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界東北大草原

2015/4/16 — 19:06

日落時份,來到東北鄉間走一轉,發現到處仍保留著殘舊瓦頂屋,又有一些農田和山墳,雖然亦有不少新式平房,但村內依然寧靜簡約,出入的村民都友善可親,被問路時笑面迎人,如此種種的古樸環境和人情味道,在這個過度發展的城市,實在珍貴罕有。

沿柏油路向荒癈田野走去,經過墳墓前的避雨亭,頭上樹木參天,滿目林蔭蔽日,好像是護村的風水林,再往前走可看到深圳的摩天大樓露出塔尖,似乎遙遙覬覦著這片平靜的土壤。

面前被火燒焦了的山頭,安置著一個個排列整齊的靈位,沒有給人可怕感覺,反而讓人想起鄉情舊事。忽然左邊有些耀眼的東西閃閃生輝,展目是一大片金黃的芒草,就像大東山上的禾穗,近看一點卻發現不是芒草,而是一列列的白茅草,即是可煮涼茶的茅根,鋪天蓋地把整個山谷都填滿,幅員之廣足有十個大球場,縱橫交錯的阡陌上,小草隨風搖曳,有如海上波浪翻騰不斷,當斜陽徐徐下降,慷慨地把草坡添上一件金衣,又把天空雲彩染得通紅,此時此刻的絢麗情景,令人畢生難忘。

廣告

回家後查看東北發展地圖,靜默了一會,原來這個廣闊的草場,已被納入發展範圍,意味著當中的每一棵樹、每一根草、每一朵花,將被推土機夷為平地,埋葬在豪宅華庭的地基裡土。鏡頭只能讓影像留在記憶,現實世界卻把舊事舊物清洗抹掉,好像從沒存在過。

廣告

我們的香港,還剩多少個大草原?

 

流浪攝專頁流浪攝網誌

流浪攝電郵:[email protecte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