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圖輯】在脆弱處,才最容易找著堅強

2015/8/24 — 10:30

「若要表現脆弱,陶瓷這媒介是最合適的。」巨年藝廊創辦人趙素蘭道。作為巨年藝廊擁有實體空間後首個舉辦的展覽,「花與陶說」可謂一切的開始,刻劃著陶瓷脆弱的本質。參展藝術家陳慕晶、李韻儀、陳淑霞及陳韞麗,皆為本地女性,展出作品以陶瓷為主。她們以花為題,透過創作,向世界傾訴女性的纖巧、柔韌。陶瓷脆弱而珍貴的特質,似與女性的敏感、細膩相連;而柔軟且美麗的花朵,本來就常用作象徵女性。題材、作者、媒介,皆緊密相繫。

難得的是,連作品的語言和內容,皆如斯脆弱而細緻。「這些作品,最觸動我的是它們溫柔的內在。當中縱有不少傷痛,卻運用著纖巧的表達方式。」像陳慕晶,以陶泥模擬路邊小花的輪廓,寫實描畫出她們在殘酷世界裡,縱然柔弱無助,仍承受著污泥濺面,堅毅茁長。而陳淑霞,則想到林間翩翩起舞的群蝶,彷彿是聽花細語的對象,遂以骨瓷形塑出一片片薄得透光的蝶翅,在兩邊輕輕印上細碎的喱士花紋,編織漫天蝶影。

「而感動我的,還有她們對一件事的專注、執著和堅持。」如李韻儀,用雙手造出了一顆淌血的心。心由一小塊、一小塊的陶泥片組成,每一片都是在前一片乾透之前,輕柔地黏上的。每一片濕潤到變乾的時間,都需要一天;似乎有一顆淌血的心,正靜待日月流逝。遠觀陳韞麗的畫作,總以為那是由喱士花布拼貼而成的;然而靠近端詳,卻可見條條細線皆以一筆一劃描繪。每一幅成品,都需花盡心神,見証歲月洗禮:「這是很值得感動的一件事。」趙素蘭說。

廣告

這些展品外表縱然脆弱、精細,卻暗地裡柔中帶剛;剛強處,在於醞藏著耐力與韌性——大概就像每一位女子吧。殘酷社會中,加諸於女性的標籤與要求甚多,她們仍非社會上處優一群。活於邊緣的女子,更需承受著沉痛傷害,背著傷痕纍纍的身軀,尋覓能表現自己的罅隙。唯有於柔軟的身內,安放一顆堅強的心靈,才能讓她們活過來。可能就因如此吧?唯有在脆弱的角落,才最容易找著令人感動的堅強。

 

廣告

--

「花語陶說」

展期:即日至 9 月 13 日
地點:巨年藝廊(香港上環新街15A號地下)
辦公時間:星期二及日 中午12時至下午6時;星期三至六 中午12時至下午8時;星期一休息
查詢電話:2549 4011
電郵:[email protected]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