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風險管理的基本框架(一)

2018/8/23 — 14:57

資料圖片,來源:Simon Rae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Simon Rae @Unsplash

世事難料,難料是因為世上絕大部分的事情都無完美訊息,只能以不完美的訊息加上推理進行預測。由於這無可避免的限制,真實結果往往和事前預測有偏差。偏差可大可小,而偏差可能引發的風險有多大就要看場景。舉例同你玩抽牌,得兩隻,抽到 J 前行 11 步,K 就 13 步,不確定性就只有兩步。風險大小就要看你身處什麼地方了,在公園玩唔使驚,距離懸崖邊 12 步玩就是生死之別。

不確定性所引發的風險有跡可循,相對易分析。較難的反而是如何評估不確定性有多大。要處理這個問題,風險管理要做兩件事:第一是分析訊息的質和量,第二就是建立有效制度來提升訊息的質量。這篇先談第一點,下週談第二點。

訊息的質量直接影響不確定性。質關乎可靠性,幫你判斷信邊部分、信幾多。量更難搞,要絞盡腦汁,推斷有多少事你是根本不知道你不知道的,在「斷估」這些 unknown unknown 會怎樣影響不確定性。

廣告

質較易評估。一般而言,可看可聽可摸的最可靠,跟着順序是驗證紀錄、確認、解釋、推論、宣稱。形式上書面比「得把口」好。權威性而言,除了講級數還要看獨立性:獨立第三方最好,跟住內部獨立部門,最尾是業務部門。還有,很多人忽略時間性:假如開咗六合彩之後我俾張紙仔你,話我一早已經寫低咗會開乜冧巴,你會唔會想X我?

現實當然沒有這麼簡單,下面分享三個真實例子:

廣告

1. 眼看未為真:未入金記之前我做過電腦 sales,知道運送電腦上大陸會把電腦拆開,貴嘢先放入貨櫃,機殼放最開,過關開櫃時就只見殼。為什麼我會知呢?因為曾經出大錯,誤把貴嘢放最開,一開櫃就瀨晒嘢無得救。(引用有心人歌詞,這「已是最直接的裸露」,看不明就算吧)

2. 圖表不作準:我賣完電腦賣基金,當時老闆叫我們推三隻基金,問佢點 sell,佢答搵同類型基金比較,做個圖表,試下唔同投資期:三個月、一年、三年,幾長無所謂,實搵到個期係我哋想推嘅基金跑贏。呢招 OK 好用!

3. 報表變垃圾:看進度表時,奇怪為何從未試過不依進度。出於好奇跟蹤流程,原來有人不負責任,把表交給初級同事做,同事不敢騷擾經理就問秘書,秘書誤會了就把原先的進度計畫告訴初級同事,所以永遠都不會跟不上進度。

量的問題是 unknown unknown。唔好意思講句,除了斷估,真的不知有什麼好方法。多數人都會加強收風網絡,和其他人trade料。又要一眼關七,留意同事小動作(偷笑、眨眼、O 嘴等等),然後想辦法 chok 佢哋爆料。仲會 lur 老細,希望佢過啲料給你。但這些都是「提升」訊息質量,並不是針對 unknown unknown。

斷估就是多觀察人性弱點,從而推斷他們行為背後的動機。要練習把廢話過濾,盡量以行為作準。我賣基金的老闆教落,一個人的行為就代表了他的一切,呢句我用到現在。

要練習留意盲點,例如查一件事,要習慣由頭追到尾,中間不能斷纜。斷纜包括真空,但更常見的是質的下降。例如大部分流程都有書面驗證紀錄,突然有個位只有電郵確認,就要索多兩索,聞下有無味。

我提倡「對人唔對事」,這背後是有邏輯的。認識一個人越耐,有關他的 unknown unknown 就越少。相反在單一事件中,看到聽到的部分往往佔事實的全部很少,unknown unknown 很多。所以我會以我對朋友和同事的認識作起點,去理解他們做的事情。忠誠的人表面上攻擊我,我會選擇相信當中有很多誤會。奸的人對我好,我會努力想像他有什麼企圖。

最後,做人做事都要合情合理,每一個人的時間和精力都好寶貴,上面分享的方法要用得其所。如果不分輕重,每件事都問都查,被你審的人頂你唔順,你被人打唔好賴我。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