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非洲移民帶動 世界經濟新秩序

2015/7/1 — 10:00

【文:沙落;圖:香港電台】

「新移民」一詞本是中性,但在許多人眼中卻有著負面印象。搶資源、謀福利、拖垮經濟等,大概是很多人立時聯想到新移民所造成的相關社會問題,然而撇除文化衝突,在一些國際學者眼中,富冒險精神、創新、貢獻社會、推動經濟等才是與「新移民」匹配的形容詞。

非洲國家眾多,在世界各地經常會碰到跨國謀生的非裔移民。他們到各國做生意,期望改善生活。有些人希望儲夠錢回鄉買屋開舖頭,有些則希望攜同家眷移居外地,落地生根。這些非洲人在不同國家之間穿梭往來,而近年最多非洲人逗留的地方就是中國。這些非裔移民的路線改變,反映世界經濟格局將會有全新面貌,也意味着過往以歐洲為中心的思維,正逐步轉變。

廣告

魯魯說非洲人的膚色令中國人疑惑好奇,有些中國人會大力揉她的手,看膚色會否變白。

魯魯說非洲人的膚色令中國人疑惑好奇,有些中國人會大力揉她的手,看膚色會否變白。

廣告

非洲人移居中國的誘因

有見近年大量年輕非洲人選擇移居中國,荷蘭國營電視台走進位於廣州、住有25萬非洲人的社區,訪問數位來自非洲的移民,了解他們背後的故事。

丹尼爾和他的非裔同胞一樣,曾到過法國、越南、南韓、香港、澳門、新加坡等地謀生。現時在中國經商,當她看到大多商品都印有「中國製造」的標籤,便被潛在的商機吸引著,所以決定到中國經商。她形容中國是「世界的領頭羊,可說是世界第一」。這些非裔移民多純粹以經商心態來中國,所買賣的貨品多元化,有手機配件、汽車零件,電器和電視零件等。在中國做生意的非洲人,不會把賺得的資金留在中國,而是每日把現金寄回國,也會空運貨物回國轉售,不放棄任何賺錢的機會。單計尼日利亞僑民每日寄回國的現金便有二千至三千萬。因此也不難理解為何這麼多年輕的非洲人會移居中國。

除了被商機吸引,中國較西方寬鬆的移民政策,也增加了非洲人來中國的意欲。要申領中國簽証,只需拿着護照,填寫一頁表格,即日就可取得簽證,連資產和背景審查也不需要。相比歐洲和美國程序之繁複,選擇申請到中國大概是一條方便得多的路徑。這造就了許多非洲移民由西向東移,此消彼長,到歐洲的人數日漸減少,對正面對人口老化、勞動力不足的歐洲國家無疑是有負面影響。

非洲人要融入新環境之中,得依靠較他們早來的同胞,因此同胞之間的關係緊密。

非洲人要融入新環境之中,得依靠較他們早來的同胞,因此同胞之間的關係緊密。

中非關係千絲萬縷

中非之間在政、經上有著微妙的情誼。政治上,非洲不少地區,如坦桑尼亞和莫桑比克,都和中國有政治關係。中國亦很支持非洲的解放運動和反對種族隔離政策,甚至許多非洲政治運動的領袖都曾在中國求學,而在非洲投資的中國人也會替非洲人「搭橋」到中國,令馬達加斯加、利比亞等偏遠處地區的人,都有機會進入中國市場。一些人也形容非洲的現況和30年前中國有相似之處,因中國在國際間展示出有有別於西方的獨特的脫貧方式,可讓非洲引以為鑑。

曾撰寫《論後殖民地》一書的哲學家兼政治學家的阿克琉・曼波(Achille Mbemb),肯定了世界中心轉移的說法。他認為中國正計劃成為一個舉足輕重的國家,甚至想成為世界巨頭。為此,中國需要建立軍事、經濟和文化影響力,而非洲在這個計劃之中扮演着策略性的角色。

牛津大學馬丁學院院長伊恩戈爾丁指出,許多人都誤解移民是資源的掠奪者。

牛津大學馬丁學院院長伊恩戈爾丁指出,許多人都誤解移民是資源的掠奪者。

對移民的誤解

非裔移民如何改變國際經濟格局?原籍南非,曾任世界銀行副總裁,現時是牛津大學馬丁學院院長的伊恩・戈爾丁(Ian Goldin)指出大眾對移民的三大誤解:首先是只有「他者」才是移民的概念,因而把移民拒諸門外。但歷史證明像阿姆斯特丹此等傑出的城市其實都是拜歐洲的人口遷移,造就而成;第二,新移民在移居地得到的比他們付出的多,但其實不然。移民促進經濟生產、提供商品及服務、繳交稅款,所貢獻的比得到的社會保障多。再者,新移民引進的資金、技術和創意,往往為經濟發展提供動力。最佳的例證就是矽谷,人口遷移成就了不少新興企業和大公司,例如谷歌、雅虎和蘋果;第三,我們都會認定新移民就是窮困的人,威脅我們的生活方式和秩序。可是,窮人連基本生活都付擔不起,根本沒有能力移民。據戈爾丁所言,移民實際上可帶來經濟效益。

歐洲面對歐債危機和人口老化的問題,競爭力將會大為削弱。

歐洲面對歐債危機和人口老化的問題,競爭力將會大為削弱。

人口老化 迎來勞動力爭奪戰

隨著人類壽命變得愈來愈長,生育率下降,人均年齡中位數大幅上升(北非阿拉伯國家的人均年齡介乎21至22歲,歐洲超過30歲,日本是超過35歲) ,無論是專才還是非技術勞工在不久的將來也會成為爭奪對象。未來,擁有較龐大而年輕的勞動人口的國家,在國際間將會有更大的「話事權」。但歐洲現時面對歐債危機,同時要克服短期債務和失業問題,種種危機令人容易變得更保守,易產生仇外情緒,把問題歸究於移民身上。可預期的是移民政策將會進一步收緊。所以戈爾丁預料,到了2030年,當人口老化、勞動力萎縮的問題迫在眉睫時,歐洲定必會後知後覺,意識到非裔移民的重要性。他更預期非洲在大概十五年後,便會超越中國,成為世界上擁有最大的勞動人口的國家。

後殖民主義學者阿克琉曼波指,這個世界的未來已經不再是由西方人掌控。

後殖民主義學者阿克琉曼波指,這個世界的未來已經不再是由西方人掌控。

未來,離不開人口流動

世界政治、經濟即將迎來新面貌。若西方國家仍戀棧從前,將會被其他新興地區,如中國、印度、巴西和眾多非洲國家等趕上。但要解決此問題,還是離不開放寬人口政策。伊恩・戈爾丁便建議降低邊境管制,增加移民的吸引力,例如容許他們帶同退休金回國享用,還有放寬簽證和入境次數。其實歐洲國家早已以歐盟實驗過放寬邊境管制的影響,縱使在歐債危機下,也不會有很多歐洲人移民到另一個經濟較好的歐洲國家。或許在政策調整之餘,歐洲更需要調整心態,明白移民不是威脅,反而是經濟發展的動力。

一連六集的港台電視31外購紀錄節目《金錢國度》將以不同角度探討世界不同國家和社會階層與金錢的關係。本集【中非連繫】將於7月1日(星期三)晚上8時 30分於港台電視31播映,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有些非洲人不打算回國,更會在中國娶妻生子,落地生根。 

有些非洲人不打算回國,更會在中國娶妻生子,落地生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