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澳關係之貌合神離

2016/5/11 — 15:51

澳洲財政部長Scott Morrison以「不符合國家利益」為由,初步不允許上海鵬欣集團旗下大康牧業收購大型牧場(資料圖片)。

澳洲財政部長Scott Morrison以「不符合國家利益」為由,初步不允許上海鵬欣集團旗下大康牧業收購大型牧場(資料圖片)。

【文:黃樂祈】

澳洲對中國的出口額在今年第一季度大幅上昇,兩國經貿之緊密,令人想起早前有些輿論懷疑中澳關係足以影響澳洲的國防訂單。事緣澳洲在上月26日宣布,法國船舶製造企業DCNS獲得價值500億澳元,12艘先進潛艇的國防採購訂單。當時有些聲音認為,澳洲最終棄日投法,是因為中國持反對態度。不過,數日之後,澳洲財政部長Scott Morrison以「不符合國家利益」為由,初步不允許上海鵬欣集團旗下的財團大康牧業,收購擁有10萬平方公里牧場(佔全國國土1.3%)的畜牧企業S. Kidman & Co.。上述兩事不過發生在一個月之內,疾如旋踵,叫我們不禁思考中澳關係的展望。

中國經濟前境成兩國關係隱憂

廣告

中國作為澳洲的最大進、出口夥伴,兩國的經濟關係素來密切。舉個例子,2014年由於中國經濟放緩,令澳洲鐵礦砂的價格下跌足有35%(註1)。重發展多於福利的自由黨上台後,澳洲與中國經濟合作的態度更趨積極,去年6月兩國簽署中澳自由貿易協定(ChAFTA)。然而,經濟的水乳之契不代表兩國風雨同舟,中國的經濟前境不明朗正是一大因素。中國國家統計局在今年1月發布上年經濟增長率「跌破7」(前局長王保安後來更「閃電落馬」)、《人民日報》的權威人士指中國經濟有「L型」的走勢、評級機構穆迪表示中國整體債務已增至大約GDP的280%(註2)——今年才過了接近一半,看淡中國經濟的消息確實不少。畢竟外貿仍是澳洲經濟結構重要部分,2015年第四季對外貿易依存度(季調)為43.1%(註3),而中澳近幾個季度按年增長GDP皆呈下降情況(註4),眼見中國的經濟未來有相當大的下行壓力,澳洲必然作兩手準備,務求減少過分依賴單一國家的風險。

其中,日本在2009年前曾是澳洲最大的貿易夥伴(註5),兩國關係近年愈見緊密,於2014年7月簽署經濟夥伴協定(JAEPA)。至於今次澳洲否決日本潛艇競標方案,其實也不全與中國施壓有關。日本武器出口經驗本來就有不足,代表日方談判不過是日本駐澳大使,加上法國方面成立當地法人(legal person)足足早日本近一年(註6),且承諾工程會在澳洲本土進行,為當地提供就業機會,亦願意分享先進隱形技術,誘因的確不少。澳洲政府於上月25日派遣國防部高官訪問日本,在外交上進行修補(註7),可見澳洲非常重視與日本的關係。此外,澳洲正在商討多項區域自由貿易協定,又在今年2月4日正式成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協定成員,增加與其他國家的貿易往來。

廣告

澳洲政治表態轉趨強硬

澳洲的變化也不單限於經濟層面。隨着南海爭議白熱化,澳洲在地緣政治上的表態漸趨強硬。近年一直陷於中美關係間兩難的澳洲,開始站邊(take side)。今年2月發表的《澳洲國防白皮書》,顯示澳洲有意加強國防軍備,國防部長Marise Payne更聲言在南海問題的立場上必定不會退讓。另外,美國與澳洲的軍事合作有增無減。美國亞太空軍作戰女司令Lori Robinson早前就透露,兩國正在研究在澳洲北部駐紮美國軍機的可能性。今年4月,美國海軍陸戰隊共1,250人亦在澳洲北領地(Northern Territory)首府達爾文輪流駐防半年,與澳軍方進行聯合訓練(註8)。此等舉動等同傾側美國的重返亞太戰略,或至少有針對中國之嫌,自然會引起中方的反彈,但同時反映澳洲不再事事掣肘於中國。

澳洲學者Hugh White在2010年的“Quarterly Essay”發表文章〈權力轉移:處於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的澳洲未來〉(Power Shift: Australia’s Future between Washington and Beijing),曾擔心澳洲跟美國走得太近,可能會損害與中國的經貿關係(註9)。誠然,中國在澳洲投資額甚巨,短期內澳洲仍會盡量顧及中國的感受,但隨着後者經濟繼續「減速」,前者必會調整國策。這不過再一次印證十九世紀英國前首相Lord Palmerston一句話:「國與國之間没有永遠的朋友或協約,只有永恒的利益。」(Nations have no permanent friends or allies, they only have permanent interests.)

 

註1:張道宜、歐寶程、黃品維、許韋婷、吳翊鳳等著,《圖解簡明世界局勢:2015年版》(台北:易博士,2014),頁171。

註2:「穆迪:國企負債佔GDP達115% 或需政府承擔」,2016年5月10日《信報》,參網頁

註3:《投資級經濟指標使用指南》,參網頁

註4:Cara,〈中國經濟風暴 澳洲也遭殃〉,《預見雜誌》,參網頁

註5:「澳洲市場概況」,《香港貿發局》,參網頁

註6:「日本為何在澳洲潛艇競標中輸掉一手好棋?」,2016年4月27日《日經》中文網,參網頁

註7:「澳方在選定潛艇研發夥伴後派高官赴日 顧及日方情緒」,2016年4月28日《共同社》中文網,參網頁

註8:「澳大利亞的中國資金煩惱」,2016年5月11日《日經》中文網,參網頁

註9:黃恩浩,〈解讀 2013 年版澳洲國防白皮書的中國政策〉,《台北論壇》,參網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