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民不會忘記屠猶的歷史

2015/4/19 — 2:46

圖片來源:flickr

圖片來源:flickr

許多人只重視Start-Up Nation──以色列科技上的成就,經濟的奇蹟,卻忽略她過去的歷史。

4月16日的早上坐公交車到特拉維夫,當車子駛至公路上,司機突然停車,熄匙,緩緩走下車,其他乘客隨即紛紛站起來,當還以為汽車失靈,有待修理時,便聽到低沉的警報聲響起,所有的車子都停下來,無一人不肅然站立,低頭默哀,才恍然想起早已宣佈在大屠殺七十週年紀念日的早上十時會全國響起警報。因為這是首次在路上默哀,基於好奇心的驅使,想拿出相機,記錄這歷史的時刻。在這漫長的一分鐘內,個個神色凝重,走進人類最黑暗的歷史中,身旁的猶太教女士更在喃喃地頌禱,彷彿觸摸到他們的傷痕,憐憫之情油然而生,悄悄把相機塞進袋子裡,跟他們一起撿起歷史的碎片,哀悼六百萬罹難者。在去年暑假加沙戰役中同樣於公路上聽到襲擊警報,幾乎所有司機都休理警報聲,如常行駛,似是無懼火箭炮,或者加沙的炮彈威脅相比屠猶的沉重歷史,突然顯得輕淺。

認識好些家庭的孩子生來不是猶太人,也不屬以色列居民,因學校一連幾天回顧民族的苦難,安排學生倖存的祖父母到校憶述親身的經歷,亦事先通知他們須穿上白衣,參加紀念活動。甚至有些非以色列裔的孩子隆重其事,更對其父母千叮萬囑,紀念警報響起時,要肅立、不准說話,年紀小小已對猶太人的歷史尊而重之。

廣告

現時全以色列約有189,000死裡逃生的倖存者,全都已屆暮年,平均年齡是83.3歲。他們曾是沒有名字,失去尊嚴,只有編號的一群,於二次大戰期間被關在奥斯威辛集中營,手臂上烙刻了一個代號,內心的烙印跟手臂上的印記一樣,經過了七十年,仍難以磨滅。夜裡,屠猶的夢魘揮之不去,一些照顧他們的外傭(菲律賓、尼泊爾、中國等)說他們不時夜半從噩夢中驚醒,恐懼的眼神透視出被納粹德軍追殺、折磨的情景記憶猶新。居住於對面平房幾個月前辭世的一位獨居老人,被稱為「襟針婆婆」,她生前天天穿得端莊,胸口上總佩戴著如一枚硬幣般大小的小型相架,放著她家庭的黑白舊照片,懷念已故的家人是她生命的全部,是一些倖存者生存的意義。那小小的襟針一直掛在她的衣襟上,就如她的家人一直掛在她的心坎上,直到離世的一刻。以色列猶太大屠殺紀念館(Yad Vashem)定期安排探訪倖存者,他們在門外期盼著、等待著,一見遠道而來的訪客,步履蹣跚地走上前擁抱、歡迎,娓娓道來逃生的故事,述說悲痛的歷史,讓更多人了解真相,是他們生之盼望,每一位探訪者似是灌溉他們生命的重要養分,讓他們能滔滔不絕地訴說自己與國家的故事。

廣告

從4月16日的大屠殺紀念日起,至4月22日的以色列士兵陣亡紀念日及4月23日的國家獨立日,整整一星期都活在驅散不了的屠猶陰霾下,甚或於不少以色列人心中,一輩子都無法驅走陰霾。以色列的官方,總理內塔尼亞胡、總統里夫林、國防部長亞龍、國防軍總參謀長中將愛斯各茨在紀念日的公開演講中的口徑一致,提醒國民要牢牢記住二次大戰時犧牲的戰士,當下伊朗政府、哈馬斯公開宣稱不許以色列人生存, ISIS不斷播種暴力和仇恨的聖戰口號就如「變種」的納粹主義,加上特拉維夫大學的一項調查顯示,2014年世界各地的反猶事件比2013年上升了38%,達766宗,自2009年後最高。屠猶的陰影,令以色列政府認為除富國強兵、加強武裝保家衛國之外,別無他選。諷刺的是,2009年及2014年反猶情況最多的兩年,正是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哈馬斯交戰的兩年,「屠猶歷史、展開戰爭、反猶事件」的惡性循環令走出二次大戰滅絕邊緣的七十年來戰火仍然不熄。

內塔尼亞胡一貫義正詞嚴地說:「疲倦和虛弱中,但仍要竭盡所能,有力地站住…..七十年前,我們是國家中無助的難民,今日決意確保國家的生存並將來。共同對抗那些想毀滅我們的。絕不容以色列只成為歷史上如曇花一現的插曲。」縱使戰後的一代未曾被押在奥斯威辛集中營,但誓死不再被困在集中營,希冀屠猶歷史不再重演。

Start-Up Nation的創新科技,在納斯達克證券交易(NASDAQ)上有亮麗的成績,但人民不會被經濟的神話蒙蔽,淡忘了屠猶的歷史;但願我們不會被股市帶來盛世的假象,滾滾巨浪的熱錢沖走歷史的記憶,忘掉了十年的浩劫及廿六年前輾碎年輕的生命、夢想與希望的那一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