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離地

2014/12/29 — 9:00

有好朋友從美國回來,幾位老死又難得一聚。彼此的運程總有差異,有時候A君的人生步入低潮,卻又正正是B君得意的時候;到C君風光,B君又過得好像不太順。2014年很難得,很難得大家都過得精采。而因為實在精采得難分高下,所以A君提議「鬥精采」。

四個人在B君的深水埗「祖屋」吃熱辣辣煲仔飯喝凍冰冰玉泉忌廉,然後鋤完大dee再打Winning。也忘記是哪個時候,C君無厘頭地從背囊掏出那瓶20年古越龍山,大家就開始貪得意的一口一口呷起來。喝着喝着,啤牌放低了,Winning的手掣也放低了,幾個男人老狗就這樣紅着臉地風花雪月起來。
A君剛剛升職,終於有房坐,終於有秘書,終於有百萬年薪。B君成功為自己公司帶來第一個客,通常沒有這年紀的律師可以為公司攞到生意,球幾美金的生意,所以五年之內,佢應該係公司歷史以來最年輕合夥人。C君正式做業主,有海景,有會所,但沒有女主人,他不喜歡女人。

拔掉智慧齒 人生一樂事

廣告

聽起來,大家的2014都是豐收年,所以A君提議每人拿一百元出來,跟着各自說出2014最精采的三件事,最後投票選出誰的2014最精采。B君有信心,動議加碼至五百元;C君覺得自己冇得輸,推到一千。係唔係覺得我啲朋友好無聊?咁都有得賭一餐,真係幾可愛,但他們可是理性賭徒,因為他們懂得為賭局定下附帶條件:「葉朗程唔畀玩。」

鬥精采,我唔畀玩,正路,因為我要玩,佢哋都知,我贏梗。很多人說,葉朗程寫的都很「離地」,即是脫離凡人的現實。真的嗎?算吧,沒有檢討必要,如果這個葉朗程已經被接受,我忽然寫篇非常貼地的,反而更假。趁2014未結束,要分享我本年度最精采的三件事,由最貼地寫到最離地,here we go。

廣告

第三位,即是最貼地的精采事,就是我終於拔掉兩顆智慧齒。纏繞多年的智慧齒,因為佢哋生得衰,所以久不久就會牙肉發炎,痛起上來是十級苦楚。個幾月前,又發炎,立刻走到怡和大廈的Bayley and Jackson。他們有兩位王牌牙醫,一位是偶像派,叫Clement。女性朋友說Clement像尹子維,而且仲靚仔過尹子維。另一位是實力派,叫林醫生,每次發炎,感覺十萬火急,都找林醫生。

忍無可忍,終於要剝。因為兩隻智慧齒生得衰,所以不是簡單手術,光顧過其他牙醫,說手術需要45分鐘,但林醫生只費17分鐘便大功告成。剝兩隻牙,盛惠8,700元,牙保cover唔晒,有少少肉痛,但肉痛都好過牙痛。拔掉兩隻毒牙,是重生的感覺,精采。

第二位的精采事,去大埔的慈山寺。就咁講慈山寺,可能冇乜人知道係乜,但如果說是李嘉誠興建的巨型觀音像,那應該很多人都聽過。去慈山寺有乜咁巴閉?很多人認為,富豪沒有甚麼煩惱,就算有煩惱,都只是擔心自己健康之類的問題。做我呢行,接觸的都是富豪,有老有嫩,而老一輩的,除了健康,都有他們自己奇奇怪怪的憂慮。

誠哥用超過15億元起慈山寺,就算對誠哥來說,15億元也不能算是小數目。用得15億元去成就一件事,呢件事必定係佢好想做、好緊張嘅一件事。當你越緊張,就越唔想呢件事有乜嘢差池。關於慈山寺的新聞不少,有官司,也有居民的投訴,相信這些新聞都令誠哥煩惱。

超人觀音像 摩登且寧靜

走入慈山寺,就是置身誠哥視之如寶的地方,而且慈山寺只是非常有限度的對外開放過一次,還要是持票才能入內,而我這次走入寺內的經驗,更跟其他人不同。我呢個係private tour,有專人帶我到寺的每個角落參觀和介紹,而且可與寺內高僧共享齋菜,是百分百exclusive的體會。

就算不信佛,也會愛上慈山寺。不僅是那座宏偉的觀音,就連寺內的一磚一瓦都是美得驚人的藝術品。帶我們參觀的老師說,美學有助修為,所以設計要很講究。寺內大部份的木都是專誠從非洲運過來的紫檀木,但只是索色已經花了一段時間。「原本索出來的啡色,太紅,老闆(我諗應該係誠哥)不喜歡,之後再索過好幾次色才有現在你看到的效果。」現在這個啡色,甚有京都的仿唐味道,既摩登,也讓人感覺寧靜。原來藝術真的也是一種修為,誠哥的品味,精采。
第一位的精采事,即是2014年最精采的精采事,是我的聖誕晚餐。跟往年無異,聖誕節的節目,老早計劃好。但聖誕節前兩天,有人發短訊給我,打亂我的計劃。「聖誕節有沒有節目?如果沒有的話,我有節目給你。」強調,那是聖誕節前兩天。你可以話呢個人約得好急,或者約得好冇誠意,但係我覺得佢係心血來潮。

「我約咗人,但係為咗你,我可以推。」我就係咁答佢。就咁睇,你可能覺得佢係女人,唔係,佢係男人。如果係咁,會唔會葉朗程先係女人?都唔係,我係男人,佢係男人。咁點解會咁gay?可能我太仰慕佢。「冇乜特別,只係想見見你,當係一個家庭聚會。冇其他人,淨係得你,同我屋企人,喺我屋企。
就算大叫20萬次受寵若驚,都不足以形容我有幾咁受寵若驚。佢當我係屋企人,我感動到想喊。In fact,真係喊咗少少出嚟。

半年,他不是變得低調,而是直情消失了。傳媒在他家附近守候,見到他又如何,他甚麼都不說。如今,我竟然被邀到他家中吃飯,而且是在聖誕節,而且只有他家人,而且地點是他的家。所有的「而且」,令一向離慣地的葉朗程,也感到前所未有的離地。

他,好嗎?對於純屬八卦的人,佢好唔好都冇分別;對於恨他的人,關你乜嘢事呢?對於仍然支持他的人,他需要的,正是一份盡在不言中的默契,和信任。2014年,所有香港人都過得很精采;2015年,會更精采。

刊於蘋果日報,金融中心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