又表達得一塌糊塗。

不過,作為中環的文化界代表之一,或者是文化界的中環代表之一,若然在中環之神李嘉誠先生的最後一章,缺了葉朗一個小小的註腳,我又真係會囉囉攣,慘過畀蟻咬。

所以還是趁著今天,即是誠哥宣布退休之後的第一個股市交易日,釋放一下自己的感覺。By the way,落筆的時候是十一點左右,長和系的股價下跌兩三個巴仙。

相比起二十年前我們天馬行空地想像過李氏王國會在沒有誠哥的第一天股價暴跌,兩三個巴仙實在是不值一提的象徵式反應。原來二十年前是我們杞人憂天了,但並不是我們當年高估了誠哥的 keyman risk,而是我們低估了誠哥由 day 1 部署到 day 7300 的精心佈局。

關於誠哥的計劃,市場上除了馬後炮,便是馬後炮,所以關於業績、股價、投資、方向,這些太多人說過了,說得不盡不實的有,說了等於沒有說的更多,在這些範圍我也無謂多加兩嘴。

反而,我只想借著業績發佈會的餘溫,說一說三種人。

淺談一下而已。

一句起兩句止。

第一種,是仇人。

你有仇人嗎?我有,計過,三至四位,而我所說的仇人,不是你討厭的人,而是相反地,看你不順眼的人。誠哥有幾多個仇人?數唔到,因為,三十三萬三千個員工每日做三件事,加埋就係每日做一百萬件事,部分香港人已經建立了一個習慣,就是每天一百萬件事都會算在誠哥的頭上來,所以連百佳賣條油魚也會說誠哥絕對責無旁貸。

對著看你不順眼的人,首先你要檢視這些是什麼質素的人,如果我們斷定這些人都是閒人,我們最好的方法是什麼?我在大學時候讀過一本書,中文譯名是《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作者是一位著名的巴西作家,而我只想引用這位作家的一句名言:Do not waste your time with explanation,because people only hear what they want to hear。

第二種,是舊人。

誠哥說沒有高層講過話想走,我信。大佬,打工皇帝畢竟也是打工仔,試問有邊個打工仔想走之前會同你講「我諗住走」。這個道理,誠哥當然明白,他說沒有人想走,也只是交待表面的事實,到底是不是真的沒有人會走,誠哥比任何人更清楚。

舊人唔可以郁,因為舊人是長和系的成功基石。誠哥也有過失敗的投資,會輸錢,但輸極都可以每年業績報捷,就是因為有人懂得未雨籌謀,這些人是重臣,因為他們是功臣,但乜臣都好,一朝天子就是一朝人,尤其是朝中有人的奉祿相等於幾個人加起來的時候,也就更加礙眼。點郁都好,都會郁得好睇,drama is the last thing one could expect from the Li family。

第三種,是愛人。

千帆過盡,來到人生最後一個業績發佈會,誠哥首次分享他的愛情觀。如果女朋友說有樓先肯嫁,誠哥叫我們「趁後生快啲搵個第二個」。作為一位起樓快過小朋友砌 Lego 嘅千億首富,誠哥竟然可以代入廣大港男的處境,好多人都感動到唔知講咩好。

但誠哥你不明白,港女呢家嘢,飛咗一個,仲有千千萬萬個,有啲仲要衰到話有長江樓都唔得,一定要新地樓,識揀到咁,作為港男真係好痛苦。

揀擇都唔緊要,最乞人憎係首期又要我哋畀,供又冇佢份供。我哋冇你咁叻,可以打出自己的天下,而一層樓就是我們的天下,所以我們卑微的願望都是,女人可以為我們撐著半邊天,instead of 坐享其成。

講到尾,邊似得你咁幸福。

又是你的心腹,又是你的摯友,又是你的情人,還公告天下,甘願一世只當你的桑丘。

有些人未聽過唐吉柯德的故事,簡單來說,這人一世都在追求自己的夢想,而身邊永遠有著一個忠誠的隨從,名叫桑丘,而周小姐就曾經說過自己是這位桑丘。

蘋果日報的記者問了一個問題,「你同周小姐結咗婚未」,雖然係一個白癡問題,但你千份一秒的即時反應,竟然是嘴角的一絲甜笑。桑丘的名份,洋溢於表。

多謝你七十八年來的奮鬥故事,也多謝你在最後一天分享的童話故事。

港男珍而重之的同時,也不得不返回現實,繼續做港女的桑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