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跨國巨企環遊避稅樂園

2015/6/10 — 10:45

蘋果公司開創先河採用迂迴的「雙重愛爾蘭夾荷蘭三文治」避稅手段,在 2012 年美國境外所賺利潤只繳交了約百分之 1.9 的稅款。若把境外利潤回流美國,便需要繳付百分之 35 的稅款予美國政府。

蘋果公司開創先河採用迂迴的「雙重愛爾蘭夾荷蘭三文治」避稅手段,在 2012 年美國境外所賺利潤只繳交了約百分之 1.9 的稅款。若把境外利潤回流美國,便需要繳付百分之 35 的稅款予美國政府。

【文: 岑悅君;圖:香港電台】

一家企業賺錢愈多,繳稅愈多,本來是理所當然。然而,透過複雜而巧妙的離岸財務策略,賺錢最多的企業巨頭,反而能把稅率壓至奇低,甚至幾乎不用交稅。這不是單一國家或地區的現象,荷蘭、肯尼亞、開曼群島、塞浦路斯、英屬處女群島等地方,以超低稅政策吸引全球大企業用各種方法把賺取的利潤,轉移至這些避稅天堂,最終企業能避開在本國的繳稅責任,只需交極少稅款,甚至不用交稅。不少世界知名,形象正面的大企業,背後正在肆無忌憚地操作著這種避稅遊戲,涉及金額的規模也超乎想像。

廣告

蘋果的「雙重愛爾蘭夾荷蘭三文治」

以美國的蘋果公司為例,該公司如果把在外國所賺的利潤回流美國,就要按美國的稅率繳交百分之三十五的公司利得稅。但現職律師兼記者,曾經是麥肯錫顧問公司首席經濟師的占士‧亨利發現,在2012 年蘋果公司在美國境外所賺的利潤,只繳了約百分之一點九的公司利得稅。蘋果是如何利用財技把稅款大幅弄低?

廣告

根據占士‧亨利的調查,蘋果先將境外所賺的利潤轉至一間愛爾蘭子公司,當地的公司利得稅為百分之十二點五,較美國的低百分之二十二點五。稅率低了仍未夠,還要把賬面所賺的利潤壓低。方法是把部份利潤,以繳交知識產權專利稅的名義,從愛爾蘭子公司轉到荷蘭的子公司。選擇荷蘭,因為當地的知識產權稅率極低,甚至幾乎不用納稅。

曾經是麥肯錫顧問公司首席經濟師,現為律師兼記者的占士‧亨利估計,直至 2010 年底,私人擁有的離岸資金總額達 21 至 32 兆美金,當中大約三分之一來自發展中國家。

曾經是麥肯錫顧問公司首席經濟師,現為律師兼記者的占士‧亨利估計,直至 2010 年底,私人擁有的離岸資金總額達 21 至 32 兆美金,當中大約三分之一來自發展中國家。

之後再把已縮減了的境外利潤輾轉經另一間愛爾蘭子公司,轉移至無需繳交公司利得稅的英屬處女群島。這複雜迂迴的避稅途徑被形容為「雙重愛爾蘭夾荷蘭三文治 (Double Irish with a Dutch sandwich)」策略。

簡單來說,這類避稅策略就是企業透過在「避稅天堂」如愛爾蘭、荷蘭、塞浦路斯、伯利茲、英屬處女群島、巴拿馬等地成立多間空殻公司,再利用各地不同的稅率及稅務優惠,把利潤轉移到一些空殻公司。那些空殻公司會以不同名字出現,表面上看起來它們和企業毫無關連,目的是要隱藏企業的避稅途徑,令外人難以追查。

荷蘭簽訂了全球最多項稅務條約,加上知識產權低課稅率,成為全球避稅樞紐。

荷蘭簽訂了全球最多項稅務條約,加上知識產權低課稅率,成為全球避稅樞紐。

政府也是避稅港的推手

任何公司都會想盡辦法少交稅,最好賺來的都能進自己口袋。但如果沒有上述避稅天堂的稅務政策,天堂根本無從實現。一些發展中國家的政府為了吸引外資在當地發展,為外資度身訂造各種優惠的稅務政策。以肯尼亞為例,該國有六十多個經濟特區,外國企業在這些特區投資,即可享有各種稅務優惠。其中一個出口加工區「阿西里弗」,外國企業在當地投資設廠,即可享有頭十年免稅優惠期,十年後則要繳交百分之二十五的公司利得稅。這樣的稅務政策猶如專為外資而設的瘋狂免稅天堂,但肯尼亞政府這樣的付出,並未能帶來預期的收穫。不少到阿西里弗設廠的外資公司,在享用完十年免稅期後便撤走,或轉手藉以重新享用新一個十年免稅期。這情況在非洲各國相當普遍,外資享用了這些國家的土地和人力物力資源卻不納稅,政府唯有從其他途徑徵收稅款,例如增值稅,在一般普羅大眾的各項生活環節上,基本如食品食水都要抽稅。外國企業享用資源,責任卻由普羅百姓來承擔。

