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滿推卸接收難民責任 無國界醫生即時拒收歐盟成員國款項

2016/6/18 — 19:14

無國界醫生網站截圖

無國界醫生網站截圖

國際人道援助組織無國界醫生,昨天(6月17日)宣布,將不再接受歐盟與歐盟成員國的款項,以反對他們具破壞性的阻嚇難民政策,及將人們的痛苦推離歐洲海岸的企圖。這個決定將在全球所有無國界醫生項目立刻生效。

無國界醫生會去年來自歐盟成員國及機構的相關款項,高達6千萬歐元,折合港幣約5.3億元。

無國界醫生的新聞稿指,歐洲政府宣稱成功的「歐盟和土耳其協議」至今已有三個月,但急需受到保護的人們則因此受盡苦頭,奉上生命。在希臘小島上,有超過8,000人、包括無人陪同的未成年人被困,正是「歐盟和土耳其協議」所帶來的直接後果。他們在過度擁擠的營地、極度惡劣的環境下過活,有些更長達數月。他們害怕被強制遣返回土耳其,但又被剝奪唯一可以用來抵禦集體驅逐的基本法律援助。這些被歐洲立法去忽視的家庭,大部分是從敘利亞、伊拉克與阿富汗的衝突中逃難出來的。

廣告

無國界醫生(國際)秘書長奧伯賴(Jerome Oberreit)說:「數月以來,無國界醫生已大聲疾呼,歐洲的應對方式可恥,只集中在遏制人們入境,而並非提供人們所需要的援助與保護。」他續說:「『歐盟和土耳其協議』更進一步讓『難民』的概念和給予難民的保護,都陷入了困境。」

新聞稿指,歐盟委員會於上周公布一項新建議,把「歐盟和土耳其協議」,複製到非洲與中東超過16個國家。這些協議將對不願遏止前往歐洲的移民或不願實施強制遣返的國家,縮減貿易與發展援助,但對願意配合的國家則給予報酬。新協議的潛在合作夥伴有索馬里、厄立特里亞、蘇丹與阿富汗,這4個國家都在全球產生最多難民的國家的首10名之列。

廣告

奧伯賴說:「歐洲唯一能做的,就是讓難民繼續留在他們不惜一切要逃離的國家嗎?我們再次看到,歐洲的重點不是如何更好地保護這些人,而是如何更有效地把他們拒諸門外。」

無國界醫生批評,「歐盟和土耳其協議」為其他接收了難民的國家立下危險先例,發出了這樣的訊息:各國可選擇是否為被迫離開家園的人提供照顧,也可以透過付錢,以換取不提供庇護。上月,肯尼亞政府便引用歐洲移民政策來合理化關閉全球最大型難民營 ── 達達阿布難民營、並把居民送回索馬里的決定。同樣地,這項協議無助鼓勵敘利亞周邊已容納數以百萬計難民的國家,開放邊境予有需要的人。

奧伯賴續說:「歐洲嘗試外判移民管制的做法,已經造成骨牌效應,令多國先後關閉邊境,甚至延伸敘利亞的鄰國。人們愈來愈無處可逃。在阿扎茲,10萬人被困在關閉的邊境和戰線中間,這種情況會否成為慣例,而不再是致命的個別例子?」

無國界醫生指出,「歐盟和土耳其協議」的財政部分,包含10億歐元的人道援助。毫無疑問,正容納了近300萬名敘利亞難民的土耳其有其需要,但這項援助在談判中成為邊境管制承諾的報酬,而非單單基於需要而提供。如此利用人道援助是不可接受的。

奧伯賴說:「把阻嚇措施當成人道解決方案向公眾推銷,只會加劇有需要的人的痛苦。這些政策根本與人道扯不上關係。這不能成為常態,必須被挑戰。」他續說︰「這些機構和政府的政策造成這麼巨大傷害,無國界醫生將不會接受它們的款項。我們呼籲歐洲政府改變其優先次序──把歡迎和保護的人數增至最多,而不是把趕走的人數增至最多。」

根據該組織的介紹,自2002年以來,無國界醫生一直為橫渡地中海前往歐洲的人提供援助。單是過去18個月,無國界醫生的醫護人員已在歐洲和地中海治療約20萬名男女及兒童。組織正在希臘、塞爾維亞、法國、意大利及地中海,以及非洲、亞洲和中東多國,為難民和移民提供護理。

無國界醫生的工作主要(92%)由私人捐款支持。然而,組織亦有一些指定項目以機構捐助者作為財政伙伴。2015年,來自歐盟機構的款項約有1,900萬歐元,來自歐盟成員國的款項則約為3,700萬歐元。無國界醫生亦有使用來自挪威政府的680萬歐元。2016年,除了歐盟委員會人道主義事務處(ECHO)外,無國界醫生與9個歐盟成員國是合作伙伴,分別是比利時、丹麥、德國、愛爾蘭、盧森堡、荷蘭、西班牙、瑞典和英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