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代 M 巾英雄

2015/3/26 — 16:09

幾乎每位曾在4As廣告公司工作的廣告男,都有一次處男下海的經歷。堂堂一個大男人,被人老點去做M巾廣告,情形好比幫女友落街買M巾,拿著一包巾,左閃右避,好鬼尷尬。

作為一個從未M過的男人,對著過百款巾,看著什麼一秒瞬吸、零感特薄、保證零側漏等賣點,猶如在解讀外星人講話,還要為M巾找新亮點,簡直令人沮喪。作為廣告男,惟一可以做,就是問女人。我打趣的對被委以重任的廣告男說:「你不如親身試用下,咁咪搵到賣點囉!」他瞪大眼睛怒睥著我說:「玩到咁大?仲駛出黎行!」反應之大,猶如被人閹割。

廣告

當然啦,廣告男都是打份工,又何須如此認真? 不過,在印度,就有一男子,為了研發M巾,親身披甲上陣,自己試用M巾。「咪住先,M巾周街到係,點解個男人要走去研發M巾?」 若然你這樣問,那是因為你生在福中不知福。

在發展中國家如印度、孟加拉、尼泊爾、肯雅、危地馬拉等村落,很多女性不知M巾為何物,即使知道,也沒錢買; 單在烏干達,便有85%女性從沒用過M巾。她們在「唔方便」的日子,惟有起用舊布,從舊衣服、舊毛毯或舊抹布,扯下一塊,當作M巾。在水源不足、廁所欠缺的情況下,一塊浸滿血的布,可以用上一整天。在偏遠的低窪地區,一旦遇上水浸日子,她們更會因為擔心沒法上廁所清潔M布,惟有「打孖上」,用上厚甸甸的兩重舊布,頂得上一兩天。

廣告

「唔係呀!一條巾用兩日? 冇病呀?」不要以為這是「千奇百趣」中駭人聽聞的故事,對於孟加拉村落婦女來說卻是等閒事,相信不少姐姐妹妹讀到這裡,都會暗暗驚呼一句Oh My God!

這還不夠慘,她們深信「M到」是不吉利,女人因而要匿埋清洗血布,還要謝絕一切社交活動。 若然是回教徒,女性在不潔的日子,更被禁止誦讀可蘭經和祈禱,以免褻瀆神明。早年一份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報告便載有一段真人真事:一名十一歲孟加拉少女,深怕被人發現清潔M布,躲在叢林把血布清洗晾乾,怎料一隻毒蟲走進布中,翌日她取布再用,結果感染惡疾死亡。因為對M的無知、恐懼、避忌,每年便有不少女性,被M苦苦拆騰,甚至染上怪病,賠上性命。

話說回來,那位潛心鑽研M巾的印度男,令他忽發奇想的,是他太太。他發現太太不時鬼鬼祟祟匿埋一角清潔骯髒血布。他問太太為何不用M巾,太太說太貴了。就在那刻,他立下大志,為太太,也為天下女人,研發窮人恩物的平價M巾。M是忌諱,哪能找到女人做白老鼠試驗產品? 最後他惟有隨身攜帶一袋羊血,讓血慢慢流淌至藏在身上的M巾上,一邊嘗試,一邊改良。終於,經過四年六個月的試煉,他由遭人白眼的怪物,搖身變成一代M巾英雄。

對M這事兒如此鍥而不捨的人,又豈止這位M巾男,還有一個她。

Marisabel Ruiz來自危地馬拉大城市,曾以交換生身份來香港大學讀書。年僅26歲的她,一生幸福不愁衣食,在一次偶然機會,她驀然發現,原來遠在窮鄉僻壤的女人,因為太窮,竟然用上樹葉充當M巾,更有30%女性自第一次「M到」後便輟學,原因是行動不便。一片丹心觸發她成立了Sheva這個非牟利組織,實行M巾matching大行動,每賣出一包巾,就送一包給當地婦女。

故事說完了,我想告訴一眾廣告男,不要看M巾輕於鴻毛,無論任何日子,就因為它,各位姐姐妹妹才可以輕輕鬆鬆站起來,自信Stand Up!

作者按:本文改寫自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的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