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壞總統」怎麼會有那麼多人投票給他?

2015/6/17 — 13:41

一九二○年當選美國總統的華倫.哈定,在歷史上評價不怎麼樣。他祇幹了三年總統,死在任上。有一度美國人講起哈定,記得與他有關的八卦,遠超過與他有關的政治事蹟。

最大的八卦,是他的死因。哈定離開華盛頓,到舊金山旅行時突然暴斃,而且他死後,總統夫人堅拒解剖調查。於是就有傳言揣測:哈定是被夫人串通醫生毒死的。總統夫人為什麼要謀殺總統?還有別的原因嗎?當然是受不了他在外面拈花惹草!

連帶當然就有了其他關於總統風流韻事的八卦故事。接著,哈定任內的幾位重要閣員,相繼涉及弊案遭到調查、起訴,於是哈定的形象就更加不堪聞問了。

廣告

與此相較,認真嚴肅的政治學者、歷史學家,翻找舊報紙、舊檔案,卻找不到哈定三年任內,有什麼值得稱頌的政績。如此對比下,哈定常常在「壞總統」榜單上名列前茅,也就不意外了。

如果哈定是個「壞總統」,那麼有兩件事需要解釋。一是,一九二○年哈定囊括了超過六成的公民選票,以壓倒性優勢贏得選舉。二是,一九二三年哈定逝世,美國民眾表現了強烈的震撼與哀悼,數十萬人湧上街頭為他送終,那種感情,不可能是假的。

廣告

一個「壞總統」怎麼會有那麼多人投票給他?一個三年沒有大作為的總統,怎麼有那麼多人懷念他?

這兩個問題的部分答案,在於哈定究竟給那個時代的美國選民什麼樣的承諾。哈定競選時有一場關鍵演說,演說中他說:他要帶給美國的,「不是英雄事蹟,而是療癒機會;不是熱鬧繁華,而是回歸正常;不是挑釁衝動,而是調適!不是外科手術,而是安穩;不是戲劇性變化,而是冷靜;不是實驗,而是平衡;不是沉浸在國際主義中,而是可長可久的國家主義。」

哈定在講什麼?他試圖告訴美國民眾,美國已經有太多「偉大」,或想要追求「偉大」的總統,二十幾年間有派兵在古巴和菲律賓開戰的麥金利,有雄才大略四處插手歐洲帝國發展的老羅斯福,還有積極「以世界為己任」,要承擔一次大戰後和平責任的威爾遜。這些偉大總統的時代應該過去了,哈定要做個「不偉大」的總統。

而美國選民聽到,也聽進去了哈定的訊息。他們也真的被這些「偉大」使命,給搞得疲憊不堪了。於是他們投票肯定、支持哈定「回歸正常」的承諾,將他送進白宮。哈定承諾要讓美國休息,他三年任內沒有什麼翻攪社會的大政績,算是錯誤嗎?至少一九二三年哀悼他的那些民眾,非但不覺得那是他的錯,還特別為了他的無所作為深致感謝。

馬英九當年以兩百多萬票的差距,堂皇選上總統,其中一個理由,也就在那時的台灣和一九二○年的美國一樣,很累很疲倦了,大家實在不想再去追求那麼多「偉大」的任務,比較想要有一個平衡安穩的正常社會。但當這個社會相對「正常」、「平常」了之後,民心會轉而感受到「不作為」或「無作為」,要求能有比較積極的追求,馬英九始終不了解這樣的民心改變,始終調整不過來,以至於任期後半幹得灰頭土臉。

新的總統候選人要用甚麼方式呼應台灣社會如此微妙的心態變化,如何來和台灣社會溝通呢?讓我們看吧!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