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蔡子強爆 seed 叫年輕人起身 港大女生站台潸然

2016/6/5 — 13:13

【文、攝:朝雲】

六四晚會的人數,明顯比往年疏落,進出容易許多;惟較過去經驗,年輕面孔亦略比從前為多。

蔡子強站台發言,先交代自己在中大讀書教書,當過中大學生會長,「但係今晚,我選擇嚟維園,而唔係返中大!」

廣告

「我係一個教師,我鐘意同年青人係埋一齊。我今晚選擇嚟維園,因為我相信,有更多年青人係度!所以希望在座的年輕人,能夠企係身!揮動手上燭光。」

維園全場聳動。本來「行禮如儀」的悼念,出現意想不到的高潮。眾多青年響應站立。

廣告

「我好希望校園入面嘅同學見到。依度見到年輕人,見到民心嘅向背,究竟係點樣!」

接下來發言的女生,是港大社工系學生唐曉昕。蔡籲群眾鼓掌予所有來維園的年輕人,唐即潸然。

她哽咽地說:「港大學生會言論唔代表我,亦唔完全代表依一代年青人。我選擇嚟依度,係因為學術討論,幾時都可以做。但對於六四,中共屠城,依個控訴一定要係今晚!」

「唔少人認為,基於身份認同,我地係香港人,唔係中國人,所以就唔嚟維園,或者可以停止悼念。但於我地而言,依個係正義與人道嘅問題,所以今日我堅持到維園。」

「好多年輕人和朋友同我講,佢會嚟維園,正正因為有啲年青人話,可以停止悼念。所以今日有好多年輕人,雖然代表唔到所有人,亦代表到一種聲音--我地唔會忘記歷史事實。」

「悼念可以有好多形式。廿七年嚟,好多市民選擇點起燭光,悼念民主烈士。各大學生會舉辦論壇,我地相當尊重。」

「港大選擇一分鐘的默哀,形式不同,但都係悼念。我地組織(大專政改關注組)則希望連結過去、現在、未來。」

「我地認為係悼念以外,有更加多嘅行動。我地諗法未必同支聯會一樣,但我地比較相信自己組織起來的力量。我地唔認同建立唔到自己勢力,就要去拆毀人地嘅台。我地大專政關會遊行到中聯辦,以直接行動聲討屠夫政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