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1/8 - 8:51

也算一種攝影

作者網誌圖片

作者網誌圖片

當一個掌權數十年的政府突然倒台時,會發生什麼事?

其一乃遭「挖墳」,大量秘密警察檔案來不及銷毀,監控人民的記錄被公諸於世。

捷克布拉格有一個關於《七七憲章》的小展覽,《七七憲章》正是劉曉波《零八憲章》的藍本與「元祖」。這個展覽有幾組相片惹人注目,主角就是街頭不顯眼的某人,連拍數張,面目模糊,沒有美感,也毫無構圖可言。有幸被盯上的主角,都是政府恨之入骨的異見人士,攝影師正是國家供養的特工。以解放之名剝奪自由,以國家安全之名力保自己權位的安全,集大權於一身,肆無忌憚,這批相片記錄了一個時代的荒誕,也算是一種特殊類別的攝影集。

廣告

這些被跟蹤偷拍的異見人士又是什麼人?展覽數算,最初參與《七七憲章》聯署的二百多人,絕大部分是作家、詩人、藝術工作者與地下樂隊;當這批人陸續遭拘捕禁錮、或被逼流亡海外,捷克人多保持沉默,因為大家深知,政府背後的蘇俄強權不好惹。

大家認識的捷克近代史,如 1968 布拉格之春、1989 天鵝絨革命、八十年代有一幅連儂牆,以為捷克抗爭史是浪漫激情故事。好些捷克人提醒我們,留意中間有整整二十年,捷克人也曾經心灰意冷,而且窩囊得很,無聲無息捱打廿年,《七七憲章》這群人,誓不低頭,一路發聲,但對大眾的號召力也不算大。

為何這群文人與藝術家甘冒大不諱?因為他們視創作如生命,珍惜表達的天空,明白自由的可貴,也是最先觸碰紅線,親歷水溫升高的一群。古今中外如是,請不要低估這群人的預警。

《七七憲章》最後有一千八百多人簽署

《七七憲章》最後有一千八百多人簽署

布拉格還有一個「共產主義博物館」,列寧史大林銅像守在廁所門口

布拉格還有一個「共產主義博物館」,列寧史大林銅像守在廁所門口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