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世界上最困難的工作

2015/3/13 — 6:06

尼泊爾︰圖中年過五旬的婦女,剛從山上砍柴回來。她揹著柴枝,從兩個悠閒地坐在樹下納涼的男村民旁邊走過。她身上的重擔跟其纖瘦的身子形成了對比。

尼泊爾︰圖中年過五旬的婦女,剛從山上砍柴回來。她揹著柴枝,從兩個悠閒地坐在樹下納涼的男村民旁邊走過。她身上的重擔跟其纖瘦的身子形成了對比。

因為工作,過去幾年我走訪了世界不同的地區。每一個旅程,都讓我深深感受不同地區的生活面貌。無論哪一種生活面貌,令我印象最深刻、最佩服的,始終是那些默默耕耘、充滿韌力和生命力的婦女。那些渴望上學讀書,學習知識技能,渴望獨立自主的婦女和女孩的臉孔,亦常常在我腦海閃動。

然而,二十一世紀的今天,男尊女卑的觀念在世界各地仍然盛行。婦女在教育和醫療等資源分配上,往往得不到公平的待遇,甚至人權亦遭踐踏。

在中東一些國家,婦女若離婚,會受到社會唾棄。她們生病或意外需要入院,如果沒有男性做擔保人,醫院有權見死不救。

廣告

在湄公河流域一條漁村,我曾問當地的男村民,為何操作機動船的,清一色是男性(無論是捕魚或載人運貨,操作機動船的都有較好的收入)?他們回答說︰「這些工作很難,婦女做不來的。」事實是,婦女根本沒有機會學習操作機動船。

有一次在老撾,我們來到一條山村探訪,並在村長家裡和村民會面。我發現男村民全坐在我左邊,出席的婦女寥寥無幾,她們坐在我右邊的角落,全程但笑不語,說話和表達意見的,都是男士。之後,我私下問一名男村民,為何當地的婦女相對較少參與社區事務?他理所當然地說︰「她們要留在家裡照顧孩子,料理家務,沒時間,而且社區事務她們也做不來。」

廣告

每當我聽到村民說「婦女做不來這」、「婦女做不來那」、「婦女沒能力處理這」、「婦女沒能力應付那」時,就會半開玩笑地反駁他們︰「你知道世界上最危險、最困難的工作是甚麼嗎?」我直視他們迷茫的眼神,一字一句道︰「世界上最困難和危險的工作,是懷胎十月,然後經歷十級陣痛生孩子。這項工作誰來做?婦女﹗要是她們有能力生兒育女,其他東西豈會難倒她們呢?」聽到這番話,男村民只能面面相覷。

改變決非一朝一夕,推動性別平等的工作,任重而道遠,過程如逆水行舟,一步一艱難﹗鼓吹性別平等,並非鼓勵女權至上,而是協助弱勢婦女爭取公平地享有資源、發言和參與決策的機會,這樣她們才能夠掌握自己的命運,從不停生育及男性的附屬等桎梏中活出一片天。


陝西宜川︰廚房是農村婦女「宣示主權」和擁有較多決策權的地方。每逢過時過節或有客來訪,婦女們好不容易弄好一桌佳餚,但按傳統習俗,「頭圍用饍」的往往是男村民,她們只能吃餘下的飯羹。

陝西宜川︰廚房是農村婦女「宣示主權」和擁有較多決策權的地方。每逢過時過節或有客來訪,婦女們好不容易弄好一桌佳餚,但按傳統習俗,「頭圍用饍」的往往是男村民,她們只能吃餘下的飯羹。

孟加拉︰圖中婦女互助小組的成員不約而同地表示︰「我們希望能夠學習有用的技能,改善生活,也希望多參與家庭及社區事務的決策。」

孟加拉︰圖中婦女互助小組的成員不約而同地表示︰「我們希望能夠學習有用的技能,改善生活,也希望多參與家庭及社區事務的決策。」

雲南西盟︰十六歲的媽媽和她的孩子,兩人都是一臉懵懂。

雲南西盟︰十六歲的媽媽和她的孩子,兩人都是一臉懵懂。

柬埔寨︰家庭暴力問題在柬埔寨司空見慣,男性常常酗酒,動不動向妻子拳打腳踢。這些婦女組成互助小組,在孤立無援中互相支持。

柬埔寨︰家庭暴力問題在柬埔寨司空見慣,男性常常酗酒,動不動向妻子拳打腳踢。這些婦女組成互助小組,在孤立無援中互相支持。

甘肅平涼︰農村婦女既要照顧家庭,又要落田耕種、照料牲畜,其辛苦不足為人道。圖中,回族婦女舉起雙手,手心向天,這是回族的祝福手語。

甘肅平涼︰農村婦女既要照顧家庭,又要落田耕種、照料牲畜,其辛苦不足為人道。圖中,回族婦女舉起雙手,手心向天,這是回族的祝福手語。

 

延伸閱讀:推動社會性別平等

文:樂施會籌募幹事(資訊) 李冰心

樂施會網站Facebook ;Instagra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