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幅圖睇盡敘利亞劫後餘生

2015/3/19 — 14:33

這是上月最新的敘利亞夜景圖(左),比對2011年(右)燈光少了八成。4年內戰,一半人口逃離家園,20萬人喪命,人均壽命短了廿年,基建催毁城市淪陷。戰場上,人,如何生活?

今個月敘利亞的內戰已踏入五年,政府與反對軍的戰場,養肥了殘暴的伊斯蘭國(ISIS)及其他激進組織,七國咁亂下夾在中間受苦的是平民。1,000萬人逃離家園,20萬條人命無端犧牲。
在一連串消化不來的數字底下,還有大批不想走,走不了的敘利亞平民,要在滿目瘡痍的戰場活下去。

廣告

不想過難民營可怕的環境,又無能力移民的,只能留下。「假如你逃離Aleppo,你永遠過不了正常生活。」住在敘利亞第二大城市阿勒頗( Aleppo)的23歲自由攝影師Rami Zien說,「你不是困在難民營就是在生活費極高的土耳其爭扎。」

戰場上只有少數工作機會,幸運的在阿勒頗可以駕的士,修理汽車,經營小型網吧,或者賣任何拿到手的走私貨。
在伊斯蘭國控制的拉卡(Raqqa),有居民只能依附恐怖份子維生,租房子予軍人住,又或是在他們辦的宗教學校工作。「唯一較好的工作就是為伊斯蘭國打工,但我的朋友們都不想為他們工作。」一個既反伊斯蘭國又反政府的社運組織創辦人,24歲的Abdalaziz Alhamza說。

廣告

八成人靠救濟包維生

六成敘利亞人失業,國家超過一半平民活在極度貧窮中。「去年差不多每一個菜市場都關閉,走遍阿勒頗也找不到一個番茄。」 Zien說,「有些非牟利團體派食物,但只是油及米吊命的食物。」
過去兩個月市場陸續重開,新鮮菜肉也有供應。聯合國試圖調停讓各方停火六星期。然而食物價格颷升,一包價值30美仙的麵包現在賣1美元。「在鄉郊很多人仍靠非牟利團體的救濟包提供食物。」曾逃到土耳其又回來做救援工作的Mohammed說。「有市鎮八成人要救濟過活。」

走一戶人 熄一盞燈

與食物一樣匱乏的是電力,圖中的衛星夜景圖,顯示整個敘利亞比戰前黑了83%,走一戶人,熄一盞燈;炸一個電站整個區域在夜間消失。
在大城市每天有12小時供電已是好景,阿勒頗停電4、5天是閒事。
在反政府軍控制的西北邊境小城Sarmada,有人用太陽能發電板為汽車電池充電,再用電池燃亮幾盞小燈胆,為手機或電腦充電。較富有的人可買發電機並賣電,但大部分人都負擔不來。Zien指一台太陽能發電板要250美元,「最平也要100美元,不是一般家庭買得起,有些家庭一整月才靠150美元生活。」

手機充了電也不代表可通訊,發射塔被炸毁,一半阿勒頗地區沒有訊號。居民只能靠衛星傳送的互聯網,用WhatsApp通訊。

走路看天不看地

連走在街頭都是奢侈。在Sarmada,Mohammed指「除非必要,無人會為去玩而外出。」拉卡的居民亦鮮有在入夜後外出;而在阿勒頗,居民走路看天不看地,以防空襲。
「你必定要習慣炮彈與爆炸的聲音,習慣飛機及炸彈,因為你仍要生活呀。飛機在頭頂也要繼續外出,擔心,就只能永遠躲在家。」Zien說。

Alhamza與他的社運同志已習慣聽到朋友的死訊,無從悼念,只能走下去。在最暗淡的時刻,也要苦中作樂找撐下去的方法。
「停電後恢復供電,截水後再來水,大家都歡呼:Yeah! Yeah!」

 

資料來源/圖:Buzzfeed

原刊於場邊故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