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資本膨脹論 —《資本的衝動》內容節錄之(三)

2015/1/8 — 8:30

Ken Teegardin / flickr

Ken Teegardin / flickr

以下是書中第一部分:「論證篇」最後四章的節錄:

第七章:勞動力商品化的後果

…很多人一聽到「勞資糾紛」,很自然便會想到兩個利益集團的爭拗和角力。再形象和簡化一點看,就好像兩個成年人為了一些利益分配而在爭執一樣。這樣的比喻其實十分誤導。事實是,「勞方」和「資方」這兩個「集團」在實力上是極其不對稱的。資方坐擁的,是進行生產所需的材料、機器、技術和龐大的資金;而勞方所擁有的,便只有赤裸裸的個人勞力。

資本(金錢)的「保鮮期」可以近乎無限,而商品今天賣不出還可以留待明天,最後即使投資失敗了也可以申請破產。相反,勞動力的「保鮮期」是零:今天「賣不出」的勞動力不可以留待明天,而長期處於失業狀態的苦況(即使有失業救濟金的援助),跟「被宣布破產」是無法比擬的。

然而,上述這種強弱懸殊的不對等狀況,卻被「市場」這個東西掩蔽起來。

廣告


第八章:資本擴張的內在邏輯

…我們之前看過,在所有成本中,租金、原料、能源和機器折舊等開支都不是企業所能降低的,唯一的例外是工人的工資。從另一個角度看,在同一工資水平下,提高對工人「剩餘價值」的榨取(即加長工時和提升勞動強度),於是成為了提升利潤的主要方法。(漂亮的說法是「提升工人的生產力」。)

…與此同時,生產規模大則購入的原料數量也大,生產商自可向原料供應商爭取大量採購的折扣優惠,如此則生產成本可進一步下降。事實上,生意規模大到某一個地步,帶有壟斷性質的企業更可對營業「上、下游」的整個供應鏈(supply chain)施加壓力,甚至進行「橫向整合」(horizontal integration)和「垂直整合」(vertical integration)而獲取更大的效益。在二十世紀初,美國的標準石油公司(Standard Oil Co. Inc.)是這方面的一個好例子。而在廿一世紀初,同樣是美國(但業務已遍及全球)的沃爾瑪連鎖店(Walmart)也是一個典型。

廣告


第九章:資本擴張的深遠影響

…家族生意會因「分身家」和「富二代」、「富三代」不長進而走向衰落,但股份公司的興起、企業主權與治權的分家、以及企業間的收購合併(M&A)等等,都是能夠繞過這個障礙而有效地延續企業王國的方法。

…周期性的「經濟危機」(economic crisis)是資本主義制度下的固有產物,因此是一種常規而不是例外。簡單而言,資本逐利本身便包含著一個不可消除的矛盾,因為在市場交易領域(sphere of exchange),利潤只能來自產品得以出售,所以生產規模不斷擴大的同時,社會的整體消費亦必須不斷擴大,否則產品無法售出而圖利(在學術界這被稱為「利潤體現問題」,Realization Problem);但在生產領域(sphere of production),利潤只能來自剩餘價值的攫取,所以在追求「利潤最大化」期間,工人階級的收入在整體經濟中所佔的比例只會下降,而他們的消費力必然無法趕得上生產規模的擴張。結果是,消費不足或生產過剩必然經常地出現,而每一次危機的「化解」,只會為下一次更大的危機鋪路。


第十章:國家扮演的角色

…宏觀的一點看,資本家之間由於存在著激烈的相互競爭,所以除了在個別議題上(如抵制政府監管、反對增加勞工福利等)會站在同一陣線發聲外,實很難長期地團結一致。事實證明,「商人組黨」往往在政治上難有大的作為。(香港的自由黨是一個好例子。)而另一方面,「商人治國」亦很難受到人民的普遍接受。最能說明問題的一個例子,是在資本主義文化如此濃厚的香港社會,「商家治港」也不為市民大眾所接受。

結論是,政治必須由專業的政客(或眼光遠大的政治家)來擔當,而資本家的最佳策略不是直接從政,而是怎樣透過利誘、遊說、威逼、和收買等手段,令統治階層為他們的利益服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