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買入後才是戲肉

2015/6/11 — 19:56

考慮買入股票的時候,我顯得理性,但買入股票發覺是錯誤後,我立即失去理性。

考慮買入股票的時候,我顯得理性,但買入股票發覺是錯誤後,我立即失去理性。

在投資世界,投資者從倒後鏡看到的東西,特別清晰。可是,看得清晰,不代表投資者會做對的事,因為投資者普遍不誠實,特別是面對自己的時候。買了一隻不應買的股票,投資者不想多想,提醒做人不應緬懷過去,應向前看。相反,買了一隻股價飛升股票,投資者久不久便查看股價,讚美自己的分析能力和決斷力。大量學術研究指出,投資者表現差勁的主要原因,是持有「壞股票」過長時間,卻太早沽出「好股票」。兩者之間,沽出好股票代表賺少了錢,殺傷力相對有限,持有壞股票代表不停蝕錢,並且鎖死資金,剝奪買好股票的機會,造成難以計算的傷害。

投資者通常犯的錯,是繼續持有不應持有的股票,這問題是牽涉幾時沽股票。投資者買入爛股票,發現中伏,即展開不誠實旅程,通常先怨天,後怨自己總是不夠運,然後嘗試忘記曾做過這件錯事。投資者知道這是不對,買入後的股票是自己資產一部分,不論是否後悔。投資者知道持有的股票應該也須符合挑選全新的股票的嚴格標準,奈何總找到另一套較「仁慈」的標準。我是持有壞股票過長時間的積犯,考慮買入股票的時候,我顯得理性,但買入股票發覺是錯誤後,我立即失去理性。其實我知自己犯什麼錯,但繼續犯,認為自己的不誠實可以原諒,否認錯誤永遠容易過承認錯誤,明知故犯或者是投資者宿命。面對宿命,我不敢高估自己的能力,唯有另想辦法,盡量減少對自己造成的傷害。我採取以下措施:一、承認自己是散戶。我認識任職基金經理的專業投資者,竟可在人格分裂下操作,為客戶投資時,是一個十足理性投資者,凡事以客戶利益行先,但私人投資時,是一個十足散戶,做齊自己平日提醒不要做的傻事。在百家樂賭枱上,大部分人都以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嘗試以不同方式證明自己的策略行得通,然而,真正懂得理性分析投資的人,怎會出現在百家樂枱上?我的職業不是專業投資者,不用怕醜,提醒自己的行為是一個專門犯錯的散戶,希望講得次數夠多,人始終要臉,有些時刻突然自覺:「夠了,做對的事吧!」

二、問點解。點解要買入這隻令人眼寃的股票?有些專家建議投資者寫投資日記,記錄投資過程中的感性和理性,但我知道我不會寫(但我有寫正常日記),即使寫了,也不會看。我唯有不時發揮每事問精神,問自己點解買入這股票及為何繼續持有?真實答案通常不漂亮,因此,我會給予不誠實答案,或者支吾以對,打發自己走。我改變不到自己的不誠實,但希望不厭其煩的問,問到自己發火,終有一天醒過來。第三、不堅信某一派武功。有些人覺得自己練成某一派武功,而這套武功助這些人南征北討,創下輝煌成績,因此這套武功一定不會錯。我相信每個投資者的武功應該是集各家大成,而且不停隨着自己的經驗在演變。太過信任一套武功很容易變成執迷不悟,投資者應該是變色龍。第四、分散投資。我發覺我最急於欺騙自己的時候,是當爛股票佔投資組合大比例的時候。當注碼是細,還有些少機會我會立定主意做對的事,但當注碼是大,沒希望了,我是戰無不勝的騙子:「不用擔心,遲些沒事。」我抵擋不到自欺的心魔,惟有希望自己不會墮下大注碼的深淵。我當然希望自己任何時間都英明神武,但買入股票後,價值觀的改變,似是擋不住的改變,我唯有接受須跟這隻怪物共處。共處的一套辦法,是不正面硬碰,因為肯定輸,反而製造干擾,希望產生醒覺作用。明知難也要做,因為要制止壞上加壞情況,有些人犯錯後,為證明自己不是錯,會加碼。我試過,好痛苦。

廣告

 

原刊於壹週刊;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