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金管局逆周期措施理據欠充份

2015/3/2 — 11:38

圖片來源:金融管理局

圖片來源:金融管理局

【文:Happy Valley】

金融管理局進行第七輪逆周期措施,限制樓價700萬元以下的按揭成數。跟之前逆周期措施的理據相同,目的是減低樓市一旦出現調整時,對銀行體系風險所帶來的衝擊。但這是否推出措施的真正原因呢?

廣告

不少分析都認為,政府未能及時透過增加供應來調控樓市,因此只好從管理需求方面着手。這不禁令會令人產生疑問,金管局推出的銀行規管措施,着眼點是維持金融體系穩定,還是淪為配合政府樓市政策的工具呢?

根據金管局的新聞稿,其中一個要降低按揭成數的原因,是本港家庭負債佔本地生產總值(GDP)的比率亦持續上升,已達到64%的歷史新高(見圖)。但根據金管局在二月向立法會提交的資料顯示,本港住宅按揭貸款佔本港生產總值的比例,在過去五年也只是維持在約百分之45的水平,一直沒有明顯的變動,這也很容易理解,金管局已自09年起已推出6輪逆周期措施,銀行根本已很難大幅增加樓按方面的貸款。而真正導致家庭負債佔本地產總值的比率上升,反而是來自其它私人用途貸款。但要留意一點,這些私貸並非財務公司的私貸,因為香港的數據只包括從認可機構獲取的私人貸款。因此理論上這些由銀行批出的私貸,用作買樓的機會有限。

廣告

因此,在住宅按揭貸款,過去五年成功控制在百分之45的大前題下,金管局是否還有必要,降低細價樓的按揭成數呢?除非金管局掌握一些市場不知道的數據,顯示樓市交投會大幅增加,並且銀行會更積極爭取按揭生意,因而影響金融風險。否則「出招」的理據似乎有欠充份,而推出政策的真正目的,可能根本與維持金融體系風險風馬牛不相及。

事件產生兩個疑問:

1. 金管局作為香港的中央銀行,是否已失去了自身的獨立性,政策受到當權者的干預。
2. 政策會否因而未從金融業界的長遠利益作為優先考慮。

對於金管局的獨立性問題,在此不作詳細解説,雖然財政司司長是外匯基金委員會的主席,但根據《外匯基金條例》,財政司司長賦予金融管理專員,獨立履行其職能與責任,當中包括貨幣政策、金融體系的穩定與健全、保持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及外匯基金這四個重要環節。因此,金管局在履行金融體系穩定政策時,並不應該受政府的樓市政策左右,應按銀行體系穩定的角度,作出獨立的評估及分析。

但在今次逆周期措施,如前文所述,以保障本港金融體系穩定作為推出措施理據並不充份,如果這個講法正確,推出逆周期措施的真正原因,就是要配合政策的樓市政策,管理樓市需求。而事實上,金管局今次推出政策,與政府的配合可以話天衣無縫,財政司司長公布財政預算案僅三日便出招。不過,恐怕市場都已經習慣了,對金管局推出逆周期政策的論據根本再關心,因為大家都已接受所謂理據的背後,其實有更大的因素在影響政策的推出。而市場的着眼點都在怎樣調控樓市,根本不關心政策對金管局獨立性,以及銀行業界的影響,但這種政策思維,長遠是否對香港金融發展有益處呢,值得大家深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