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家庭真的面對財務挑戰?

2016/11/25 — 12:31

Kenter Leung / flickr

Kenter Leung / flickr

拍拖最忌搵錯對象表錯情,做研究最忌用錯數據結錯論。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早前發佈了研究簡報,當中的「基層家庭處於負儲蓄狀態」確實吸引眼球。簡報中嘗試引用數據,解釋家庭儲蓄狀況,計算方法為收入減開支。

整整十數頁簡報,訊息簡單直接,但個人認為其計算忽略了五個重要考慮,而這些考慮並未在文件中被提及,因此我嘗試整理出以下的討論。

討論一:研究中以「收入減開支」的方法,便可扣除所有開支,從而得出「未用收入」嗎?

廣告

根據五年一次的住戶開支統計,食品及住屋確實佔開支最多,不過大家有沒有想過,住屋開支不是真實開支呢?假設你是未供完樓的業主,住屋開支包括按揭嗎?是不包括的,因為概念上按揭屬投資成分,租金才是消費開支。即是業主不會有住屋開支?有的,因為統計處會假設所住的地方是租住,以租金等值法估計你要支付的租金。所以,住屋開支並不是真實開支。

討論二:假設住屋是真實開支,把不同收入水平分開研究,該沒問題吧?

廣告

有問題,問題在於只是考慮不同收入水平,但沒有考慮不同房屋類型。研究開首都有分開私人房屋及公屋住戶描述消費模式,但後來計算收入減開支時,卻沒有這回事。試想想,同一收入水平的私人房屋與公屋住戶,他們的開支可以相提並論嗎?既然統計處應研究組要求,提供沒有公佈的「按收入分佈」的開支數字,應該亦可以提供沒有公佈的「按房屋類型再按收入分佈」的開支數字。

討論三:再假設已按房屋類型劃分,「收入減開支」,方法沒錯了吧?

可圈可點,因為文件中計算收入時,採用的是中位值 (mid-point) 但不是中位數 (median) 。分別在哪?以 11,000 至 16,000 元的收入組別為例,中位值 13,500 元就是這個範圍的中間。不過我們慣常使用中位數,即有一半人高過、亦有一半人低過此數,用來描述收入水平較適合,為何不用平均數?因為平均數可以被極低或極高的數據使其傾斜。這是分佈的問題,即是我們不知道有幾多住戶高於 13,500 元,如果大部份住戶都貼近 16,000 元,便不會出現負儲蓄的情況。

討論四﹕再假設住戶收入為中位數,「收入減開支」,再沒有錯吧?

還未算正確,收入為中位數,開支為平均數,收入減開支,即是中位數減平均數。甚麼時候可以呢?當數據的分佈出現平均數等如中位數時,便可這樣計算,簡單來說,至少分佈都要左右對稱。因為可能大部份住戶的開支都不算高,只是被少部份偏高的住戶開支影響,拉高其平均開支。換句話說,可能負儲蓄的住戶只是很少很少的部份。

討論五:再假設收入與開支可以相減,文件中提到「隱性開支」可能令不錯的儲蓄水平大幅下降,真的嗎?

半真半假,因為有「隱性開支」,自然就有「隱性收入」。舉兩個簡單的例子,基於利益原故,本身享有社會福利的低收入住戶,會有其誘因報細數。又或者賺外快收現金的收入,僱主及員工如果沒有報稅,住戶所報的收入自然比實際上低。按其研究組的邏輯,「隱性收入」可能令較差的儲蓄水平大幅提升。

總結以上論點,究竟今日住戶的儲蓄水平是好是差?未能告訴大家,因為現階段已公開的數據不足以計算出結果,個人認為沒有必要向市民發放過份樂觀或悲觀的訊息。

忽然間想起,扶貧委員會正分析住戶開支的情況,年底前發表報告,嘗試從開支的角度去分析貧窮問題,未知道會否考慮以上論點,做一份更全面而正確的研究呢?

做研究應該要有做學問的風骨,不是少年詩人,自然不會為賦新辭強說愁;沒有政治包袱,自然沒有人為做研究強說憂。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