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金融改變

2015/3/26 — 14:15

「從各種跡象顯示,佔中即使產生負面影響,也是短暫,以及局限於少數行業。」圖為上年的旺角佔領區。

「從各種跡象顯示,佔中即使產生負面影響,也是短暫,以及局限於少數行業。」圖為上年的旺角佔領區。

世界好亂,伊斯蘭國殺人如麻、以巴衝突沒完沒了、伊波拉病毒重創西非。世界這麼亂,或者有人以為投資市場必受拖累,但實情並非如此。歐美股市過去一段時間屢創新高,投資者對政治似乎不感興趣,不認為影響他們的投資決定。訪問世界級投資者,有什麼事情令他們晚上睡得不好,答案是利率方向、聯儲局政策、企業盈利等,怎數也數不到政治。

投資者對政治冷漠,表面上與世界政局脫節,是否活在一個假象中?投資者從經驗中累積知識,以前試過損手,日後便學精,盡量不重複犯錯。投資者無視政治,主要原因是受過太多教訓,他們學識一點:人的政治分析能力不強。每次遇上政治大事件,自己所做的決定,事後看多數是錯,特別是關於一些所謂政治危機。 這一代人最深刻的政治危機應該是美國九一一事件,事後杜指急跌一成多,但很快便收復失地。事後看,九一一帶來的影響當然很多,例如引發至今未完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但對投資市場的打擊,一瞬即逝。近期政治危機是2008年金融海嘯,財經事件醞釀成為政治事件,全球政經秩序面對重大挑戰,投資者人心惶惶。眾人皆驚當然有人淡定,我記得股神畢菲特在最危亂時刻,在《紐約時報》撰文,題目是《買美國》,呼籲投資者不要害怕,可放膽入市,但我懷疑沒幾多人敢跟股神。事實再一次證明投資者太過驚青,滿地鮮血時,即使沒勇氣入市,也不應沽貨。投資者不理政治,是因為發現自己不懂預測政治。

廣告

除了見過鬼怕黑,投資者不輕易被政治危機嚇怕,另一原因是關於理性分析。政治危機性質或者真的是嚴重,但投資者發現,危機最後帶來的改變,多數是好。換句話說,政治危機製造混亂,但混亂帶來改變,人從改變中尋找出路,這條路不通的話,立即找折衷方法,改變的最後結果,是進步。短暫混亂帶來長期進步,投資者不認為政治危機是利淡消息,長遠而言,危機多數是利好消息。

七十年代中東石油危機曾經是最嚴重的地緣政治問題,美國依賴石油入口,油價急升,經濟陷入蕭條,當時感覺是末日來臨。中東作為主要石油出口國的位置這些年沒變,但近年中東局勢不穩,油價卻不升反跌。美國人在石油危機帶來的改變是,知道中東靠不住,長期依賴中東石油不是辦法,因此,過去二十年從不同途徑擺脫依賴中東石油。一方面,美國開拓其他石油來源,特別是從一些政局較穩定國家。

廣告

另一方面,美國大力推動環保,節約消耗能源,政府支持發展另類能源項目,從供求兩邊夾擊。最成功的發展是,在頁岩氣技術取得突破,以天然氣打開全新世界能源格局。危機不是單一面製造沮喪,還會製造正面改變,投資者從過往政治危機中,掌握到這重點。 以上一千字開場白,是鋪排談佔中。反佔中力量不停強調佔中拖垮香港經濟這角度,有商人甚至表示佔中可能影響其投資香港的決定。但以經濟角度衡量佔中,理據好像站不住腳,這段期間樓價照升,港股表現不錯,旅客訪港數字上升,表面受影響最大的零售業,相繼表示佔中影響輕微。

從各種跡象顯示,佔中即使產生負面影響,也是短暫,以及局限於少數行業。古今中外,政治危機對投資市場長遠影響是正面,因為它帶來改變,而這些改變帶來進步,社會是最後得益者。例如佔中讓全世界看到香港人的質素,特別是年輕人,他們進取、敢做、堅毅,令人眼前一亮。香港人原來懂得自發和自律,在危難中守望相助,展現人性光輝。經過佔中三子一年多教育,香港人親身感受到和平表達訴求是一種強大的道德力量,並以血肉之軀實踐,假以時日,這些轉變將轉化成為經濟力量。佔中拖垮香港?言重了,相反,投資者看到改變帶來的希望。

 

作者 facebook page

原刊於《壹週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