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Hashtag of 2017: 本地消費

2017/2/3 — 10:14

Mitch Altman / flickr

Mitch Altman / flickr

雞年新開始,有兩個小小的希望,第一,希望特首候選人可以重視「本地消費」四個字,第二,希望打開報紙見到相關的評論不再老調重彈。

再有心的說話講得多都會變成廢話,就如「得閒飲茶」一樣。由 2015 說到 2017 ,「消費模式轉變」及「加強本地消費」講足差不多兩年,再有意思也變得陳腔濫調,在市場評論或官員講話中,要找出這兩句萬能 key 已經無難度,遲下還有可能氾濫成 hashtag of 2017 。

早前署理財爺陳家強指出內需對經濟穩定很重要,但究竟有幾重要呢﹖踏入 2 月,仍未見特首參選人對本地消費有實質的着墨,只見有家庭主婦率先教大家做個精明的消費者,幾急都好,去廁所一定要用廁紙,紙巾 no way 。

廣告

大人有大量,識唔識買廁紙,都係得啖笑,老實講, I don’t care 。個人一直關注的是本地消費的重要性,早於兩年前零售市道轉差開始,已經屢次撰文表達個人看法。從「旅客下跌」談到「放眼世界」,從「零售無情」談到「重新定位」,從「就業問題」談到「小病是福」,從「旅客消費模式」談到「本地消費力」。

廣告

近年經濟問題   本地因素居多

從圖中可見,對 2016 年的經濟增長,私人消費開支 (PCE) 的帶動少於1個百分點,消費貢獻如此低,過去廿年亦曾出現在 1998-99 、 2001-03 及 2008-09 ,不過情況有異。

簡單地看, 1998-99 、 2001 及 2008-09 主要因為金融風暴、 911 事件及金融海嘯,屬於環球的因素,可以見到出口對經濟為負貢獻﹔而 2003 則主要因為 SARS ,屬於本地的因素,出口對經濟有正的帶動。同樣地,近來的經濟問題,似乎是本地因素居多。

零售市道轉弱,不只是旅客消費模式轉變,香港人的消費模式亦有所轉變。經濟環境不明朗,自然應使得使,飲食方面特別明顯,快餐店的營業額增長近年都高於其他類型餐廳。縱使同期的住戶收入有所增加,基於消費信心問題,都會謹慎消費,甚或覺得未來會再減價,自然會延遲消費,耐用品特別傷。以上種種,都是近年的本地因素。

港人消費力   會被外地消化

留意返,今日的問題已經不只是香港人的消費力,而是香港人有幾願意在香港消費。 PCE 增長只是煙幕,受益的不一定是本港市場。 PCE 可分拆為香港人在本港及外地的消費,自 2015 年起,港人在外地的消費明顯有較高增長,未來加息後,港元相對其他貨幣只會持續地強,吸引港人外遊並在外消費。若趨勢持續,儘管港人有高的消費力,也會同時被外地市場消化,這亦需要注意的。

事實上,相比金融海嘯前,海嘯後的環球經濟持續處於低增長。未來一年,歐美地緣政治及中美關係仍存在太多的不確定性,經濟增長還要靠本地消費。

前財爺薯片叔叔並未發表政綱,不過之前他曾重提當年派錢可刺激本地消費,若曾俊華成功當選,究竟未來又會否派錢呢﹖新財爺陳茂波早前亦表示預算案的紓緩措施將有助刺激內需。雖然兩位的作風看似南轅北轍,但刺激本地消費的方向表面看似乎一致。

本地消費回復動力   政府不需做太多

但要本地消費回復動力,始終需要時間讓市場調節,其一,店舖及食肆的種類及價位調整到較大眾化的水平,其二,消費者對減價的預期消退。

經過差不多兩年,大家見到愈來愈多大眾化的店舖及商場,這就是市場的自動調節。相信 2017 年會繼續調整,而延遲的消費力亦會隨着減價預期消退而釋放。順帶一提,雖然消費信心一直與財富效應相關,但透過減辣刺激樓市從而帶動財富效應,只會加深另一個社會矛盾,這方法不值得支持。

政府不需要做太多,派錢亦不見得是個好方法,只會令市民短期內買貴咗而不是買多咗,「派錢」消化過後,一切還原基本步。今時今日,有八達通卡不一定懂得入閘,都要靠助手﹔市民有錢亦不一定願意消費,還要靠市場的無形之手。

備註﹕出口包括服務出口,即旅客消費, 2015 年的出口負貢獻與旅客消費有關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