商業情報調查員布里坦卡林形容,離岸避稅港的金融制度與主流經濟體系幾乎是完全融合。

商業情報調查員布里坦卡林形容,離岸避稅港的金融制度與主流經濟體系幾乎是完全融合。

缺乏監管 資金轉移規模超乎想像

世界各處避稅天堂能順利運作,還需要相關的專才──銀行家、律師、會計師鼎力協助。英國會計師李察‧梅菲指出,避稅港為吸人富翁和跨國企業採用,除了起用為人熟悉,來自英國、荷蘭、法國及美國的大銀行,例如花旗集團、德意志銀行等,顧問也離不開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羅兵咸永道、畢馬威、安永或德勤的會計專才。 而會計界受監管的情況,細心一看就會發現根本形同虛設。例如英國稅務部新任主管,正是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的前高級合夥人;又例如歐洲國家在改革稅制時成立委員會招攬專家獲取意見,專家也是來自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結果相關稅務規則,其實是由四大會計師行的會計師制定,再被歐盟採用。於是歐盟使用由四大會計師行所草擬的法例,去監管四大會計師行,「自己人管自己人」。全球政府到底少收了多少稅難以統計,據一直追查跨國企業逃稅途徑的荷蘭財經記者葛羅特所講,每年估計約有十一兆歐羅的資金通過荷蘭轉移,相當於荷蘭國民生產總值的二十倍。

財經記者葛羅特一直追查跨國企業的逃稅途徑,他估計每年約有十一兆歐羅資金通過荷蘭轉移。

財經記者葛羅特一直追查跨國企業的逃稅途徑,他估計每年約有十一兆歐羅資金通過荷蘭轉移。

良心企業的另一張臉

投入於這些避稅活動的公司離我們日常生活並不遙遠。諷刺的是,部份強調良心、講求公平貿易原則、形象健康的企業,背後也可以同時是國際避稅高手。美國連鎖咖啡店星巴克,每款咖啡都有一個註冊商標,而它的所有再特許協議都在荷蘭註冊,所有商標收入均會引到荷蘭,在當地享受極低的專利版稅稅率。

星巴克亦同時被英國國會帳目委員會懷疑,把在英國經營所得的利潤轉至荷蘭入帳,以逃避英國的正常稅率。因為星巴克在英經營超過十四年,但長年向英國政府申報經營虧蝕。二○一二年英國國會為此舉行聽證會調查,與星巴克同被調查的大企業還有谷歌和亞馬遜。

會計師李察‧梅菲形容參與避稅港運作的銀行家、律師和會計師為「穿幼間條西裝的黑手黨」。

會計師李察‧梅菲形容參與避稅港運作的銀行家、律師和會計師為「穿幼間條西裝的黑手黨」。

避稅惡果如何「埋單」?

企業避稅,政府收不到足夠的稅款出現赤字,世界如何運作下去?李察‧梅菲指出了荒謬的真相──企業把大量資金轉移到避稅港避稅,而避稅港就把囤積的資金借給各國政府應付財政赤字。企業變相用借錢的方式,而非納稅的方式來令各國政府維持運作。如果有政府希望以加稅的方式來增加國家收入,定必受到大企業龐大壓力,如此落去各國政府在施政上會被牽制,長遠來說更有損民主制度。

歐盟國會議員愛華‧祖利指避稅港會導致另類殖民主義。

歐盟國會議員愛華‧祖利指避稅港會導致另類殖民主義。

歐盟國會議員愛華‧祖莉同時指出,避稅港表面上似乎合法,但當企業密集地利用不同避稅港的各種稅務優惠來逃避本來的稅務責任,結果只會將全球,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的公共資源轉移到那些企業去。她形容這是另類殖民主義。她寄望市民有朝一日能醒覺,反抗這種環球避稅手段。

一連六集的港台電視31外購紀錄節目《金錢國度》將以不同角度探討世界不同國家和社會階層與金錢的關係。本集【環遊避稅樂園】將於 6 月 10 日(星期三)晚上 8 時 30 分於港台電視 31 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應用程式 RTHK Screen 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文章原刊於信報 

肯尼亞有65個經濟特區,以各種稅務優惠吸引外資到當地投資,未想到最終要由普羅百姓負擔政府不足的稅收。

肯尼亞有65個經濟特區,以各種稅務優惠吸引外資到當地投資,未想到最終要由普羅百姓負擔政府不足的稅收。

星巴克、亞馬遜和谷歌因避稅問題在英國備受關注,2012年英國國會舉行聽證會調查事件。星巴克、亞馬遜和谷歌的代表 (由右至左) 接受英國帳目委員會質詢。

星巴克、亞馬遜和谷歌因避稅問題在英國備受關注,2012年英國國會舉行聽證會調查事件。星巴克、亞馬遜和谷歌的代表 (由右至左) 接受英國帳目委員會質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