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萬公里長征環保簡約遊世界

2015/12/7 — 20:11

【文:Zenda】

前言

出發前還是24歲的 Zenda 曾在英國攻讀專業教師資格,其間他決心走出舒適圈,擺脫金錢的依賴性,務求用最自食其力和較艱辛的方式,用雙眼和雙腳親身體驗,用全新的視角來認識這個世界,期望在旅途中找到以後最能貢獻自己的工作崗位,也想藉疲憊的日常悟出自身生命的價值。

廣告

「既然要幹,就幹點不一樣的吧!」熱血的 Zenda 為自己創立籌款運動並訂下了以下禁令:【不光顧任何餐店,睡覺地方不花錢,不買肉不買水,不截車不觀光。】

廣告

而關於籌款運動,他希望藉著自己的特殊行徑,從而吸引大家關注氣候變化的嚴重性。「現代社會帶來各種污染,而位於窮國的無辜兒童就要面對其惡果,例如反常的水災裡,他們輕則捱餓、重則賠命。」百分百籌得的善款會馬上被有效地利用在災禍中兒童的飲用水,糧食,醫療和教育。

Travel

接下來會介紹各國的旅程。

所謂不光顧餐館的堅毅:無論在零下十八度、需要燒雪融水、連雞蛋和蘿蔔都結冰的時候;就算在海拔五千二百米的缺氧無人區、大家都深信食材不能被煮熟的時候;在騎行一整天,半睡半醒卻又餓到胃痛的時候;Zenda 遇強越強地運用汽化爐和不沾鍋,配搭經濟便宜的非肉類食材,煮出一頓頓像樣的晚餐。

至於飲水,任何瓶裝飲料都是 Zenda 厭惡的一次性產品,旅途中一直是使用洗手間自來水或是山泉,不過都會用紫外光或藥丸先消毒才喝。

「此行最與別不同之處在於:當其它旅者在黃昏停下、於餐店吃晚飯和就寢時,我就要伴隨黑夜找露宿的地方,並自行準備料理。就算被招待也只會忙於整理電腦資料,休息時間持續被壓縮到極限。」Zenda 一直都在勉強自己。

在景色壯麗但物價高昂的北極圈附近,為求挑戰在瑞典一天只花費一歐元的奇怪原則,他曾實行了很多方法來達到省錢的極致,除了買麵粉烤麵包,甚至撿汽水罐來換錢,而單車上理所當然地堆滿了特價時大批購入的食物,在大街小巷這頭巨獸常常是最引人注目的一員。

而睡覺的地方總是充滿挑戰:在厚厚積雪、傳出野獸低哮的原生森林;或是暴雨中毫無人造物的泥巴山頭;或者在蚊蟲作惡酷熱潮濕使全身黏癢的夏季;在極為嘈吵的幹道路邊,甚至在飄逸著米田共芬芳的公廁裡… 即使心中十萬個不願意,也硬著頭皮躺下去。努力地遵守活動條件的他說:「在風雨中努力找廢墟作掩體是挺靠毅力的,不過幸運地也常被各國家庭熱情招待 —— 我討厭主動借宿,盡量克己之力。」順帶一提,他曾在一百天裡只洗了兩次澡,原因是就算在人家過夜也不願浪費落後地區那珍貴的水和能源。

至於大家都煩惱的溝通問題,卻從不是Zenda 擔心的環節。因為他先會運用最親切禮貌的傻笑來化解陌生感,然後會積極向當地人請教單詞,也因以往曾接觸特殊教育而掌握不少溝通方式,他的心得是:「就算雙方言語完全不通,但其實只要彼此都有耐性去了解對方的意思,那就不成問題了;反之若雙方有共同語言、卻沒交流的意思,那就只能白搭~」

很多人覺得他這樣天天露宿自炊太辛苦,但Zenda 總掛在口邊一句:「世界上生活和工作比我辛苦的人多得是,有不少人飯都不夠吃、甚至連水也不夠喝呢!我能實現自己想做的事情,已經夠幸福了,知足常樂嘛。」莫說非洲和中亞的落後地區,就連不少人常幻想生活寫意輕鬆的歐洲,其中十多個歐洲國家的月工資只有 1300~2300港元,同時也沒甚麼社會保障。

今日同啲學生講開政府諮詢青年,無人識陳岳鵬,又無人識楊雪盈,但大家都知有個狗公官約女飲嘢。

今日同啲學生講開政府諮詢青年,無人識陳岳鵬,又無人識楊雪盈,但大家都知有個狗公官約女飲嘢。

Zenda 嘆惋地表示自己靠媒體認識的世界實在太狹隘了,尤其是接觸伊斯蘭信眾後對其好感度爆發上升。路經伊朗時,雖然聽說那裡被美國列為邪惡軸心國,但實際上卻是文化禮儀大國、超級熱情好客,胸襟廣闊的一個民族,差不多每天都被邀謝到家裡作客。Zenda 曾問過他們為什麼這麼親切,有些人會回答「將心比己,我們若在路上的話也會想被接待嘛!」。由於當地人太友善的關系,Zenda 有一晚睡覺時大意了,睡在公園會被人發現的地方,結果被偷走了所有冬季裝備呢,但他完全沒有因此降低該國的評價,而是學懂露宿時無時無刻都要警覺,這對於在阿富汗野營很重要。

