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金融風暴又再來?「我好開心你記得我係做金融!」陳智思的故事

2018/7/31 — 17:56

陳智思出身銀行世家,見證兩次金融風暴的衝擊。(香港電台提供圖片)

陳智思出身銀行世家,見證兩次金融風暴的衝擊。(香港電台提供圖片)

【文:尤翠茵;圖:香港電台】

陳智思是一個很友善的政治人,不只政治話題,鹽和糖、健康、親子,他都能無所不談。有時候,大家忘記了,他出身銀行世家,從事金融行業一早註定。

陳智思祖家在泰國辦銀行,早在五十年代,家人為了分散風險,早已在香港投資。「很多華人未必懂得與外資管理層溝通,促使很多華資、華僑背景的金融機構興起。」

廣告

六七十年代,香港和東南亞國家經濟開始起飛,最旺盛是八十年代的「四小龍」。九十年初,陳智思在美國投行工作了一段時間後便回到香港。「大家都看好這個區域的經濟,然而不久後金融風暴便席捲而來。」

過了二十年,他仍然沒有忘記自己在1998年和2008年所受到的衝擊。

廣告

他最記得泰國是第一個地方受到金融風暴衝擊。「泰銖在一天內蒸發掉一半市值價,對整個金融系統造構成重大影響,亦牽連香港。」

雪球般越滾越大的資金需求

對於陳智思來說,最深刻的感覺是就香港和泰國的投資同時出現問題,他們投資的金融機構,產生龐大的資金需求。

他形容情況突然,就像「雪球滾動」,不止要救一間機構,可能要同時救多間機構。「我哪來那麼多錢頂住所有問題,所以最後我們家族也要放棄一部分投資,因為根本救不了。唯一可以做的是保住認為值得去救的機構,其他的根本兼顧不了。」

這個雪球在他思考中不斷出現,他了解到對資金有需求的行業當再遇到風浪,就需要隨時增資。「是否人人都肯再提供資金呢?我們的目光不能只停留於風平浪靜的時候,因為出問題後可能牽連甚廣,顧此失彼。」

眾人眼中總是很淡定的陳智思,談起金融風暴時,卻不時睜大眼強調是「一大堆經驗和教訓」。

「雖然香港最終渡過危機,我記得當時在泰國,差不多一半的民營銀行最終倒閉、被收購,或被政府接管。」

他一直在想,當風暴再臨,究竟是否有能力阻擋這股壓力。

壓力難以想像

陳智思家族除了在泰國是一間主要銀行的股東,在五十年代也投資一間本地銀行,一直維持投資規模中小型的銀行。

回港後他加入這個集團,留意到金融業規模大小影響發展機遇。隨著香港和內地的經濟發展,他也留意到香港的競爭力不足。「我發現本來規模比我們小的企業被淘汰,就算規模比我們大,也逐步正在被人淘汰。」

再加上中國經濟起飛,「2000年,我問自己,我們的客戶群現在主要都是上一代的客戶群,如果再過十年,我的客戶群會是甚麼人呢?肯定已經不是現有的客戶群。」

「而我有沒有機會為我十年後的客戶群服務?答案是否定的。」

「就算中央政策能夠降低門檻,我的品牌進入內地市場,不等於會賺錢。因為我的品牌在香港算是成功,但進入內地市場根本無人知曉。如果我要重新打入這個市場,便要投放大量資源,我看不到回報是否值得。」

十年前香港和內地經濟融合更快,令香港本地華資銀行承受很大壓力。他承認銀行規模大小有很大的分別。2006年,他出售了這間銀行。

他很滿意價錢,令他覺得選擇正確的是賣出後不到兩年,來了另一個金融風暴。

「現在回望,出售是非常正確的決定。如果繼續投資,壓力將難以想像。」

十年前香港和內地經濟融合更快,令香港本地華資銀行承受很大壓力。2006 年,陳智思決定出售他投資的一間本地銀行。

十年前香港和內地經濟融合更快,令香港本地華資銀行承受很大壓力。2006 年,陳智思決定出售他投資的一間本地銀行。

本地華資中小型銀行沒落

他後來確見多間香港老牌金融機構逐一進行最後股權變更,直到今天,本地金融機構只剩一兩間。

他覺得有點像台資,當年他回港時,很多人都覺得區域甚具影響力的金融機構大多是台資,經過二十年發展,現在人們都很少提及台資銀行、台資保險公司,取而代之的是中資銀行、中資保險公司。

他把將出售銀行的資金投放保險,投資內地保險公司,與國企合作。

「規模大得無法想像!我與一間央企在內地合作做人壽保險,他們的銷售團隊就有幾十萬至一百萬人,規模之大完全不是我們所說的那回事。」

陳智思坦言,從監管角度來看,難免存疑。熟悉監管銷售團隊的他也不禁疑問,如何在內地管理一個幾十萬至一百萬人的團隊。

「完全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文化。老實說,我有時也覺得超出了自己的認知範圍,難說自己是否真的懂,因為的確非常複雜,是數以倍計的生意額和銷售量。」

中國模式企業「彈弓手」

國企突顯了中國模式 — 既是國企,又以商業模式營運。本身亦是港區人大代表陳智思認同這是中國特色。他認為,國企始終是面向股東的企業,因為大多都會上市。然而,國企同時亦是國有資產,所以在某些時候,注重國家的整體利益多於盈利。

「所以這點,國企永遠都留有一手。」

他說不少人擔心中國企業會否「彈弓手」。「按我自己的經驗來看是否定的,始終國企屬於商業機構。但當遇上非常時期,例如金融風暴,國企如果不從國家利益角度出發,就可能會出現如美國企業倒閉般的骨牌效應。這時就突顯了中國模式對國家的重要性。」

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後,整個銀行監管文化出現明顯轉變。「我記得那個年代大家都說金融是一個超級市場,勝在夠多元化,銀行就如一間超級市場,提供不同的產品。」但經過兩次金融風暴後,全球風氣已經改變,因為2008年的金融風暴都是大型金融機構「出事」,而問題就出在主業以外的業務。

會否再經歷第三個金融風暴?陳智思也說不定,但已作好隨時會再臨的準備。

他承認,擔心現時基本經濟是否可以維持增長和需求,還是這幾年資產的泡沫演變出來。他認為中國基本經濟始終有支撐,但也認為中國經濟在全球經濟一體化下不能獨善其身。「就算中國政府怎樣去撐住,假如遇到全球性調整,難說我們不會受到影響。」

港台電視節目《講錢。講呢啲》以深入淺出形式、圖像數據分析經濟現象,由資深財經記者任美貞擔任主持,請來業界資深人士對談,共同探討香港經濟發展及未來前景。節目逢星期三晚上8時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本集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