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上街只是基於良知

2019/9/13 — 23:12

向一班學新聞的美國學生介紹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以及媒體的角色。下課後,他們的老師對我說:雖然他們未必懂得你剛才提到的蘇聯,包括它的媒體制度和政治制度,但是他們肯定明白香港人在做的事情,因為大家都認同自由的重要。

他說他特別有感受,因為我們身處的這個校園,在 Kent State University 的學生被射殺事件發生後關閉了兩個星期,而他當時是這個學校的學生。

六十年代末開始,全美大學爆發反戰示威遊行,要求尼克松政府從越南撤軍。一開始很和平,但是在尼克松不單不撤軍,到了 1970 年 5 月,更是宣佈要向柬埔寨派兵之後,學生示威變的激烈起來,在 Kent,發生了示威者在徵兵大樓縱火抗議。5 月 4 號,國民自衛隊成員進入校園,向 Kent State 的示威學生開槍,造成四人死亡,9 人受傷。消息傳出,全美超過 450 所大學罷課,而示威也變得激進起來。他回憶當年,和同學們開始包圍警署以及其他政府機構,而抗議的主題,也從反戰變成了抗議國民自衛隊。他說他的政治參與意識覺醒,是因為開槍事件。他一開始並沒有參加反戰遊行,這是因為從六十年代後期開始,學生的反戰示威,由於持續出現的暴力行動,開始在社會上產生反效果,但是開槍事件後,他變成一個狂熱的參與者,會特地跑到首都華盛頓參加遊行,一直到宣佈撤軍。

廣告

雖然知道開槍事件對於整個反戰運動的影響,但是對於示威反效果的了解不多,於是特地去查了一些資料,發現原來當時的示威者,面對不少壓力。這是因為一些學生組織的激進策略,加上一些官員對於示威者的仇恨言論,在不少市民中產生效果。比如尼克松把學生示威者稱為 bums(遊民),當時的俄亥俄州州長說他們是比共產黨對社會更有害的一群人,導致社會不穩定。開槍事件後,當時的民調顯示,一半受訪民眾支持開槍,認為責任在於學生自己。而當時為了抹黑學生,在槍擊事件發生後,有新聞通訊社還刊登了學生打死兩名自衛隊成員的消息,儘管幾個小時後作出了更正,但是已經傳播到很多資訊不太流通的地方,在讀者中強化了示威者暴力的固有印象,或者先入為主。

但是開槍事件也激發了更多的憤怒和更大規模抗議,尤其是這張獲得普利策獎的照片被媒體刊登後,更是誕生了「They Can’t Kill Us All」這句口號。而這句口號,之後頻繁出現在世界各地示威運動中,被示威者用來向政府鎮壓表達不屈服。讀到一篇當年運動參與者的回憶文章,提到當時的美國政府,尤其是 FBI 不斷強調,上街的學生是受到了一些主張激烈行動的政治組織的煽動,但是拿他自己來說,上街的原因很簡單,因為看到無辜學生被射殺,這是他無法接受的,和他的很多同學朋友一樣,這樣做是一種基於良知的自發反應。這不禁讓我想到現在:很多指責學生被煽動的人,是否應該誠實的問一下自己,如果年輕的時候參加過社會運動或者學潮,到底是被煽動還是因為自己的自由意志?因為良知?因為責任感?

廣告

一些開槍事件的後續:八名國民衛隊成員被以侵犯人權罪起訴,接受大陪審團審判,最後法官宣佈,基於證據不足,撤銷控訴;死者家人以及傷者透過民事訴訟,起訴國民衛隊成員,州政府以及州長,最終由州政府賠償 67 萬美元。但是事件並沒有結束,受害者以及家庭成立真相委員會,一直要求政府重新審理,還要求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進行獨立調查。開槍事件迫使國民衛隊檢討人群控制手法,包括改用橡膠子彈,以及修正執法程序,避免在控制人群和騷亂中造成示威者死傷。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