去年四月,在造訪阿富汗前,Zenda 曾自信地說過:「大家只知道阿國充滿危險的恐怖份子和血腥的戰爭,我想要去了解此外的故事,讓大家一睹其真實的一面。我相信只要尊重對方的生活方式並誠懇友善地接觸當地人,就連塔利班也能成為交流對象——心態是這樣啦。」

而實際上他進入阿富汗後,幾乎每天被軍警收留或在平民家過夜、甚至跟恐怖分子首領聊天打拍球吃新鮮乳酪;但真正始料不及的是,每天必須在幾乎沒有車輛及道路的壯麗草原和沙土中翻泥越嶺,渡過水深及腰的河川,甚至在雷雹交加的土石流裡衝刺。

高達三千米的山岳居民都知道天氣有多嚴酷、路線有多險要,必須配備精良戶外裝備和單車整備經驗,所以大家看到 Zenda 的重裝單車都相當敬佩。但是,在離開山區後、卻因為檢查站接到來自首都冷氣辦公室的一個無情電話指令,Zenda 就因間諜嫌疑入獄,跟塔尼班疑犯同餐共寢數天,出獄又結交高級官員,可謂黑白通吃呢。

之後造訪的塔吉克,是個本來對其完全沒概念的窮國家、Zenda 卻完全愛上那裡大人小孩都親切可愛的氣氛,還在那裡遇上了放暑假的法國媽媽與八歲男孩的雙人單車組合,在無人區互相照顧了一星期。而新疆這個大家只知曉動亂的地區,實際上當地人像其它伊斯蘭教徒一樣注重信仰,友善隨和真誠、但害怕某政府怕得要死… 理境上其擁有廣泛的地形,冰山湖泊沙漠草原都美不勝收。當 Zenda 接受一無所有的山區人民真摯協助時,感覺「純粹自己有能力就去滿足他人」是簡單而美麗的。

要說 Zenda 經歷過最幸運的事,就是在西藏因為早上多睡了一小時的懶覺、躲過了原定路線上一段令山邊隧道全毀的塌方,體驗了「旅行中大意的直觀就是死亡」。

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在暴風雪夜的快速公路上用凍傷的指頭修補車胎。最愛的事就是接觸當地人、活用剛學會的當地語去認識不同的文化和習性。 此外,騎車時最大的玩樂就是用太陽能播音樂和看小說;而最令人羨慕的艷遇,就是抱著各國小貓咪一起睡覺。

至於香港人渡假首選日本,Zenda 為了好好探究其成功之處、特地從上海渡船到日本、花了三個多月去環島。他發現其細致認真且守序有禮的民族性實在讓人五體投地,此外他們非常熱衷於研制最好吃的食物。日本駕駛者大都互相禮讓,可惜其公路實在過於狹窄且彎急車多,有些路段是 Zenda 評為旅途中最危險,相對中國的幹道實在是又闊又安全!另外,日本北部的冬季非常寒冷,其堅冰厚雪的道路,必須使用雪域專用釘胎才能較安全地騎行。

「若沒有穿地政反光衣,強光後燈,及每秒盯著倒後鏡,我才不敢在日本公路踩單車呢。」Zenda 補充說。

最後就是備受本港年青人和婦人愛戴的韓國。事實上除了首都附近以外,Zenda 覺得韓國司機十分粗魯無禮,大眾較少顧及他人的感受,做事馬虎… 正面來說就是率性自然、不拘小節?這與中國內地的文化接近,要知道中國人對陌生人態度惡劣,但只要搞上關系雙方就會很和善好客!雖說如此,在各地都有很多人很照顧 Zenda 就是了。

此外韓國食品價格與北歐看齊,尤其大米索價港元 $30 一公斤,讓極力省錢中的 Zenda 痛苦不已:【因為尼泊爾地震的關系,Zenda 從4月26日開始直到旅行結束為止、在日本九洲、韓國及中國,實行一天只花一英鎊的旅費(除船票以外),希望為震災兒童籌得額外的救助金。】

對於旅程的總結,Zenda 坦言自己以前的性格雖然是樂觀、但待人接物總是低調平淡的;可是在旅行時為顧及人生安全和為了給當地人留下好印象,都習慣在他人面前表現得健談搞怪、謙虛有禮;也許因為如此,深得各地大小朋友愛戴,還獲得了不少粉絲~ 整個旅程裡,Zenda 被八十戶不同的人家接待過呢。正因為受過幫助,所以決定從此要變得積極,並傳揚互助互愛的精神,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最後Zenda 請求大家:「親身節省能源,支持分類回收,留意飲食浪費,關懷身邊的人;實際行動比捐款更為偉大喔!謝謝您們。」

 在<Purposeful Cycling 意義性單車旅行講座>,Zenda會為您介紹各國當地人的生活方式,還有自己如何以身作則去實踐 「3 Es之旅」( 3E = Ecological, Ethical & Economical:環保、負責任、節約)

日期:2015年 12月12日(星期六) 7:00pm – 8:30pm
地點:九龍 太子道西204號1樓 天經地義生活館
主講:Zenda Cycle for Climate Change 

主辦單位:
綠活地圖(油尖旺區)
協辦辦單位:
公平點

 

Zenda Facebook 專頁Unicef 官方籌款站YouTube 「一日一鎊旅費」宣傳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