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令和」或成最後元號?日本元號制的壽命有多久?

2019/4/3 — 16:58

日本公布新元號「令和」(首相官邸youtube片段截圖)

日本公布新元號「令和」(首相官邸youtube片段截圖)

一、國內國外的熱烈討論

隨著日本政府於四月一日宣布新天皇.德仁即位後使用的元號為「令和」後,兩岸三地的各大媒體紛紛進行報導和分析。尤其是今次日本政府首次高調地選用日本最古老的和歌集《萬葉集》作為新元號的出處根據時,更是引起了包括中國大陸在內的媒體爭相討論,將焦點都放在《萬葉集》與古代中國文學的關係,從而強調「還是跟中國有關」的結論。

加上,在公布新元號之前,日本國內各種猜測活動,都吸引了中、台、港三地人士的關心,甚至加入了猜測的行列。可以看到,雖然日本新元號的事情份屬外國的內政,但卻因為元號制度源自中國,以及中、台、港兩岸三地的民眾對日本的好感和關心度持續高漲,相關的討論熱度不下於日本本國。

廣告

然而,筆者不打算在本文裡就新元號的取意好壞、與中國古代文學的關係之類,再作評論,因為前者是十分主觀的問題,後者也沒有很大的討論必要。筆者旅居日本多年,認為除了以上兩個焦點外,起碼還可以為讀者提供另一個角度去思考,而且它正是近日兩岸三地討論日本新元號之中存在的盲點。那就是多年來在日本國內存在的「廢除元號制」問題。

二、二戰後廢除元號的運動

廣告

如上既述,自四月一日公布新元號以來,筆者留意到在兩岸三地的網路上和媒體報導上,都將焦點放在新元號本身,以及民眾對新元號的觀感。但是,關於日本民眾對元號制的觀感則很少被提及。

事實上,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投降後,便開始出現了廢除元號(當時亦稱「年號」)的呼聲。究其原因,就是當時的左翼份子利用日本戰敗的結果,希望一舉推動廢除天皇制以及相關的制度,元號制自然首當其衝。

一九五零年,民間的左派學者和大學教授組成的團體「日本學術會議」便向當時的吉田茂內閣請願,要求政府著手廢除元號制,全面採用西曆紀年。「日本學術會議」提出的理由有四:

一、元號制在記事、計算年數上不方便
二、在法理上沒有維持元號制的必要
三、元號制不適用於已改行民主政制的日本
四、世界各國只剩下日本仍用元號制

期間的各種討論內容在此不贅,但我們已然知道,這次請願的結果當然是以失敗告終。最終天皇制在美國許可下成功被保留下來,戰後的日本政府以及右派人士也堅決捍衛與天皇相關的制度。因此,自戰敗以來,除了最初的五、六十年代初外,元號存廢的討論一直被官方故意忽略,日本媒體也有意識地避開報導和討論。不過,這是否代表日本人便一直順著政府與主流媒體的意識走呢?當然不是。即使戰敗的陰影已經遠去,戰後世代的日本人逐漸不再在乎元號制的功罪。然而,關於元號制的存廢問題,卻在七十年代呈現出新的現象,讓當時的日本政府倍感壓力。

三、現代日本人對元號的態度

在七十年代,二戰已過去二十多年,當時的戰後第一代對於元號的好感度明顯低於他們的父母,根據政府在 1976 年和 1977 年,藉著昭和天皇在位五十年的機會進行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受訪民眾支持繼續使用元號的比率為 80%,比之前的同類調查為低,而當時的年輕人受到歐美現代文化進入日本的影響,越來越接受西曆,覺得西曆和元號併用並無不可。

這個結果表面上看起來沒有傷害元號制的神聖性,但在當時的日本政府以及右派勢力的眼中,卻是警號高鳴的危機。對他們而言,這個結果顯示了民眾對元號的擁護已大不如前。因此,在上述的 1977 年調查後,日本政府於 1979 年推行《元號法》,從法制上保護元號制,而且等同於向國民宣示了政府決不廢除元號制的立場。配合《元號法》的實施,政府大量推出措施,幫助民眾換算元號與西曆(如換算表等輔助工具)。

《元號法》推行至今已有四十年,究竟用法制去維持元號制又是有效呢?近日,筆者就著這個問題留意到日本共同通信社在四月一日和二日進行的緊急電話民意調查顯示,雖然受訪的民眾裡 73.1% 表示對新元號「令和」有好感,但在日常生活上,受訪民眾裡有 45.1% 表示會兼用元號和西曆,其次是西曆(34%),先用元號的僅 18% 左右。

雖然這次共同通信社的民意調查有其局限性,不能完全反映所有日本國民的感覺,但是,這次結果與上述的 1976、1977 年比較,足見日本民眾對元號的擁護度持續下滑。隨著日本人口老化,以及留學生和外國人口移居日本的限制開始放寬,日本人整體支持維持元號制的呼聲很有可能將持續下降。究竟這個「獨步天下」的元號制還能維持多久,實在比起新元號的出處和解釋等「枝節」更值得觀察和討論。

發表意見