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也談法國刊物 Charlie Hebdo 受恐襲

2015/1/8 — 19:48

法國諷刺刊物《Charlie Hebdo》的寫字樓受到恐怖襲擊,至少12人死亡,包括4名漫畫家及兩名警察,全球爭相譴責相信是法國伊斯蘭武裝分子的冷血暴行。

恐襲原因相信是這份雜誌經常拿伊斯蘭先知開玩笑,包括多年前丹麥漫畫家作畫諷刺伊斯蘭徒最敬重的穆罕默德,引起很多伊斯蘭教徒的不滿,一些伊斯蘭神權國家如伊朗還下追殺令,而這份法國雜誌是少有轉載那幅諷刺穆罕默德漫畫的刊物。

2010年,該刊物預告下期以穆罕默德為總編輯,還在網頁刊出這位先知的漫畫頭像,隨後寫字樓受炸彈襲擊及網站受黑客攻擊。

廣告

被槍手襲擊前,刊物以「伊斯蘭國」政教領袖 Baghdadi為諷刺對象,「祝他身體健康」,漫畫取材自他講道的照片,該照片攝拍於去年六月,「伊斯蘭國」攻佔伊拉克城市Mosul之後。

恐怖襲擊發生後,法國總統奧朗德下令全國哀悼,呼籲法國上下團結,並把恐襲預警定為最高級別。美英兩國當然高調關注,美國並承諾協助緝兇。

廣告

暴力襲擊一家雜誌社的行為不能接受,這似乎是「文明」世界的共識,所謂高舉言論自由,任何言論,即使如何冒犯,也不應受暴力的懲處。因此,巴黎萬人集會支持雜誌社,互聯網上撐言論自由的之聲不絕。

不過,這次踐踏言論自由的暴力事件,灰記始終有「更多」的想法。其中一個主要想法是,這次以伊斯蘭為名的打擊言論自由事件,並非來自一個神權國家對該國國民的言論打壓,而是相信是伊斯蘭極端分子對西方「傲慢」的報復。

而法國所顯示的西方「傲慢」並非止於諷刺伊斯蘭作品。如果說這些作品是自由社會的「文明象徵」,那麼幾年前法國政府禁止信奉伊斯蘭教的女學生穿蒙面服飾上學,就是徹頭徹尾西方的「傲慢」,對多元社會價值赤祼祼的踐踏。有興趣可參看灰記舊作《以現代之名》。

灰記不懂伊斯蘭文化,但作為反帝反殖反資的「左膠」,對西方的「傲慢」有一定的體會。但凡在香港殖民高壓時代生活或成長的人,或多或少都領教過英國殖民者的種族主義偏見,英國人/歐美白人高高在上,極少數高等華人攀附的「種族隔離」社會。即使老父是極端反共者,對當時統治中國的共產黨十分反感,也常對青少年時的灰記說中國人和英國人有很大的仇恨,在香港寄人籬下是恥辱。

無論華人、阿拉伯人、非洲人…,都對「傲慢」的西方文明,或曰種族主義有共同的體會。無他,英法這兩個老牌殖民帝國,以至二十世紀崛起的美國,都是以「傲慢」的西方文明,試圖支配全世界,把一切非西方文明都看成次等文明,把非白種人看成次等民族。

作為「次等」民族,無論華人、阿拉伯人、非洲人都在西方文化中成為被貶抑的他者。大家看荷里活電影中的「少數民族」角色,便可領略「次等」民族地位的坎坷,不是被醜化便是被可憐。今日,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文明支配著全球,卻沒有公道的對待不同民族和文明,引起不滿其實十分正常的。

只是不滿還不滿,暫時全球還沒有力量與「傲慢」的西方文明抗衡/比拼。中國雖貴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大有經濟上取代美國之勢,但破產的「馬列主義」極權制度沒有吸引之處,借助被中共曾大肆鞭撻的儒家文明亦欠缺說服力。而最大問題是中國統治者的自信,並非源自「健康正常」地看待西方文明,即學習人家之長,警惕人家之短,而是盲目的反西方。

老實說,西方雖然「傲慢」,但值得學習的地方不少,所謂「普世價值」,聯合國所訂明的民族權利和人權標準等,已經成了全球很多人所擁抱的核心價值。偏偏身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中國,其當權者卻把「普世價值」看成洪水猛獸,還不斷打壓追求「普世價值」的人民,監視、囚禁、虐待等,無日無之。以此來抗衡「傲慢」的西方文明,受害的只是自己的人民。

而飽受西方文明踐踏的阿拉伯/伊斯蘭文明,也出現兩個極端,一是建立親西方政權,如沙地阿拉伯、科威特、約旦等,但抗拒「普世價值」,繼續高壓統治人民。而美國其實最重要找有效的利益代理人,並不抗拒與獨裁者打交道,近年亦愈來愈少打人權和民主牌,對殘暴的沙地阿拉伯政權如是,對極權的中共政權如是(盛傳此次香港佔領運動,奧巴馬與習近平有共識,習近平保證不開槍流血,奧巴馬保證不高調支持港人爭普選)。

二是反抗親美政權,最終建立神權國家,如伊朗,或建立極端組織/半政權形式的極端組織,如阿蓋達、塔利班以至伊斯蘭國等。但無論那一個選項,都沒法令阿拉伯/伊斯蘭教徒有尊嚴地生活,獨裁和神權政權打壓對「普世價值」的追求,極端組織以仇恨報復偏見,並惹來美國及西方國家名正言順的軍事打擊(法國就積極參與北非的反恐戰爭),形成不解的暴力旋渦。

話雖如此,灰記相信極端/恐怖思想/行動,例如此次暴力襲擊雜誌社以報復對伊斯蘭的不敬,之所以有市場,那種受壓迫而無出路的心態是關鍵,此種心態愈嚴重,便愈容易轉化為極端/恐怖思想。「有趣」的是,有評論指,其實法國六千萬人口中五百萬穆斯林,大部分都已經相當世俗化,對政治興趣亦不大。但近年法國右翼排外思潮湧現,勒龐建立的極右民族陣線(現由其女兒領導),愈來愈多選民接受,而法國右翼其中一個針對社群就是阿拉伯/伊斯蘭社群,愈來愈多阿拉伯裔/穆斯林感覺受到主流社會的排拆/邊緣化,所謂「受壓迫而沒出路」,這是危險的訊號。

因此,英國《衛報》作者Homa Khaleeli發出了警號,主流社會/傳媒如何描述這次襲擊事件至關重要。她說最暴力的回應是「殺掉所有穆斯林」,但沒有那麼暴力,但會造成法國社會進一步分裂的說法就是文明的衝突,伊斯蘭文化vs言論自由;穆斯林vs諷刺作品,把穆斯林描寫成他者,忽略了很多伊斯蘭極端組織恐怖襲擊的受害人也是穆斯林,例如最近塔利班襲擊在巴基斯坦的學校。

她跟著說,很多穆斯林受到壓力必須譴責屠殺,保持緘默好像就是認同槍手的行為。換言之,無論赤祼的反伊斯蘭攻擊,還是較隱誨地不停質疑穆斯林對法國的忠誠,都只會令伊斯蘭社群進一步疏離,最終有可能變成「受壓迫而沒出路」的狀態。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