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口販賣 — 這麼近,那麼遠

2017/7/28 — 13:42

資料圖片 l Global Panorama @ flickr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資料圖片 l Global Panorama @ flickr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人口販賣」這四個字,對如今的香港人來說似乎很遙遠;但其實,在香港,在不少為人熟識的地標背後,都可能有段人口販賣 - 那些年「賣豬仔」的歷史。

例如如今的文青地標 -饒宗頤文化館,原來前身亦為「豬仔館」 - 當時,那些將被賣到海外的華工就在該「豬仔館」 暫住;而為港人熟識的保良局,就是因為1870年代香港拐賣人口之風甚熾 - 當時拐賣人口之徒以香港作為據點,將婦女幼童販賣出洋,作為娼妓、婢女或童僕。而為了杜絕這些販賣,一些商人就建議港府設立保良局,救助婦孺。

香港的歷史中不難見到販賣人口的痕跡,而一百多年後的今天,你也許會想「今時今日仲邊有賣豬仔吖」,但事實上,在不為人知的角落,人口販賣卻每天都在發生。

廣告

在討論之先,讓我們先認識甚麼是人口販賣 - 根據聯合國《巴勒莫議定書》的定義,人口販運包含了三大元素:一是行動,例如是招募、藏匿或運送人口;二是方式,例如以強制或欺騙等方式強迫或誘使他人;三是以剝削為目的,例如是為了迫使受害人賣淫、強逼勞動或奴役。

這些駭人的事情看似遙遠,但其實與我們非常接近,例如去年轟動一時的ZN 個案 - ZN 原居於巴基斯坦,2007年被人以4000港元月薪引誘來港工作;但抵港後他發現工作根本「貨不對版」 - 來港後的四年,他被困於貨倉內,每天被迫工作超過十五小時,不但沒有假期亦沒有獲發工資,更屢次遭受僱主恐嚇。事主後來多次向警方、入境處及勞工處求助,卻無政府部門願意受理。高等法院後來裁定事主為人口販運及強逼勞動的受害人,並指出本港並未有將人口販運全面刑事化,而現時法律過時且漏洞多,悲劇因此而生。

廣告

類似ZN的事件,可能每天都在香港發生 - 事實上,美國國務院《人口販運狀況報告》[4] 已連續兩年將香港列入第二級監察名單,與伊拉克等戰亂地區同級。另外,該報告亦曾提到,不少來自東南亞地區的女子及兒童,被「蛇頭」以不同方式被誘騙到港賣淫[5]。

每當新聞指出警方搗破「黑工集團」時,我們可能會因為那些「黑工」犯法和「搶飯碗」而深惡痛絕;然而,那些「黑工」,其實很可能如ZN一樣,也是人口販賣的受害者 -- 他們可能都是在失去自由、沒有工資的情況下被強迫勞動。因此,除了打擊同是受害者的「黑工」本身,更值得關注的,是香港政府有否盡力杜絕人口販賣。

雖然保安局於稱現時「並無任何迹象顯示犯罪集團經常以香港作為販運人口的目的地或轉運地,販運人口在港亦非普遍或常見」[6],但國際標準卻似乎有不同的看法。例如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於2013年就《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於香港的實行狀況發表審議結論中提到,香港乃是人口販運的輸出地、中轉站及目的地,並對港府仍未有落實由聯合國制定的《巴勒莫議定書》感到關注(段20)。[7]

今天是世界打擊販運人口行為日- 回頭再看這顆東方明珠,這一百多年來,高速發展而成為競爭力名列前茅的國際大都會;然而,今日香港卻如百多年前一樣,仍然有著因人口販賣而受害的人 - 作為香港人,我們能對之坐視不理嗎?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參考資料 / 延伸閱讀:

[1] 惟工新聞:【香港工運縱橫】從外籍傭工回顧苦力貿易

[2] 丁潔 ((2007)「香港保良局的成立和發展 」,《當代史學》第8卷第1期

[3] 香港01 (2016年12月29日) 香港人口販賣及強制勞役問題嚴重 人權律師:前線執法人員缺認知

[4] OFFICE TO MONITOR AND COMBAT TRAFFICKING IN PERSONS: 2017 Trafficking in Persons Report: Hong Kong

[5]  https://www.state.gov/documents/organization/243559.pdf

[6] 保安局:販運人口(專題)

[7] 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於2013年審議結論: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