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A股做空之天魔現原形

2015/8/3 — 10:52

A股自6月12日起的為時近一個月的股災是新中國自有股市以來前所未見的罕見之災。股災爆發期間,各種陰謀論,謠言,段子鋪天蓋地:有說這是美國在和China打currency war,有說這是高盛,摩根斯坦利,索羅斯和格羅斯這些華爾街大鱷在做空A股,還有說這是保守派向改革派發起的financial war。

作為一個經濟學者,我能把握的就是數據,而陰謀論這種天書除了天馬行空的想象力之外,又有多少可以用來做經濟決策,或投資決策中生死判斷之依據?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如果我們連敵人都不知道是誰,還有勝利的把握嗎?

我於是在數據中挖掘線索:

廣告

股災爆發前,兩融餘額突破2萬億,場外配資規模約2萬億,炒股的產業資本約4萬億(黃光裕曾經就是叱咤股海的產業資本家),銀行理財產品入市約1萬億,杠桿資金總計9萬億。中國股市刨掉國有企業非流通股,真實的流通市值不超過40萬億,杠桿資金和流動市值之比為22.5%,這就是中國股市的杠桿率。在暴利的誘惑之下,人們往往加大了對債務杠桿的需求。我看到身邊有些人向親朋舉債,向P2P融資平台舉債,然後舉債購買證券,又在此基礎上融資融券,一派借上加借,杠桿上加杠桿的恐怖景象。我還讀到了一個關於傘型信托的研報,傘形信托機構最高可按1:9進行杠桿配資,所有交易子賬戶由恒生Homs系統管理,其雖沒有固定辦公場所、沒有牌照、不受監管,但卻可實現幾乎所有券商功能。傘形信托用技術完全規避了券商和監管部門。中國的金融創新令我深深震撼。次貸危機後美國國會金融危機調查委員會的一個結論就是,金融創新最大的風險就是監管制度,人才,和資源配置的缺失。監管制度和技術是金融創新的基礎設施。道路修的不好,再高級的跑車也跑不起來。道路就是基礎設施,跑車就是創新。中國的監管弱勢也是暴漲暴跌模式的一個重要原因。

還有一個被忽視的原因。為了防止金融震蕩,中國一直對國外資金嚴加設防,所謂的熱錢(Hot Money),我認為最大的風險在別處,是熱人(Hot financial talents),指那些可以通過制造金融波動和套利量化模型牟取暴利的金融人才。

廣告

中國一直對熱錢防範有加,是因為學術界一致公認熱錢是造成金融體系傾向崩潰的一個重要原因,我自己也對熱錢研究了很多。前一陣子突然想到,經濟學講四大生產要素:土地,資本,勞動力,和企業家,除了土地之外,其他三大生產要素都是可以在全球範圍內流動的,那麽當引起金融系統不穩定的時候,我們為什麽只防範資本(Hot Money)的流動呢?其實引起金融系統不穩定的金融人才(Hot Financial Talents)的流動才是最危險的。因此我大膽提出了熱人(Hot Financial Talents)這個理論,靠金融震蕩套利的金融人才資產的流動將比熱錢的流動更能沖擊新興市場的金融穩定。我讀到的資料顯示,西方高頻交易和寬客人才流入中國的速度在加快。這些熱人和中國的配資機構聯手完全可以制造出完美風暴。這一點沒人重視。

這次暴跌,股票現貨市場和期貨市場的走勢揭示出這樣一批高端量化金融人才正在其中。配資規模2萬億,這些配資機構面臨現貨爆倉的風險,需要利用做空股指期貨套保對沖,但是成本要小,效果要好,需要非常高端的量化模型人才操作,這種人才中國不多,因此配資機構的資本完全有必要和世界水準的量化模型人才結合。這一點幾乎沒人想到。從技術上講,配資機構的證券賬戶下面的子賬戶(分屬各配資客)由恒生Homs系統統一管理,所有交易數據和持倉數據形成大數據,這些大數據可以源源不斷的餵進寬客數學模型,寬客可以在股指期貨市場作出完美迅速的反應。

配資客先期投機中小創,後期中小創泡沫太高,配資機構又引導他們開始進藍籌。現貨多頭泡沫起來了,又積累了砸大盤的大量籌碼,配合股指期貨做空,一場完美風暴形成了。2萬億的配資盤應該是花了8個月左右時間完成這一布局。政府嚴查配資杠桿成為他們發動總攻的導火索。

7月8日空方賣出中石油大單價值40.5億,賣出中國平安大單價值118.4億。這麽駭人聽聞的實力,有人會說這不是華爾街大鱷,不是某派梟雄怎麽可能?其實我們不知道天書背後的邏輯,但數據是兩萬億的配資盤,所有配資客都是籌碼。數據不是天書,也不會撒謊。

可以說中國政府要維護金融穩定,未來將面對比Hot Money更加危險的Hot Financial Talents的沖擊。對手很強大。這要求中國需要向美國取經,學會如何監管這樣一批金融天才。

由於信息的嚴重不對稱,杠桿極高,監管缺失,熱人流入加快,中國股市未來寬幅震蕩將成為新常態。這就是股災所揭示的陽謀。”

在7月7日發表於聯合早報的《中國罕見股災背後的陽謀》一文中,我做出了讓主流媒體和磚家驚訝的判斷,這次A股做空之禍的真兇是國內金融機構加上他們的海外熱人雇傭軍。

結果8月1日我的預測判斷被《每日財經新聞》的一個重磅報道《證監會限制交易的賬戶大揭秘:國際對沖基金身影隱現?》所證實:中信證券聯手西方頂級量化交易對沖基金(熱人軍團)Citadel設立貿易公司為殼,一起做空A股。另外,暴風科技的大股東是青島金石,金石投資是大股東,背後是中信。被查的海外對沖基金司度貿易背後是金石投資,後面又是中信證券,救市還是中信證券挑頭。熱人理論不再是一個學術假說,而被殘酷的現實證實。

沽空本身並無問題,在自由的金融市場裏大家都習以為常,或套保,或投機套利。但是,中信坑殺國人之做法絕不遜於華爾街之狼,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前事不忘後事之師,2015年1月19日的中國股市千股跌停,正是中信公開唱多自家股票,但背地裏卻在2級市場將股價炒高近35元人民幣,而後套現一百多億元,結果其一轉身便在港股接回股價22元港幣的自家H股,力賺200多億,並且一股未少,如此熱辣狠毒的做法,連華爾街之狼也自嘆弗如。

當微博上鼎鼎有名的海外熱人貝樂斯嘲笑國家查做空查到貿易公司去時,我和他做了交流,得到的卻是他和他的鐵粉的謾罵。把這幫人當中國人因而深感背叛之痛,其實是自作多情。

來自美國的洋人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吃自己人的人肉不吐骨頭的自己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