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權觀察:中國藏區維穩政策壓迫升級

2016/5/28 — 18:10

人權監察標誌

人權監察標誌

人權觀察於2016年5月22日發佈報告指出,自八年前全藏騷動以來,中國政府在藏區推行壓制和平異議的行動,持續造成高比率的拘押、起訴和定罪。當局拘押的對像,包括從事受中國法律和國際法保護、且過去得到政府容忍的言論和集會形式的人士。許多個案發生在鄉村地區,或涉及以往不被打壓的社會群體。

「中國正在對和平異議進行全國性打壓,藏族地區首當其衝,」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說。「當局將所有藏人一概視同潛在的異議人士,並企圖將監控措施擴及整個藏族社區。」

這份123頁的報告,《毫不放松:中國「維穩」行動對藏人的拘押和起訴》,說明2013-2015年之間藏區騷動和政治性拘押、起訴與定罪的模式改變,與中國政府「維穩」行動進入新階段有關。該政策導致藏區鄉村與城鎮遭到前所未有的監視與控制。

廣告

西藏自治區仍然幾乎徹底禁止記者、研究人員和獨自旅行的游客進入,且官方數據幾乎完全不公開。人權觀察的研究是基於479份個案組成的數據庫,資料來源包括境外媒體、中國政府和流亡組織。人權觀察對這些數據進行分析,發現拘押與判刑的模式變化。

人權觀察表示,據未曾公布的一批文件顯示,一個基層社區可能為單一抗議活動付出慘重代價。2013年4月,西藏自治區昌都市三名喇嘛因「藏匿罪犯」的輕罪被審判定罪後,警方為搜捕其他嫌疑人而對當地整個社區進行了一波持續年餘的集體處罰、恐嚇與打壓。當局在當地拘捕、毆打並威脅大量藏族居民,並對其他一些人施加政治再教育和旅行限制,目的顯然是為追查犯罪主嫌並嚇阻異議行為。

廣告

人權觀察指出,拘押期間的待遇仍存在嚴重問題。在人權觀察數據庫中,有14件個案據報在監所中或釋放不久後死亡。

2012年以後,數萬黨政干部依據「維穩」政策進駐藏區鄉村,開展防範異議的基層措施。在這些社區,許多過去被官方視為無害的社會、文化和環保活動,現已成為國家關注和懲罰的目標。

人權觀察數據庫中的許多在押人員和被告,年齡從14歲到77歲,都只是行使言論和集會權利,沒有涉及提倡分離主義。其他人則僅僅是批評當地村級官員的決策,反對采礦開發、倡導放寬語言權利或對自焚者表示同情。有數十起抗議,盡管沒有關於抗議者在現場施暴的報導,最終卻遭到安全部隊開槍鎮壓。

人權觀察發現,幾乎所有據報因異議言論導致拘押的案件都不像過去集中在大城市,而是發生在村落、小鎮或農村市鎮──即官方大力推行「維穩」政策措施之處。本報告指出分布在青藏高原各處的九個具體地點,或稱「叢簇點」,顯然因為前述措施而引發反復的抗議與鎮壓循環,不僅政治拘押案件高發,且相對較輕的罪名也比其他地區判刑更重。

許多在這段時間被拘押和起訴的人都是當地社區領袖、環保人士和參與社會文化活動的村民。過去三十年來,當局很少指控基層藏人涉及政治騷亂。人權觀察找到七件抗議個案,都是村民要求釋放被捕的社區領袖,其中五件的參與者超過百人。拘押地方領袖以及社區群眾加以聲援,似乎都是新的現像。

分析這段時間的拘押個案可以發現,社區領袖、宗教人員、作家或歌手等等有社會影響力的人士若被拘押,比一般人更容易被起訴受審。此外,因為該時間段政治上重點遏制的行為,例如支持自焚抗議,而被捕的人員,被判刑的機率也比較高。

「倘若‘維穩’行動的目的是要掃除藏人之中的異議分子,它已經失敗了,」理查森說。「穩定的真正基礎在於中國政府對人權的尊重,對基層民怨的理解和回應,以及對安全部隊在青藏高原各地的暴行加以約束。」

 

 

轉載自 HRW.or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