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世界盃過後,俄羅斯異見人士面對的打壓將變本加厲嗎?

2018/7/18 — 14:46

圖片來源:viutv片段截圖,網絡片段截圖

圖片來源:viutv片段截圖,網絡片段截圖

【文:Tanya Lokshina(人權觀察歐洲及中亞區副主任)】

俄羅斯世界盃已正式結束。瘋迷足球一個多月之後的週一早晨,莫斯科仍似宿醉未醒,世人的目光焦點卻已轉向在赫爾辛基登場的俄國總統普京和美國總統特朗普首次峰會。本屆世界盃賽事高潮迭起,主辦國舉辦賽事的能力普獲肯定,均使俄羅斯飲譽國際。

但隨之而來的還有失望和錯失的契機。

廣告

在 2014 年索契奧運會前夕,俄羅斯釋放了幾位著名政治犯。俄國社運人士及全球各地聲援者原本期待本屆世界盃也能帶來好消息,但這份厚望終告破滅。奧列格.森佐夫(Oleg Sentsov),被誣陷恐怖活動罪名判刑 20 年的克里米亞電影導演,已經絕食第 64 天。奧尤布.提蒂耶夫(Oyub Titiev),俄羅斯首要人權組織「銘記」(Memorial)駐格羅茲尼辦事處主任,則被無恥地編造持有毒品罪而在車臣受審。

提蒂耶夫還在牢裡,獲克里姆林宮撐腰在車臣實施高壓統治的卡德羅夫(Ramzan Kadyrov)卻帶著笑容與埃及足球代表隊合照。提蒂耶夫為了從事人權工作,可能被判處最高十年的重刑。國際足總可曾充分利用對俄羅斯的影響力為他求情?他們不願答覆。

廣告

另一位著名的「銘記」社運人士,尤里.德米崔也夫(Yuri Dmitriev),曾被捏造拍攝兒童色情圖片罪名於今年 4 月獲法院判決無罪,卻在世界盃期間再度被捕,顯然又是政府企圖抺黑該組織的行動之一。

俄國藝術抗爭團體「暴動小貓」(Pussy Riot)的四名成員,因為在世界盃決賽衝進球場表達政治訴求,現已被捕。一名辦案人員咒罵她們,還說他很遺憾現在不是 1937 年,即數十萬人慘遭處決的史達林「大恐怖」(The Great Terror)時代。

由此可見,當足球場上的喧嘩伴隨塵埃落定,前景竟是一片肅殺,難怪許多人已開始擔憂,對異議人士的空前打壓將在世界盃過後變本加厲。

話雖如此,2018 年世界盃仍不可諱言有其積極一面。經過多年孤立,俄羅斯向世界各地超過 80 萬球迷打開了大門。或許,藉著足球與外國訪客結成好友、同歌同泣之餘,廣大俄羅斯民眾終將明白他們的祖國並非一座外敵環伺的堡壘,克里姆林宮打壓人權、遺世孤立的政策並不合理,而且終將貽害國家前途。

 

英文原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