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也談日本安保

2015/9/18 — 12:11

日本執政聯盟本月加快安保法案立法程序,堅持參議院表決法案,國會外多晚有反安保法案的日本民眾示威。 ( TVB新聞截圖 )

日本執政聯盟本月加快安保法案立法程序,堅持參議院表決法案,國會外多晚有反安保法案的日本民眾示威。 ( TVB新聞截圖 )

日本安保法案的審議進入最後階段,預計很快就會獲通過,今次談談我的意見。首先簡單解釋一下現在在吵甚麼。

審議的是甚麼

現在審議的是為了採納「集體自衛權」而作出的一系列國防相關法律修訂,傳媒統稱「安保関連法案」。請注意不是指「美日安保條約」。

廣告

集體自衛權,指的是除了自身受襲之外,盟友受襲也能啟動自衛作戰的權利。簡單來說,現時日本因為憲法訂明不能發動戰爭 (和平憲法),法理上只能在自身受到攻擊時才開始作戰,但修法後盟友如美國受襲,日本也能參戰。現時將自衛隊派到海外,如參加維和工作,也有很多法理關卡,修法會使自衛隊更容易派到海外。

爭議的是甚麼

廣告

其實集體自衛權很多國家都有採用,部份華文媒體將此等同軍國主義,並不恰當。軍國主義是指社會推崇軍人和戰爭、政治以軍事考慮為先、軍人干政等的情況,但現在日本並未至於變成這樣。採納集體自衛權後,出動自衛隊亦仍然有不少限制。

在日本爭議這麼大,是因為它有可能違反和平憲法,而且日本社會普遍仍然反戰,質疑修法後會令日本更容易陷入國際糾紛,還有一部份是不滿政府的推行手法。較極端的,是擔心將來日本真的軍事主義化,如將自衛隊升格為國防軍,重推徵兵制等。

關於是否違法這一點,不同人有不同講法,但日本學界較多認為違憲。可是政府在去年7月1日通過內閣決議,自行「釋法」,表示政府認為集體自衛權並不違反憲法,由此推動法案。

現在到甚麼階段

安倍政府在5月14日通過法案文本,向國會兩院提出。7月16日,眾議院通過法案,交參議院審議,現在參議院即將就此表決。由於執政黨在兩院都佔多數,雖然反對的議員嘗試拉布阻撓參議院通過,但恐怕不會奏效。

另外,日本憲法有「眾議院優越」原則 (如首相是由眾議院選出)。如眾議院通過法案並交付參議院審議,但參議院否決法案,眾議院可再次投票,如眾議院以2/3大比數再次通過,就可凌駕參議院的否決,法案立即生效。而如果交付參議院後60日都沒投票,亦可視作被否決,眾議院可再投票。所以,不論參議院直接否決,還是參議院因拉布未能在60日內投票,眾議院只要立即以2/3通過,法案仍會生效。自民黨+公明黨的執政聯盟在眾議院有超過2/3議席。

另外,如果拖到國會會期結束,也可以拖死法案,要在下屆國會重新提出。但安倍政府早在6月已經申請了延長國會會期,暫定9月27日結束,剛好是60日期限之後一點點,可見他早就計劃好必要時要眾議院再投票。在延長之後,今屆國會成為史上最長的一屆國會會期。

** 此黨由生活黨及獨立議員山本太郎組成。日本政黨法訂明有5個議員能得到額外資助和助理,但生活黨只有4個議員,於是拉攏獨立議員山本太郎組成新黨。這個黨名當時已經被網民恥笑了一番。



如果參議院投票,支持方可以148/242通過法案。如果參議院未能投票,眾議院仍可再次投票,以326/475的超過2/3大比數凌駕參議院的決定。

除非公明黨倒戈。有人討論這可能性,是因為公明黨向來是走和平和親中路線,只是為了執政地位才跟自民黨合作。現在組成公明黨重要票源的宗教組織「創價學會」有很多信徒發起聯署,寄給公明黨表明反對 (甚至有信徒為此互罵「仏敵」)。但似乎公明黨未有改變立場,回應指法案對出動自衛隊已有很多限制。

安倍為什麼能硬推

執政聯盟在國會有絕對優勢。安倍有信心,只要按著程序走,法案最終一定夠票通過。

反對派勢弱。即使安倍民望稍為下跌,仍跟在野黨有一段距離,而且下屆大選最遲3年後才舉行,安倍最近亦在無競爭對手下自動連任自民黨黨魁,安倍政權仍然安穩。至於街頭示威,老實講,以1.2億人口來說,幾萬人上街實在不算多。

美國支持。和平憲法是美國戰後進駐日本期間代寫的,違反此法美國沒理由不出聲,但他真的沒有,還多次支持安倍加強美日合作,實際上就是支持日本採用集體自衛權。

根據朝日新聞民調,法案的支持度是29%,反對率是54%,認為需要現在通過的只有20%,沒需要的是68%。可是安倍的支持率仍有36%,不支持率42%。以日本來說,政府支持度36%並不算低。

NHK的民調,安倍支持率仍有43%,不支持率39%。

另外根據產經新聞民調,示威者以反對派支持者居多,特別是「左膠」共產黨和社民黨的支持者佔了一半。年齡層方面,60歲以上的人也是佔一半,年輕人 (20代) 只有3%。

我最關注的

從上文都應該感覺得到,筆者對日本採納集體自衛權其實不特別擔心,反而我對這次事件反映的其他政治現象比較擔心。

自民黨自持在國會有優勢,無視反對民意佔多數地硬推,突顯現在在野黨無力挑戰自民黨的現實。民間反對聲音,在民調中雖然清楚反映,但出來上街的人老實講並不多,公民社會力量亦有限。

我特別關注的,是政府去年自行釋法,自己說認為集體自衛權不違憲就啟動法案。原來政府講一句,憲法的意思就不同了。解釋憲法不是應該是法院的工作嗎?想改變憲法的意思不是應該修改憲法條文嗎?怎會政府自己講一句就變了?當出甚麼「一國兩制白皮書」或者「特首超然論」嗎?

日本法院雖然有司法覆核的權力,卻甚少使用,甚至經常拒絕受理司法覆核案件。將來即使有人司法覆核新法案,都不容樂觀。

正式修憲需要國會兩院都以2/3通過之後,再交全民公投。看現在民間反應,可以預視到真的走正式修憲會走不通,所以政府以自行釋法的方式蒙混過關。

須指出的是,部份認為法案違憲的學者,其實不反對日本採納集體自衛權,只是認為應該透過正式修憲,依循正式法理途徑去做。

如果修憲是多數人民支持的,是經法定程序去做的,那它獲得通過,反對者也無話可說。但現在不是這樣。人民又反對,法理基礎又未搞清,只憑政府自己釋法就做到了?那以後政府想怎麼釋法都可以啦?自衛隊升格做軍隊又釋法?發動戰爭又釋法?

雖然日本國會是普選產生,現在的政府可說是民選的,但這樣公然無視法治,很難令人稱得上是符合民主的做法。

安倍的外公岸信介在55年前就是硬推美日安保條約,現在安倍又是硬推安保關連法案,又自行釋法想混過違憲爭議,民間反對聲勢卻大不如當年。半個世紀過去,日本是前進了,原地踏步,還是倒退了?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