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中心

金融中心

2019/5/27 - 15:58

餐廳攞籌 App 獲騰訊力撐ㅤTHE GULU:100% 香港研發ㅤ堅持本地化

外出用餐,除了預先訂座,不少人都會先用手機程式「㩒飛攞位」,減省在餐廳門外等候的時間。2014 年推出市場的手機程式 THE GULU,目前能遙控在 1,200 家食肆攞籌,當中包括美心集團旗下的酒樓餐廳,在市場上擁有領導地位。公司 2017 年獲騰訊(700)斥資逾 2,000 萬港元入股,並派出一人進入公司董事會。THE GULU 創辦人兼董事王仲俠指出,雙方理念接近,未來在業務上有不少合作空間。

王仲俠(Eric)接受專訪時透露,公司在 2017 年底進行第一輪融資,獲騰訊入股兩成,並派一人進入董事會,但拒絕披露作價和交易細節。

騰訊接受《金融中心》查詢時證實,騰訊是 THE GULU 母公司 Gorilla Group 投資者之一。公司註冊處的資料則顯示,Gorilla Group 在 2017 年 11 月底,獲一家名為 Camphor Tree Investment Limited 的公司斥資 300 萬美元(折合約 2,340 萬港元),購入公司 1,250 股優先股,佔公司擴大後股本兩成。以此推算,當時公司估值 1.17 億元。另一份資料則顯示,Gorilla Group 其中一名董事為楊寶樹,跟騰訊控股國際業務副總裁同名。

廣告

夥 WeChat 拓外賣自取

王仲俠指,當時有不少投資者有意入股 Gorilla Group,包括阿里巴巴和 Google,但最終選擇了騰訊,因為雙方理念相近,「他們是我們其中一個策略投資者,除了在金錢上的投入外,在功能上或平台上,也幫助了不少。」

雙方去年開始展開業務上的合作,例如在騰訊旗下的 WeChat Pay HK 頁面中,其中「飲食」一欄就是直接連接到 THE GULU 的系統,用家可以直接在手機落單「外賣自取」以及購買飲食優惠券,兩者均可以在程式中完成支付,「這方面,我們希望自己在(電子)錢包普及化上,能當其中一個能幫忙的角色。」

雖然獲內地資金入股,但王仲俠多次強調 THE GULU 很「本土」,是「百分之一百在香港研發(develop)。」他分享道,曾嘗試將科研部份工序跟內地公司合作,成本只需香港四分之一,但效果並不理想,「上次的經驗是,質量未如理想,回來又要『執多次』,時間對我們是很重要的。」最後不能節省時間亦省不到錢,並終止合作,研發、銷售全由香港目前 33 名僱員負責。

王仲俠分析,公司吸引到資金有興趣投資的原因,並不是技術門檻,「我們不是上太空的科技,用三至六個月,就能抄襲到……尤其是很多大公司,如騰訊、阿里,以他們的 development power(發展能力)不是小。」

他多次強調公司「貼地」是成功關鍵,「 很多在內地好成功的(公司),來到香港,等於我們到菲律賓或越南,也會水土不服,都需要本地化……我們是一家香港公司,所以我們本地化得比較快,而且我們的『貼地性』較強,我覺得是這個因素,令我們繼續是今日的市場領導(market leader)。」

未收支平衡ㅤ無洽新融資

公司於 2011 年成立,程式在 2014 年推出市場。王仲俠坦言,目前仍未達到收支平衡,「很多大公司,如 Tesla 未收支平衡,美團(3690)仍在蝕很多錢,是否要收支平衡呢?並不是我們優先處理的事情。」

至於會否引入第二輪融資,王仲俠指出,目前並沒有積極引入,亦未有相關的洽談,但坦言不少資金也表示有興趣,「我們今天不是需要拿很多錢去『谷大』我們公司,而是尋找真正的協同效應,一些新拍檔,是否能在策略上幫忙。這方面,比錢更加重要。」至於會否上市,王仲俠多次強調目前未有計劃。  

拓新戰線ㅤ賣餐券邨巴車票

「裝你個 App 好易,但鏟你個 App 更快啦。」THE GULU 創辦人兼董事王仲俠表示,要經常提醒自己,App 要實在和貼地。

THE GULU 以「㩒飛」的功能,成功進入大眾手機,目前有大約 100 萬註冊用戶。食客免費安裝,公司的收入來自食肆,每家食肆按情況支付 0 至 3,000 元月費,共與 1,200 家店舖合作,為目前主要收入來源。

助食肆吸回頭客

在「㩒飛業務」以外,亦開始引入新功能。公司在三個月前推出「升升券」,運作類似結婚餅卡,食客以較低的價錢在 App 上買入數張「飲食券」,例如「1+4」,合共 5 張。第一張可以作即時消費用,其他 4 張則需 24 小時後才可以使用。食肆可以因此先鎖定部份收入,亦可以吸引消費者再度光顧。

但王仲俠分享道,初時要游說商戶賣優惠券並不容易,「那 5 元的折扣是食肆出的,他們會問,我為甚麼要少收幾元呢……你問問我的同事,我同其中一家洽談時,差點要『食玻璃』。」不過經過多番游說,而食肆既能鎖定現金流,又能吸引顧客回頭,已吸引到不少店舖參與。其中茶餐廳翠河的餐券,就在不足四個月內賣出逾 2,000 套,本月中開始又出售 Haagen-Dazs 雪糕券,而 THE GULU 則在銷售中獲佣金。

另一個增長來自線上銷售,THE GULU 半年前開始經營「外賣自取」業務,顧客在程式上落單,THE GULU 會先代為收款,以月結形式跟商戶結賬,並收取 10% 以內的分成。王仲俠透露,「這方面增長好快,每個月有 10 至 20% 增長。」

THE GULU 今年內將衝出飲食市場,開拓新戰線。王仲俠稱,實時排隊技術可用於很多不同方面,例如不少私人屋苑都有邨巴服務,他們已跟一個發展商達成協議,讓發展商旗下屋苑的住客,可以透過他們的程式買邨巴車票,同時亦可以透過程式繳交管理費,預計今年內可以推出市場。


✽ㅤ✽ㅤ✽

擁千億現金ㅤ騰訊投資逾 700 公司

騰訊(700)截至今年 3 月底,坐擁 1,096 億元(人民幣,下同) 現金,並於近年積極投資不同公司。騰訊 2018 年的年報資料顯示,合共投資了超過700家公司,當中超過 100 家公司的估值,每家均是超過 10 億美元,其中 60 家是已上市的公司。

伺機將投資變現

騰訊期內投資組合涉 3,691 億元,同比上升 34%,來自投資組合的回報約 172 億元。而最新公佈的首季業績則指出,分佔聯營公司及合營公司的虧損為 29 億元,同比升 8 倍。

騰訊指,「集團管理投資組合的主要目標是加強我們在核心業務的領先地位,並為我們在不同行業的『連接』策略提供補充,特別是社交及數字內容、O2O 與智慧零售方面。」公司又指,在市場時機適合時亦將尋求機會,將部份現有投資變現。

 

原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