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是特朗普眼中的美國敵人和競爭者

2016/12/1 — 14:14

特朗普(資料圖片)

特朗普(資料圖片)

新加坡國立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王江雨刊在《金融時報》的文章〈特朗普的貿易與地緣政治思路將對中國不利〉,對杜林普經濟乃至外交政策的分析,相當精彩。

一般說法是,杜林普(亦有譯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將會走上孤立主義的道路、繼而助大中國國際影響力,杜林普對TPP的看法,被認為是一大證據。王江雨則認為,杜林普的經濟政策,其實可以是美國維持世界強權的另一進路。現在美國透過主導全球化維持自身環球影響力的方式,並非沒有成本,其代價便是資本外流,不利國民、國家累積資本,令國家變得更依賴外在世界、更難設定議程。文章這樣說:

「當今世界中美國的主導地位毋庸置疑,但這是通過幾十年如一日的貿易赤字換來的……在特朗普看來,這種模式也許有利於華爾街的金融家,但卻造成了美國本身的產業空心化。過去幾十年,美國製造業和相關工作崗位的外流非常顯著。特朗普反復指出,過去幾十年,製造業外流已造成美國數千萬工作崗位流失,數十萬企業關門。特朗普認為這種『失血』現象不可持續,會使美國越來越脆弱,長此以往,就算是美國再渴望當霸主,也無法維持其主導地位,而如果美國繼續走自由貿易和全球化的傳統路徑,將無法止住『失血』。

順著這個思路去看,TPP對特朗普來說並無多大價值。奧巴馬政府毫不諱言,美國參與TPP是要為21世紀的貿易制定規則,以防止中國成為新的規則制定者,所以奧巴馬政府在TPP上花的資源和精力主要用於規則制定,而且秉持開放主義的奧巴馬政府也主要以美國市場本身的開放來利誘其他國家打開市場,而不是以貿易保護相威脅。但在特朗普看來,無論是規則制定還是TPP提供的零關稅待遇、服務貿易大幅度開放、金融服務空前自由化等,都不太有助於實現他的主要經濟目標,即推動產業、資本和工作遷移到美國。相反,TPP可能有利於產業流出美國到其他國家。」

廣告

那麼杜林普領導的美國,會如何對中國不利?按文章說法,美國將對中國不利的理由,可分經濟與國防兩層面,經濟層面可再細分成以下頭兩點:

其一,中國乃製造業大國,在美國為先的方針之下,自會更明顯地成為美國敵人;

廣告

其二,因為以美國為先、中國成為明顯的競爭者,美國對華溫和派的影響力不免會受削弱。此時更應重溫批評美國對華溫和派的著作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China's Secret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 as the Global Superpower,其作者Michael Pillsbury,現在是杜林普的顧問;

其三,杜林普的國防策略並非採取孤立主義。如王江雨所言:「特朗普要擴大美國國防開支,尤其是加強海軍建設,並聲稱要在南海佈置更多美國軍力,這些都有可能和中國迎頭相撞。」11月中Washington Post的另一文章 “China wanted President Trump. It should be careful what it wished for.”,則這樣說:

Other signs point to a more assertive U.S. policy in Asia. This week, two of Trump’s campaign advisers — an economics professor named Peter Navarro, known for his strong criticism of China, and Alexander Gray, who served as an adviser to Forbes — published an essay in Foreign Policy magazine arguing that the Obama administration had not been tough enough on China and that a Trump presidency would pursue a policy of “peace through strength” in Asia. Navarro and Gray described the Obama administration’s “pivot” as “talking loudly but carrying a small stick” and vowed a more forceful response to China’s maneuvers in the East and South China seas. Another Trump adviser is Michael Pillsbury, a former Defense Department official, who recently authored a book, “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in which he accuses generations of U.S. leaders of being bamboozled by Beijing and outlines what he claims to be a Chinese plot to dominate the world.

在此國際形勢下,「亞洲國際都會」香港會如何受影響?


參考資料:

1. 特朗普的貿易與地緣政治思路將對中國不利
2. China wanted President Trump. It should be careful what it wished for.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