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治式金融」自毀長城?

2018/10/25 — 18:37

中環銀行區(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中環銀行區(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創業是失敗率極高的遊戲,為甚麼還是這麼多人樂此不疲?除了不願意逗低人工做打工仔之外,政府的「支持」必不可少。

政府年間比較想做好青年問題,大家都 feel 到;同一時間,政府又想做好創業、科網之類的東西,大家又 feel 到的。這兩回事相互有很多交集之處,青年人和創業是兩個可以互補,而且有 synergy 的項目,做好後者,可以幫到前者。不過,政府的本質是官僚,創業的本質是求變,兩樣東西根本就唔夾,除了做水喉科水之外,政府在創業生態能做的、可做的、識做的不會太多。

搵政府科水,首先是要朝中有人,家庭成分良好,不過也「有辣有唔辣」。由於政府要威、要交貨,所以搵政府錢的創業家,就要逼著幫政府做公關、出席活動,成為馬戲團中的動物到處做 show。創業家要搵政府水,已反映項目本身有困難,仲要到處做公關,心有旁騖就更難做好本業。

廣告

當然,創業過程中會識到一些人脈,但這類人脈是否有用、人家又會否看上你,就難說得很。如果你預期自己本業做唔到,最後「賣身」畀政府,可能是另一條出路。

常穿梭香港、台灣兩地的渾水,香港的各方面都會跟台灣做比較,不論政治、創業、對中國的觀感,還是其他等。我很記得一句台灣的競選口號,叫「今日香港,明日台灣」,聽得香港人慚愧,台灣人汗顏。如果講創業文化,台灣不會輸給香港,不過,台灣創業文化好,不代表創投文化一樣好。如果細看台灣講創投的刊物和資料,間中會發現他們創業比香港更常面對資金問題,找不到天使投資者或創投基金入股。創業問題是關於生意營運,創投卻是另一回事,不止項目要做得好,也涉及金融和項目融資。香港的金融比台灣強太多,所以香港的創投生態沒有差太遠。只是,若香港再堅持人治式的金融監管,等同自毀長城,跑輸台灣也不抵可憐。

廣告

台灣常見的項目集資方式包括群眾募資、創櫃板、興櫃、上市上櫃等,「上櫃」是香港少用的字眼,跟美國的場外交易(over-the-counter)不盡相似,比較像上市前期的私人配售(private placement),股東沒有公開市場轉讓股份,但可按協議方式轉讓。

至於創櫃板,概念上跟中國的「新三板」,香港的「創新板」類似。要幫投資者 exit 做創投,首先要從投資者角度出發,創業家可以花大半生去經營同一事業;但投資者不會,投資者講回報率,也講回本期,所以投資者要考慮「exit」,這種出發點的不同,有時會令創業家跟投資者睇法不一致。事實上,兩岸三地都面對一個問題,就係如何幫投資者 exit。不過,兩岸三地都有同一個迷信,就係覺得開多一些新板,就會令投資更易 exit。

幫投資者 exit,調轉去睇,就是要找人去接貨。接貨這個字不好聽,因為聽起上來有點巧取豪奪的感覺,不過,事情的本質就是這樣。如果要在金融層面做好創投生態,首先要有大的流通量去承接沽壓。要有大的流通量,就是要 deregulation,以及減少人治,容許游資自由出入,不停炒炒賣賣。

法規以外,創投也有文化差異。一般基金分成 GP 和 LP,大致可以分別理解為「管理人」和「金主」,先概念上接受這個定義吧。基金不論是在二級市場做對沖炒來炒去,還是做創投的基金,大體都是這個結構。

管理人和金主之間往往有信任問題,因為在管理人眼中,基金的錢是 OPM,即是 other’s people money,任自己舞高舞低都不會傷入肉。經濟學叫這做「principal-agent problem」。內地人對於投資項目非常熱衷,有時基金投完,管理人也會自己投一點,甚至融資的 SPA(正式認購協議)會有一些 clause 寫明要管理人和基金領投,其他投資者才會跟投,以化解 principal-agent problem 產生的信任問題。香港不同,基金分析員和管理人只會很機械地做估值,甚少出手跟投。

渾水《暗黑金融學》

渾水《暗黑金融學》

暗黑金融學
作者:渾水
ISBN:9789888395910
出版日期:2018 年 9 月

Startup 上市需過五關斬六將,除了本業外,上市前後都要面對複雜的資本操作和金融問題;「毛記」上市有「七宗罪」,「盈利測試僅過關」、「輕資產」……最終仍能上市,原因究竟為何?共享創投在港遇強大阻力,擺平既得利益者乃它們的當務之急,渾水與你深入淺出,了解箇中故事來龍去脈!

24 歲成為香港最年輕上巿公司執董的渾水,繼暢銷著作《殼股財技》詳細分析炒殼的硬技術後,再於新作揭示香港金融圈的暗黑潛規則,並以殼股及其他上市公司的最新例子,使你通曉其中之財技套路,掌握對應的心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