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灰暗添上色彩 裁判法院的新生

2015/11/2 — 10:00

「生不入官門,死不入地獄。」自古至今,我們對於仲裁始終保留著避之則吉的情意結,非不得意,也不願踏進法院。法院,即使富有建築特色,進出的人又有多少會注意設計本身的美?

位於深水埗的北九龍裁判法院 1960 年落成,大樓主體著重幾何對稱,樓梯則混合意大利特色,欄杆又採用希臘風格圖案作裝飾,是少數保留下來的戰後新古典建築。一直處理九龍區案件直到 2005 年完成歷史任務,空置兩年之後,大樓以「活化歷史建築伙伴計劃」交託於薩凡納藝術設計大學 (SCAD),翻新活化成為創意基地。

服務司法機構超過半世紀,誰想到今天法院裡可以打乒乓球,羈留室中可以上課? 法官們大概也想不到,昔日的飯堂成了藝廊,變成學生倚窗寫生的好地方?

廣告

SCAD 接手之後,在復修活化方面下了相當的功夫,叫柚木地板、花崗岩地台,以至木製傢俬都得以回復原貌,外牆的麻石在太陽照耀下,還是會閃閃發光。SCAD 更因這次活化項目,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區文物古蹟保護獎。

SCAD 搬進法院五年,保留原建築的法庭、羈留室等部分以外,也引進了電腦室、音效室、綠幕攝影棚,甚至將法庭改裝成演講廳。大樓主要作教學用途,羈留室、圖書館和藝廊均會對外開放,而學院亦會定期舉辦開放日,讓有興趣入學者率先體驗校園風味之餘,一般公眾也可以從歷史古蹟的角度,欣賞建築美學。

廣告

法院,象徵判決,以懲罰阻止人們作惡;學院,則是教育,以鼓勵誘導人們行善。隨著 SCAD 遷入,北九龍裁判法院改變的,不光是實際用途,也是建築象徵的意義。從法院到學院,建築背後的機制 (institution) 由消極轉向積極,擁抱發揮人性的光明。

昨天的北九龍裁判法院,今天的薩凡納藝術設計大學,我們在建築裡面見到舊日的痕跡,添加了藝術的點綴。冰冷的場所,引入了明亮和色彩。大樓的新生不止於古蹟得以保留,還激活了空間的想像。

--

想堂堂皇皇「入官門」參觀原裝羈留室和法庭:https://goo.gl/gEsAMj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