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請聽我說

2015/4/14 — 6:33

2010年6月的一個晚上,正在一個汽車旅館裡的紐約作曲家埃因霍恩(Richard Einhorn)臨睡前感到耳朵有些堵,醒來時發現自己已經幾乎完全聾了。對於這種叫作突發感覺神經性耳聾的噩夢,創作了清唱劇《光的話語》(Voices of Light)的埃因霍恩當時沒有什麼應對的辦法。他去看了聽力科醫生,花3000美元買了一套助聽設備。(和多數人一樣,這不屬於他的保險覆蓋範圍。)他對這種耳塞技術的價格和局限感到不滿——它很難適應不同的噪音水準,因此開始尋找能更有效地恢復聽力,同時價格也更便宜的設備。

如今他已經攢了一背包的設備。他選了一種350美元的耳塞作為自己的老式助聽設備的補充,這種可以連入iPhone的設備由伊利諾州派克裡奇的聲音世界解決方案公司(Sound World Solutions)開發,埃因霍恩隨後成為這家助聽設備開發商的顧問。聲音世界的設備可以加大電話通話和音樂播放的音量,也可以放大周圍環境的聲音。還有一個設備是由加州爾灣的Ultimate Ears為他定制的耳塞,售價500美元,這種設備可以幫他在作曲時聽到更寬的音域。在餐廳和劇場裡,他會用一種45美元的指向性話筒,跟一個5美元的移動應用配對,用來分離出想要聽的聲音。他還為格外嘈雜的環境準備了一種讓同伴佩戴的話筒,售價700美元,由伊利諾州埃爾克格羅夫的Etymotic研究公司開發。

埃因霍恩認為這五花八門的音訊設備拯救了他的職業生涯和他的人生。在去一家喧鬧的餐廳吃午飯時,他一邊把手機切換到理想的設置,一邊感歎這「真不可思議」。

廣告

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沒有把帶藍牙連接功能的耳塞列為助聽設備。它們的名稱是個人聲音放大產品,簡稱PSAP。這類設備的基礎版,十多年前就已經在很多地方有售了,比如RadioShack的某個無人問津的貨架。但在過去18個月裡,電路系統和低功耗藍牙傳輸技術的進步讓開發者可以大幅度改進設計,製造出高品質、持久耐用的新型助聽設備,同時價格跟產業標準比起來只是個零頭。

不管監管機構或保險公司管這種東西叫什麼,PSAP製造商已經以拓展60億美元全球聽力技術市場為己任。產業博客「聽力健康和科技事務」(Hearing Health & Technology Matters)編輯柯克伍德(David Kirkwood)說,全美3400萬聽力喪失人士中有75%沒有使用助聽技術,價格昂貴是主要原因。「很多人還是會繼續在傳統助聽設備上花錢,」他說,「但是現在有了廉價、易用的替代品。」

廣告

PSAP可以這麼便宜,其中一個原因是它們不受監管。對六大助聽廠家——西門子(Siemens)、索諾瓦(Sonova)、斯塔基聽力技術公司(Starkey Hearing Technologies)、威廉德曼特(William Demant)、瑞聲達(GN ReSound)和唯聽(Widex)——的產品而言,相當一部分成本在助聽匹配和聽覺校準環節。據AARP的資料,一對零售價4400美元的中檔耳塞的生產成本在440美元左右。研發費用也是一個因素:和「聲音世界」這類創業公司用的免費藍牙標準不同,老式助聽設備要依靠有專利保護的信號處理和傳輸技術。西門子、索諾瓦和唯聽拒絕置評;瑞聲達、斯塔基和威廉德曼特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然而,弗若斯特沙利文諮詢公司(Frost & Sullivan)負責醫療器材市場跟蹤的拉延(Venkat Rajan)說,不能進入醫生的辦公室,對PSAP生產商來說還是很頭疼的。由於缺乏監管,這個市場的規模很難估測,但他根據一些傳聞判斷,銷售狀況很一般。而雪上加霜的是,據產業期刊《聽力評論》(Hearing Review)稱,購買助聽設備的美國人平均年齡為71歲。「要找到這個顧客群是很困難的。」拉延說。

助聽設備從1977年開始被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列為醫療器材,其市場行銷在美國是受到嚴格監管的。管理局的規則是在新一代設備誕生前制訂的,PSAP生產商不能在推廣中稱它們的產品是醫療器材。按道理這些產品是給那些聽力正常的人消遣用的。FDA拒絕透露是否有改變其規則的打算,並且時不時會對在它看來違反規則的公司發出警告,因此PSAP的廣告都要玩文字遊戲。Etymotic的一則廣告這樣形容它的最新產品Bean:「不是助聽器,勝於助聽器。」

售價300美元的Bean是Etymotic聯合創辦人吉裡恩(Mead Killion)的創意。他在1988年發明了這種設備使用的類比高保真放大技術,但是他說,直到2013年這種電路的成本才降到適合大規模生產的程度。他的公司在使用同樣的技術生產適應性耳塞,讓交響樂團的音樂家或戰場上的步兵可以在清楚聽到音樂或對話的同時,抑制大音量的雜訊。10年前,吉裡恩試圖說服FDA將早期的PSAP產品定為醫療器材,但沒能成功。目前他正在四處遊說和國防部簽一份協議。

我的聽力本來是沒問題的,但是在採訪了吉裡恩後沒多久,我做了一個親身實驗。我漸漸意識到,讓專業人士幫你佩戴這種東西是有必要的。一開始,在兩隻耳朵裡各放一個Bean,可以在喧鬧的全食超市(Whole Foods)裡輕易聽到遠處的閒聊聲。然後我做得太過火了一些,突然就什麼都聽不到了。吉裡恩說那是因為我的狹窄耳道裡有沉積的耳垢,所以下一步要花150美元做一個耳道清潔,也就是讓醫生來清除耳垢,疏通堵塞。

美國聽力學會(American Academy of Audiology)會長米勒(Erin Miller)說,互聯網診斷的時代並沒有抹殺對醫護專業的需求。「總的來說這是我們對PSAP的首要擔憂,」她說,「我們需要確保有人先看過病患的耳朵。」PSAP製造商則說,這愈發證明應該讓它們的產品進入醫生的選用範圍,跟斯塔基、瑞聲達並駕齊驅。目前這些公司的銷售僅限於像作曲家埃因霍恩這樣的信徒。「可別忘了,我是很瘋狂的,」他說,「只要能讓我在任何情境下獲得盡可能好的聽力,我什麼都幹得出來。」

 

文:David Gauvey Herbert ;譯:經雷

原刊於《彭博商業周刊 / 中文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