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世界上頭號通緝犯就住在我家裡」

2016/10/25 — 7:00

斯諾登

斯諾登

「世界上頭號通緝犯就住在我家裡」                一位在香港尋求政治庇護的難民

看了奧利花史東導演的電影《Snowden》,對於這個人的認識深了,但對他代表的道德問題,依然不懂得處理。世界上很少這樣分化性的人物,一半人認為史諾登是英雄,一半人認為他是叛國賊。電影當然同情史諾登,嘗試有條理地解釋他的心路歷程,但超過兩個鐘頭的電影,仍然解釋不到很多我想知的答案。

奧巴馬缷任在即,最近有人組織起來,遊說總統缷任前特赦史諾登。從現時美國政治氣候看,特赦機會是零,不過這套電影加上特赦新聞,人們再次關心史諾登及他代表的價值觀。事發時,史諾登只有29歲,過去四年一直住在莫斯科,不少人已忘記他。很大可能餘生流亡海外,至於世界對他的看法會否改變,沒有人知道。

廣告

香港在電影中是主角之一,美麗華酒店1014號房成為全世界最出名的酒店房間號碼,不過最搶眼的場景不是五星酒店,而是香港最窮困的地區。史諾登曝光後,因為香港和美國有引導條例,理論上香港警察有責任捉拿史諾登,他不能久留美麗華酒店,須找地方躲藏,然後離開香港。一個關鍵人物,是在港工作的加拿大律師Robert Tibbo,他是史諾登代表律師。全世界在「刮」史諾登,香港那處最安全?Tibbo負責很多關於難民居留的案件,認識很多滯留在港的難民家庭,Tibbo認為難民最能理解史諾登的狀況,而且沒有人想到史諾登躲藏在貧民區。

《紐約時報》訪問了幾位當年曾收留史諾登的難民家庭,當時他們不知道史諾登是誰,後來才知道他是世界頭號通緝犯。這些難民因為種種原因,不能留在自己的國家,流亡海外,處處受到不公平對待,他們見到史諾登,見到同病相憐的人,二話不說,收留一個危險人物。史諾登在香港的故事,不單止是尖沙嘴五星級酒店,還有最想不到的深水埗舊樓。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