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有關承諾的故事

2016/12/23 — 13:52

兩個月前,兩個去歐洲旅行的北京友人,從德國帶回一本攝影集送給我。 並在扉頁上這樣寫道:“親愛的阿佳(藏語姐姐),在徠卡總部看到這本攝影集,第一個念頭就是想立刻送到你的面前。多麼希望有一天,你能在有尊者的拉薩,自由快樂地生活!”

達賴喇嘛與德國攝影師York Hovest。

達賴喇嘛與德國攝影師York Hovest。

廣告

這本名為《 Hundert Tage Tibet 》(百日圖伯特)的攝影集, 2014年國家地理雜誌出版,收錄上百張照片。 拍攝者是德國攝影師York Hovest 。 實際上今年初,我從網上讀到過這位攝影師去西藏拍照片的故事,這不是一個平常的旅行圖像記錄,而是一個有關承諾的動人故事。 我當時還從Google上搜索了不少他拍攝的照片,大致了解了他的生平及這個故事。 原來York Hovest本是時尚攝影師,整日拍攝的都是美人和風尚。 

2011年6月, 33歲的他在法蘭克福第一次見到尊者,並擔任了三天的攝影師。 是緣分也是注定,他突然生起一個特別的願望,為此做出一個大膽的承諾:他要去尊者達賴喇嘛的故土拍照片。 他在給尊者的信裡寫道:“我不想只是說說而已,我想把TIBET帶給你。我要走遍TIBET ,為你捕捉這片土地與人民的美和苦難。”

廣告

說到做到。 2012年和2013年, York Hovest用了一百多天,在TIBET的許多地方,徒步、騎摩托車或租車行,總計五千四百多公里,拍攝了九千多張照片和十多個小時的視頻。 除了帶去專業的攝影設備,他還冒險使用了一個隱蔽的相機。

他去了被雪覆蓋的神山岡仁波齊,去了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瑪下面的村莊與寺院,去了納木措、雍布拉康等等許多地方。 當珠穆朗瑪沐浴在美麗的月光下, York Hovest站在這座世界最高的山峰前已挨凍了半個多小時。 “我做到了,”他在日記中寫道:“我一生中最好的照片。謝謝你,謝謝你,謝謝你!我必須等待這一刻,最後的壓力消失了,所有的努力,所有的痛苦。”而在拉薩,他想去拍攝堯西達孜,那是尊者達賴喇嘛的父母及兄弟姐妹的家,可是房子成了廢墟,入口處被鎖住,且貼著禁止入內的標誌。 還有一次,他的“進藏批准函”被中國士兵當著他的面撕碎,“出去!”士兵用手指著邊界的方向。

2014 年,國家地理雜誌出版了他的攝影集,很精美,也沉甸甸的。 他於是立即動身去達蘭薩拉,將這本攝影集獻給了八十歲的尊者達賴喇嘛。 當尊者笑呵呵地翻開每一頁,看著照片上久違了半個多世紀的TIBET ,一次又一次地緊握York Hovest的手,並說:“你真的表現出了很大的承諾和決心。”是的,這位年輕的德國攝影師,用行動實現了他對尊者的諾言。

據介紹, York Hovest在第一次見到尊者之前,剛讀完了海因里希·哈勒( Heinrich Harrer )寫的《Sieben Jahre in Tibet 》(西藏七年),這是我知道的第二個因為這本書而來西藏的德國人。 另一位是曾經當過德國總理的赫爾穆特·科爾( Helmut Kohl ),他在中國的鄧小平時代,即1987年7月訪問拉薩,為的是實現他在年少時因《西藏七年》而產生的夢想。

哈勒是奧地利登山運動員, 1944年至1951年在西藏生活過,還曾教過少年達賴喇嘛學英文。 他的這本名著於1952年出版,隨後被譯成三十多種文字,包括中國譯本和台灣譯本。 我讀過兩個中文譯本,台灣譯本如實翻譯,但中國譯本有刪減和篡改。


(本文為 自由亞洲特約評論 )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