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世越號 … 一年後的今天

2015/4/16 — 22:08

今日整天韓國都籠罩著一團烏雲,全國上上下下都下著雨,感覺份外肅殺。365 天前,韓國發生了國家和平史上最嚴重一次人命傷亡的意外,304 名本來滿心歡喜地乘著「世越號」前往濟州島修業旅行的京畿道安山市檀園高中的學生和教師,卻因為負責駕船的船長李俊錫罔顧人命安全地超載與超速,導致翻船意外,結果他們全都葬身於全羅南道珍島郡海域。2015 年 4月 16 日的今天,剛好是這次意外的一周年紀念。

雖然不消數小時間,滿載乘客的「世越號」已完全沉沒,並埋葬於海底裡,但過往一年來關於「世越號」沉沒事故的事情卻未有停止過。先是關於自如何嚴懲船長李俊錫與其他清海鎮海運公司的船員,並建立稱為「世越號特別法」的調查意外的法案,在意外發生的半年後終於完成。另外,一直在被通緝與潛逃的客輪「世越號」船主、清海鎮海運公司的會長俞炳彥,亦被發現在潛逃期間死亡。當懲處船長和船員,與船主也自殺身亡後,滿以為事件也算是告一段落,但其實那才是尋找意外真相之戰的開始。

對於京畿道安山市檀園高中的學生與遇難者的家屬來說,成立「世越號法」的調查委員會的主要目的,當然部份原因離不了是追討意外賠償,但其實更重要的是要求國會、政府與公民社會三方面,透過建立公平、公正與公開的調查委員會,徹底調查事故發生的原因,並要針對犯上人為疏忽的政府官員承擔應有的道德與法律責任。可是,就在當有執政「新世界黨」的國會議員指控那群追討事故真相的受難者家屬是「偷稅者」後,標籤他們有如撞車意外後為了追求更多金融賠償的貪財之人,借意脅迫韓國海洋水產部減少對此調查委員會的撥款,因而觸怒了大批遇難學童的家長。近日,他們決定再次走上街頭,更剃光了頭,顯示出要追求真相的決心。

廣告

對於那批痛失親生兒女的家人,過去一年來為了追求事實的真相勞心勞力,一張又一張的相片告訴我們,不少家長為紀念著至親,更把兒女的房間與昔日生活的東西保留著,希望終有一天可以為死去的子女討回共道,並可以沉寃得雪。365 天間在這種環境下過活,他們最關心的根本不是政府向他們賠償多少金額,而是可以直接參與該調查委員會的工作,讓整個韓國國家的國民,都可以透過這 305 條人命的犧牲,學懂了要如何避免同類型事故再次發生,才是這批家長的最大心願。

正當 2014 年 11 月 11 日韓國政府宣佈搜救工作正式結束以後,9 名還未曾找到遺體的檀園高中學生的家長,迄今依然抱著最後一分的信念,相信終有一天會等到他們的子女回來。除了這 9 位家長以外,300 多位受難者的家人同樣也擁有一個期盼,可以把已沉沒剛好一年的「世越號」,從深海中打撈上來。終於花了整整半年的討論,前天韓國國會成功通過會盡快打撈「世越號」的議案,但等待的時間越長,對那些家長們的心理陰影便會越重,更何況事故過程與政府處理手法極具爭議,且到今天為止總統朴槿惠還未有完整解釋到從「世越號」沉沒,至她公開露面的「失蹤 7 小時」間的疑團,今天她更只是草草到了珍島出席完悼念活動後便立即離開韓國到外國訪問,都是外界對她的政府不抱有完滿解決「世越號法」信任的原因。

廣告

一年前的今天,韓國政府與商界曾經大聲疾呼表示會痛定思痛,透過「世越號」沉沒事故中汲取教訓,並會改革國家體制與整治官商勾結的陋習文化。可惜那全都是空口中的白話,過往的一年間我們看到了韓國依舊不斷發生令國民難以接受的大型人為意外,例如前早首爾地鐵 3 號線的撞車事故、4minute 戶外演唱會時發生了通風口的倒塌意外、仁川機場附近跨海大橋公路發生了 106 架車的相撞意外、韓國多個大城市道路相繼出現倒塌和沉洞現象,都是在告訴我們,一切的宣言都只是為了討好國民而說,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國民卻未能感受到國家有能力與決心做好防治工作,避免大型意外事故再次發生,例如最近有一韓國傳媒針對著國家的安全保障進行了民意調查,結果 6 成多的受訪者認為韓國國民的安全意識並無提高,3 成人認為政府未有制定對策,另外還有 2 成多認為大眾會輕易遺忘大型慘劇的傷痛。

一年間,對於韓國國民最有效的心靈安慰,或許就是教宗訪問韓國撫平受難者家屬傷口的時候。一年過去了,家長們的淚當然還未流乾,但過去一年發生的種種事端,卻把他們的感覺從傷痛轉為痛恨政府的盲目不仁,更把不滿提升至針對國家體制中的政商借坐擁無比權力而進行貪污的核心問題,若朴槿惠未能展露出誠意,有效處理「世越號法」的爭議,極會招來引火自焚的結果。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